新时代打造京剧名家

author
0 minutes, 0 seconds Read

上海京剧院的《曹操与杨修》、《贞观大事》、《贪官于成龙》均由尚长荣主演,并都取得了巨大成功,被誉为“尚长荣三部曲”。为了更好地总结这三部剧目的创作经验和尚长荣的表演艺术,中国艺术研究院、中国戏剧家协会、中国戏曲学会、上海市文联、上海京昆艺术中心联合主办在上海召开会议

为纪念改革开放30周年,举办尚长荣“三部曲”学术研讨会。 出席研讨会的专家学者对尚长荣的舞台艺术给予了高度评价。 现将参加会议的部分专家的发言予以公布。

– 编辑

“三部曲”震撼和感动我们的灵魂,引领我们进行深刻的反思,激发我们对生活的热切追求和希望。

王文文(文化部副部长、中国艺术研究院院长):在改革开放30年的背景下研究和总结尚长荣的艺术经历表明,艺术创作离不开社会的变化时代的。 尚长荣先生在特定的剧目、特定的场景、特定的人物中,完美地演绎了京剧最真实、最传统、最表演的元素。 我们需要代表时代艺术最高水平的作品,也需要体现当代艺术最高水平的艺术家。 尚长荣先生和他的“三部曲”就是这样的代表。

董伟(中国戏剧家协会党委书记、协会副主席):这三部代表作,每一部都有着深厚的历史深度和很强的现实意义,集思想性、艺术性、观赏性为一体。 尤其是《曹操与杨修》,标志着传统京剧艺术与现代人文意识的完美融合。 它被公认为改革开放30年来京剧的重大成就,成为上海乃至全国京剧发展史上的一个重要里程碑。 尚长荣先生因“三部曲”的杰出成就,成为我国当代京剧界的艺术大师。

刘厚生(中国戏曲学会顾问):“三部曲”相隔十几年,但都从不同角度、不同程度反映和弘扬了我们的时代精神。 改革开放30年来,我们正处于弘扬社会主义人文精神的时代。 这不仅是现代题材剧的要求,也是新历史剧的任务。 因为它对历史的挖掘更深入,所以往往比现代戏剧更具有思想价值。 “三部曲”全写政治人物,却没有影射现实,没有提及现实。 但它们无不震撼、感动我们的心灵,引发我们的深刻反思,激发我们对生活的热切追求和希望。 这三部剧目都是在新时代精神的感召下诞生的,以历史题材体现了我们改革开放的时代精神。 他们当之无愧地成为当代新京剧的优秀代表作品。

薛若琳(中国戏曲学会会长):每部“三部曲”都有三组对应的人物,通过冲突展开思想的碰撞。 我认为“曹操与杨修”的悲剧是性格的悲剧,而不是政治理念的对立。 《贞观大事》中,李世民掌权后,心态与曹操不同。 曹操征东征西,赤壁之战失利后,心情低落。 李世民意气风发,慷慨大方,所以他能够容纳魏征的直接谏。 这两部剧中的人物有着不同的政治背景和时代环境,但都取得了成功。 《清官于成龙》涉及清官的人格和社会定位。 于成龙的形象突破了清廉官员的传统和模式,刻意描绘和表达了他最重要的思想品质“请为人民服务”。 清官长期受到儒家思想的熏陶和影响,以民为本思想是他们的政治理念。

马野(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员):《曹操杨修》在当代戏剧史上的意义、价值、贡献和启发是巨大的。 当全面深刻的戏剧危机来临之际,《曹操与杨修》的诞生和长荣和尚的表演证明了京剧艺术仍然具有强大的艺术生命力。 这部剧目和上海京剧院不仅给京剧带来了新的希望,也给中国戏曲的未来带来了新的希望。 本剧的文学形象有两个重要成就。 首先,它发现并塑造了一个全新的曹操形象,这个形象比以往所有的曹操形象更加复杂、更加饱满、更加新鲜、更加深刻。 二是形象的新鲜感和深度,源于艺术家对曹操人性的复杂性、丰富性和无限可能性的探索和发现。 这两者合起来就是莎士比亚化。 曹操三起杀人案,特别是第三起杀人案,其心理过程极其复杂。 两个人物尤其是曹操之间的心理冲突几乎达到了极致。 这也是《曹操与杨修》最成功的一方面。

卢小平(南京大学教授):在百年戏剧史上实用主义的“工具论”背景下,《曹操杨修》尤其显得是戏剧艺术的巅峰之作。 今天,我们重新认识这场悲剧的价值显得尤为紧迫和重要。 《曹操与杨修》诞生于思想解放的时代,是思想解放的成果。 催生新世纪的《曹操与杨修》,必须继续解放我们的戏剧思想; 我们必须承认,戏剧本质上是一种精神活动的产物,而不是现实世界中道德教育或赞美的实用工具,然后我们才能本着自由的精神,大胆地创作出属于我们自己的悲剧和喜剧。 。

王仁元(江苏省文化厅副巡视员):尚长荣重塑了曹操。 他塑造的更加深刻、更加丰富、更加复杂的曹操,具有普遍意义,是新时代的典型体现。 歌剧发展中人性的探索与剖析 《曹操与杨修》作为一部深刻的悲剧,是对人性和历史的双重反思的交织。 这不仅是两个伟大而卑微的灵魂的悲剧,也是封建制度的悲剧和专制制度不自由的悲剧。 后者细腻而深刻地触动了今天远离封建时代却依然不为人知的封建遗迹。 它不仅触及我们隐藏的痛苦,而且影响它的残余和毅力。 该剧非常有价值地描述了曹、杨内心深处的真诚与虚伪。 这是一部难得的对人性的深入剖析和独特的人物塑造。

尚长荣继承了京剧前辈的创作表演精神,跨越流派和专业,最终达到了艺术创作的巅峰。

彭启智(上海市文化广电局艺术处副调研员):尚长荣和他的“三部曲”是一个非常难得的、珍贵的成功案例。 他积极追求传统艺术形式与当代观众审美习惯的兼容,积极寻求传统艺术内容与当代价值观念之间的路径。 在这三种精英品质中,尚老师实现了最大、最好的融合。 最可贵的是,京剧前辈们的创作表演精神在尚老师身上得到了复活和体现。 他继承了京剧艺术的表演精髓,同时又赋予了京剧自己的创作。 他站在前人的肩膀上,跨越了流派和行业的界限。 克制,最终达到艺术创作的巅峰。

戴英禄(剧作家):参与创作《贞观大事》、《廉官于成龙》。 我对常青有几句话:“我以德艺为荣,毅力趋于松散。我用它来造情感,我演曹魏成龙。我继承家风,悬挂一面旗帜,我是戏剧界的领导者。” “金钟。” 他的性格用“德”字来形容是再恰当不过的了。 他为人谦虚,对艺术执着,精于研究。 从该剧的题材和素材的选择,到构思和结构,再到最终的导演策划和音乐创作,他自始至终的参与都体现了艺术家的成熟和全面。 商先生(小云饰)是一位独一无二的大师。 我想长荣先生现在的艺术成就应该是又一个尚。 以前人们说起花脸,只是用花脸拿着铜锤假装唱歌,这一点在他身上就有体现。 他的艺术追求和艺术表现非常现实,同时又具有深厚的艺术传统。 这样的艺术家不愧为新流派的代表。

刘厚生:尚长荣塑造了三个完全不同的人物,都具有尚长荣的风格。 这里需要强调的是:当一个伟大的演员发展到一定程度时,他所扮演的每一个角色都是一个特定的角色,但同时也包括了他自己,他有自己的艺术风格。 这才是真正的艺术成就。 尚长荣的艺术风格可以用12个字来概括:坦荡、明朗、创新、求实。

廖奔(中国文联书记):《曹操与杨修》中的曹操是一个传统舞台上从未出现过的独特人物。 很难用某种花脸职业或流派来界定他的表演。 尚长荣根据自己的理解,牢牢把握了曹操人性中体现的在伟大与卑微之间摇摆的复杂心理冲突,突破了旧京剧画业的传统界限,将画作、念诵、舞蹈融为一体。面与铜锤画脸的唱腔粘合、交融在一起,使人物的外在风格、神态、形象与内在的气质、心胸、意蕴同时、对比地显露出来,表现出人物的外在特征。字符显示在图像中。 同时,他合理地诠释了自己的心路历程,一个丰满饱满的人物形象浮现出来。 尚长荣的表演艺术已经达到了微妙的程度。

荣光润(上海戏剧学院教授):尚老师三部曲的艺术追求是真、善、美。 《曹操与杨修》主要讲道理,人性的道理。 《廉官于成龙》讲善良、亲民、服务人民。 《贞观大事》讲的是美,政民和谐的美。 这三部作品既有区别,也有相似之处。 相同的是,他们都是历史上真实存在的人,而且都是具有人文内涵的真实人物。 不同的是,它们有不同的内涵。 尚老师在舞台上扮演的这三个历史人物,具有其画脸职业的共同特征。 他的表演、歌唱、甚至外貌都充满创新,很难说他属于哪一派。

毛世安(上海市文化广电局创意中心主任):常荣这部剧至少有两点值得我们关注。 首先,他是某个时刻的静止图像。 这三部剧目都是立足于时代对艺术的召唤,表达了艺术对时代召唤的回应。 第二,为什么这三部剧目在今天仍然如此精彩,就是说它们与人类心灵的永恒写照高度契合,具有永恒的人性之美。 他们不是一个时代的代言人,却蕴藏着对人性的深切关怀。 这三部剧作也反映了常荣艺术生命的循环。 他的第一部戏是激烈的心理冲突,第二部戏是黄中大路,第三部戏是“他极其辉煌”,变得平淡。 这与他诠释人生的节奏不谋而合,但《成龙廉官》平淡中却有《双打》这样的华彩乐段,所以《成龙廉官》的表演又达到了另一个高度。 。 等级。

尚长荣在新时代、新文化环境下将周信芳的表演精神弘扬到新的艺术境界。上海京剧院任重而道远

马伯敏(上海京昆艺术咨询委员会主任):“曹操杨修”的诞生,给上海京剧带来了很多与以往不同的变化。 它在上海京剧中的地位及其对上海京剧院的影响力和艺术学术上的认可度与以前有很大不同。 《曹操与杨修》受到艺术界的高度认可,被称为当时戏剧界的里程碑式作品。 上海京剧院的创新意识来自于周信芳的旗帜。 周信芳的一生是改革创新的一生。 这种光环在上海京剧院就存在。 尚长荣加盟上海京剧院,创作了《曹操与杨修》,从而创作了三部曲,取得了上海京剧新时代的新成就。

罗怀珍(剧作家):近20年来,上海京剧院可以说有过一个尚长荣的时代,可以与周信芳的时代相媲美。 尚长荣进入上海京剧团后,在更大意义上弘扬了齐派艺术。 他继承了周信芳的海派艺术精神。 常荣先生的三部代表作都是回归我们中国戏曲文学传统的尝试。 他具有强烈的人文思想意识,表达了时代的要求。 这三部作品的艺术创作,也正在开拓海派京剧的发展天空。 他们以都市现代剧场为基础,以现代都市人为主要观众,兼顾表演的商业性和娱乐性,并抱着一种永远的创新精神。 从这个意义上来说,上海京剧院尚长荣时代也是海派京剧流行的时代。

陈亚贤(剧作家、《曹操与杨修》编剧):有位老作家曾经说过,一部文学作品诞生后,当年的淘汰率是50%,然后以15%的概率被淘汰一年又一年。 如果一部作品能够存活五年,那么它并没有被淘汰。 我很感慨《曹操与杨修》竟然存活了20年,这是我一开始没想到的。 原剧本出来后,长沙湘剧团上演,但只存活了两个月。 为什么会在上海经历一段全新的旅程? 我们必须承认二次创作的艺术家的魅力。 我觉得《曹操与杨修》之所以能够流传这么久,就是我们大家一直在不断的打磨、完善它,大家都做出了很大的贡献。

王永石(剧作家、《清官》编剧之一):我总结上海京剧院创作成功作品的方法是:精心选材、正确定位、精心策划。 这个策划包括思想主题与当前时代的关系,我们想要采用的风格与我们想要表达的内容之间的关系,以及主题与剧院的创作力、表演力等条件的关系。 。 只有深入研究这些问题,我们的脚步才能踏实。 上海京剧院的很多作品都是七八稿写成的。 他们愿意不断修改,力求深度和精细化。 体现在两个方面,一是思想内容的挖掘,二是如何通过努力提升作品的艺术观赏性。

叶长海(上海戏剧学院教授):这三部剧总体反响不错。 我觉得上海京剧团在创作上确实有自己的优秀做法。 首先要注意,一部剧必须触动时代的脉搏,能够触动当时人们头脑中的一些思想,必须能引起共鸣。 其次,我们注重各个方面,包括剪辑、导演、演示、声音和美感。 每个部分都是最好的,所以它成为了杰作。

王文文:改革开放后,上海京剧院取得了巨大的成就。 除了这部“三部曲”之外,还有很多其他剧目,比如《狸猫换太子》、《盘丝洞》等。 这说明改革开放后的良好环境确实是艺术创作的基本保障。 另一方面,上海京剧院拥有一支优秀的创作团队,从编剧到演员到音乐和舞美设计。 这三部剧目还需要一些新演员学习,可以移植到其他剧院排练。 代表这个时代的好剧目应该让更多观众看到,而不是所有剧团都创作新剧目。

龚鹤德(中国戏曲学会副会长):看完尚长荣的《三部曲》,我脑海里浮现出一句话,连忙说出来:从周信芳到尚长荣,海派京剧终于登峰造极了! 这部“三部曲”有一个始终如一的东西,这就是周信芳一生所追求的:赢得人民、体贴现实、加强综合、崇尚“整体戏剧”。京剧史上的人物动作,“尚长荣舞台”在新时代、新文化环境下,运用新的艺术资源,将“周信芳舞台”的戏剧精神弘扬到了新的艺术境界。 《尚长荣三部曲》不用叫“海派京剧”、“新海派京剧”,这就是现代京剧。今天,京剧艺术已经从京沪派的对抗与融合中转变古典与现代的共存与较量,“永远的舞台”中的上海京剧院,既令人担忧,又让人兴奋。但我想,如果我们能把周、尚两位大师的艺术追求和艺术经历视为戏剧的精神命脉,培养中青年演员的集体审美理想,可能会出现短暂的低潮,但最终会再次领跑。 。

京剧程源代表剧目_京剧的三个代表作品_京剧红色代表什么

尚长荣在《曹操与杨修》中饰演曹操

Similar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