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忠林浅谈京剧野猪林大雪的语言艺术

author
0 minutes, 0 seconds Read

初学京剧学哪些唱段_唱京剧初学唱段_京剧初学唱段学什么好

京剧《野猪林》由著名京剧艺术家李少春先生首演并演唱,成为现代京剧史上广受好评的剧目。 最著名的咏叹调《人们脸上的大雪》更是脍炙人口。 在许多京剧专场音乐会和各种京剧新秀比赛中都会听到这首咏叹调。 优雅精致的歌词,优美的音乐旋律,精致的句韵和七言句的节奏,以及唱腔中歌词的跌宕起伏,生动地表达了林角头风雪山寺的悲情。以及英雄结局的凄凉感。 ,深深感动了每一位听众。 为什么这首歌如此感人? 本文仅讨论其精美的语言艺术。 以下为咏叹调全文:

大雪落在人们的脸上,风冷到骨子里。

云低山水暗,疏林荒凉枯萎。

往事挥之不去难消,荒村卖酒慰愁。

望着家,路途遥远,别妻声断,关山分离,两颗心悬着。

谈起夺回星河的野心,但空空的双臂和雪刃并没有消除奸情。

感叹英雄生死存亡的危险,满腔愤怒地问天。

问天万里观山何时归,问天无月儿女何时再团聚。

试问苍天什么时候才能再次挥舞三尺剑,消灭所有的叛徒。

坚胸舒展,贼头祭龙泉。

可天岩为何满心悲愤,天啊,难不成你也害怕强暴,不敢说话。

风雪逼瓦破天作险,何苦劳林冲头上显威严。

难将英雄恩怨埋于宇宙,忍耐山寺寂寞愤怒,暂时躲避风寒。

众所周知,汉语是一门非常有音乐性的语言。 汉语音节的音乐性与声调的高低有关,受声母控制; 也和决赛有关,决赛是音乐声,有非常和谐自然的音乐性。 中国古韵书的编排是先分声(上、下入),再分韵。 《大雪飘》给人印象最深的就是整个咏叹调都押韵,而且讲究韵脚的流畅。 不论平平,句子都押韵(安韵),平平就是上句的平韵(上声、曲声)和下句的平声韵(阴平阳平)。 句子一气呵成,上下句的区别就是区别。 这符合古代诗词歌谣讲究韵律的风格特点。 韵分平、声的做法也与格律句末相对平、声的格律要求相似:前句末的最后一个字平声,押韵在前。下一句结束。 这是大规则,但也有例外。 《旅途遥远》和《消息断了》是连续两个平韵押韵的,《天哪》、《害怕权力和强奸》和《无法言喻》是三个平韵连韵。排。 有规则,也有灵活性。

有趣的是,下句的十二个押韵字(不算押韵)中,有三个阴平(“奸”、“天”、“宽”)和九个阳平(“冷”、“能”、“番”、 “玄”和“圆、春、字、严、寒”。阳平音是中世纪之前的浊声母(全浊音时代)

近代以后,普通话方言中的全浊声母消失了,留有亚浊声(侧鼻声),但都读作阳平(数字很少变化)。 如今,普通话的阳平发音为上声(第五声为35),而南方方言则多为低声或低声。 例如,西南官话阳平是降声(第五音是21或31)。 更妙的是,即使京剧姓敬,但京剧音乐在演唱时的旋律和情感表达都需要这些上声的普通话汉字,比如“冷”、“可”、“恼”等。 、“玄”、“元”、“泉”、“言”“汉”等八个押韵字的旋律,与前后字相比,都徘徊在中低音域。 “寇”、“天”、“宽”、“燕”等押韵字以及大部分斜押韵字在中高音域激荡(“油菜”相对较短)。如果这些阳平押韵是用普通话读,高升的形式会与咏叹调音乐的低回旋形成对比;如果用西南官话读,低降的形式会与音乐相辅相成,形成和谐、回应和融合。是一首咏叹调,是通过情感表达和音乐旋律来控制的,会增强整个咏叹调的苍凉感。 不仅如此,《身处险境》中的“难”和《问天》中的“天”拖拖拉拉的声音,也是受到情感表达和音乐旋律的双重控制。 “中高音区澎湃”一词是服从情感内容表达需要的语言形式典范。

其次,多种句型错综复杂地交替出现,大多数七句句也讲究平斜的节奏。 作为剧本,其风格是诗歌。 整个咏叹调的句子安排灵活多变,少则三字,多则十字。 有些句子有衬词。 如此错综复杂的交替,使咏叹调的音节排列清晰、灵活、自然,具有混合语言歌曲的风格。 很容易适应和配合歌唱的音乐旋律。

咏叹调中有大量七言句,有的有衬词,标准七言句则去掉了无衬词。 这些七言句大多符合七言诗的格律要求,具有格律诗的本质特征。 例如:“通云”、“送妻”、“野心”(“谈什么”是配角)等句子平淡平淡,“稀疏的森林”、“荒芜的村庄”、“关山”、“句子平平,“万里”、“何日”(“里”为衬字)句平平。 咏叹调共有七言句17句(“尔”为思月句中的配字),其中符合格律诗要求的有11句。 这使得歌词显得优雅而厚重。 不过,唱词并没有一味追求节奏的工整。 比如“生死别”和“铲除一切叛徒”可以调整为“生死别”和“铲除一切叛徒”以贴合节奏,但没有调整。 这可能是为了满足演唱旋律的需要,也可能是为了通俗流畅性而做出的选择。 。 不仅清朗明朗,而且淡雅厚重,更加强了苍凉之感。

第三,选词、造句十分考究。 它既不强调直白自然的口语语法,也不追求古朴典雅的句型。 流畅自然的歌式句子中,具有中国古典韵味的词语运用得当。 例如:“硕峰”、“通云”、“疏林”、“映槐”、“古酒”、“关山”、“银河”、“雪刃”、“寺庙”、“壮槐”、“龙泉”、“天眼》、《乾坤》、《光》等。 这使得句子结构精炼、整齐,词语飘逸、厚重,不像日常口语那样直白,那么容易理解。 这其中蕴含着一种辛酸和一种不平之感,读者或听者必须亲自品味才知道其中的意义。 咏叹调的前几句描述了这样的场景:黄昏时分,风吹过,雪落下,山河大地一片白色,象征着林冲前途黯淡,心胸无边。 “问天”的排比,既有渴望回到故乡、阖家团圆的低调缠绵之情,也有渴望拔剑斩奸的慷慨激昂之情。 非常细腻地表达了林冲英雄生命结束时的凄凉心情。 《Oh My God》的质疑与呼喊,《埋葬宇宙》的强烈悲痛与愤怒,表达了对统治秩序和最高统治者的抗议,表达了临危不乱的英雄情怀。

整首咏叹调集场景描写、叙述、抒情于一体,确实能够激发人们的美感。 难得的是韵、俚方面既规整又灵活。 句子结构流畅,但词句却带有苦涩的成分,完美衬托了整个咏叹调的苍凉基调。 以上只是中国传统文化的常识。 这些常识在今天已经成为非专家无法理解的古董。 想要继承和发扬中华文化的优良传统,实现中华文明的伟大复兴,似乎需要更好地普及一些常识。

作者简介:查忠林,西华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研究方向:汉语词汇学。

Similar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