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京剧演绎两弹一星的波澜壮阔历史

author
0 minutes, 0 seconds Read

20世纪50年代,我国“两弹一星”工程起步艰难。 一批留学归来的科研精英从四面八方聚集在祖国西北的大漠中,开始了惊天动地的事业。 在艰苦卓绝的戈壁滩上,这群人以惊人的速度从无到有实现了我国原子弹、导弹、卫星的跨越式发展,震惊世界……每一个曾经辉煌的时刻,以及各种激动人心的情感一旦成功显示在屏幕上。 那么,京剧呢? 京剧能表达这段波澜壮阔的历史和辉煌的成就吗?

2014年,“两弹一星”主题被纳入国家京剧院创作主题并开始前期项目策划。 随后,创作团队被派往酒泉、马兰、西安、北京等地深入调研并准备本次科研台主题创作,该项目从策划到完成历时3年多时间。

众所周知,传统戏曲和新历史剧已经有一整套表现古代生活、古代人物的表演节目。 革命历史题材的现代歌剧经过探索、实践和后续的群众演出,形成了丰富多彩的新表演节目。 经过几十年的推广和培育,它已经被广大观众接受和认可,也形成了表演者和观众之间紧密相连的各种“东西”。 如果剧团选择相对成熟的革命历史题材来创作现代剧目,成功的概率自然会远胜于“出圈”的新鲜题材。 但作为国家书院,我们更应该深刻认识到,在这个伟大时代,讲述宏伟的国家故事、感人的社会故事、励志的个人故事,是我们的职责和光荣使命。 更何况,现代剧不仅仅是革命历史剧。 现实生活的巨大万花筒渴望被发现、提炼和重新创造。 在戏曲表演中,用节目来概括和表达看似无限的生活。 这就是艺术的法则。 有限的艺术手段通过变形和实验而相对固定。 新时代、新生活、新气象,正在热切期盼新业态、新技术。 我们期待艺术创作的勇气和智慧赋予新的表现和亮点。

以“两弹一星”为主题的“两弹一星”项目立项经历了种种犹豫,也不无道理。 它不仅以“两弹一星”为内容,还以舞台表演的形式表达了对数学、物理、化学等学科的具体期望。 它自然地呈现了解决科研疑难问题的过程,也为学得中西知识、充满新知的学生提供了一个平台。 新思维的独特形象的想象将对科研精英提出无与伦比的新要求和新期望。 剧中的汽车先锋、机器轰鸣,想必是新场景吧! 主创们将火热的施工场景分解为挖土、挑担子、夯石、滚路等生活中最常见的场景。 舞台被布置成一组组的表演区。 解放军战士驰骋在大漠戈壁,气势豪爽,精神抖擞。 完整的施工计划从这里开始。

如果说在抗风沙、挖沙漠、忍饥挨苦的表演中还有一些经验和方法可以借鉴的话,那么在与时间赛跑的过程中,就没有捷径可走。科学技术的竞争,与欧洲、亚洲列强智慧的竞争。 抽象的概念,如何“描绘”一个理论,如何描绘一个具有前沿思想的科学家,是《世界》面临的新问题。 也是创作的重点,也是作品成功的关键。 前面介绍的序幕是解放军大楼的群像,而第三场结尾的“算盘舞”是科研人员的群舞展示,在编舞上体现了比较新的创作理念。 《算盘舞》的音乐设计极大地增强了算盘拨动的声音,衬以更现代的电子音乐旋律,并巧妙地结合了京剧板古的强烈节奏,再加上跳跃、流动的多媒体投影设计,早期的电脑数据纵横排列的“0”和“1”的变化图案与武术演员技艺的展示融为一体。 高科技的神秘炫目与京剧令人印象深刻、可感知的技巧有机呈现。

《从天而降》由海归科研人员陈宏光担任第一主角,由文武老生杜哲饰演。 演员资质齐全。 曾主演《智取威虎山》、《沙家浜》、《平原战》等经典现代剧。 他拥有丰富的话剧表演经验和独特的话剧表演经验,在新创作的话剧《温世人》中塑造了新时代成功商人的形象。 为了演好陈洪光,杜哲和主创团队充分利用他的表演优势,巧妙地将“抢修冷爆装备”的情节安排在典型的【高八子】音乐中。 歌声优美,表演精彩。 编排、载歌载舞,技巧惊人,感人肺腑。 在本次表演中,杜哲很好地运用了《洗山》等绿林剧的手法,用陈洪光的斗篷代替了传统剧中侠客穿的开褶。 为了突出舞台表演的效果,斗篷也进行了相应的改进。 材质较软,下垂较重。 比风衣稍长,更显表现的洒脱范儿。 尤其是一圈圈不断的漩涡,代表着人被风沙席卷的困境,既是肉体的,也是精神的。 两个都。 陈洪光的助手由优秀青年武术演员王荣基饰演。 两人在舞台上始终保持着合适的距离,各显身手,为典型的音乐格局增添了丰富的节奏变化。 正如演员们自己分析的那样,在话剧表演中,每一个动作都必须是应用上的创新。 山臂、云手等形状可以不必有,但精神不能丢。

动荡的民族故事与热情真挚的个人故事相连,艺术创新的巨大浪潮迎头袭来。 《天下》的创作从主题、故事、人物入手,其结果很可能推动话剧艺术表现方式的新发展和进步。 。 学院的创作自然可以稳重保守,随波逐流,但又自觉主动地接受挑战,选择新的矛盾结构的话题,塑造新的人物群体,拓展不寻常的场景,表达学院的集体情感。时代。 、疑难问题终将带来新的关注和期待。

Similar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