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京剧与西方交响乐团首次合作我为京剧狂

author
0 minutes, 0 seconds Read

戏曲与交响乐团合作,在中国早不是什么新鲜事儿了!像现代京剧《智取威虎山》、《杜鹃山》就是,一点儿都不稀奇。别急,你听说过纯粹的交响乐与京剧合作吗?满台的演奏者手中愣没有一件中国京剧的传统乐器;整段的演出全被“翻译”成五线谱;蛮正宗的中国京剧演员没有画脸而是身着便装唱戏……演出来的是什么调儿?嗨,还是京剧呀! 5月27日晚,远道而来的美国宾夕法尼亚州大学交响乐团在北京保利剧院进行了精彩的演出。作为“相约北京”联欢活动的重要内容,他们不仅演奏了纯粹的交响乐,而且与中国京剧演员孙萍合作,在保利剧院上演了一幕精彩的交响乐伴奏京剧清唱。

乐团指挥里卡多·艾弗说:“不仅京剧这门古老的艺术需要创新,我们西方的交响乐也需要创新才能吸引观众。不过,我要进行这种尝试的最终目的是使西方观众对京剧产生更浓厚的兴趣,让博大精深的京剧真正成为一门国际性的艺术。”

然而,说到这种合作,得从京剧演员孙萍的国外经历说起。作为中国京剧院的一级演员,孙萍在国内京剧大赛中荣膺不少奖项。1991年,受政府委派她赴匈牙利从事中匈文化交流工作。1993年,获匈牙利荣誉国民奖章。她现在是匈牙利裴多菲剧院的特邀导演和匈牙利国家戏剧院的客座教授。

从事中外文化交流10余年,孙萍一直致力于将中国京剧的表演艺术介绍给欧洲。在欧洲,《三岔口》由好学、善模仿的高鼻子、黄头发的老外演出看来算很不错;整出《凤还巢》虽是英语唱腔,但不乏京剧味儿……但是,即使是模仿得相当接近,在孙萍看来,也只是一种形似,一种堆砌,最终不过是昙花一现。怎样才能让中国京剧真正走上国际舞台?孙萍在思考、在摸索。在这一过程中,她发现,首先是匈牙利的艺术家对京剧有很大的兴趣,他们甚至认为京剧是该国20世纪80年代初产生的动作戏剧的源头。有了这个基础,孙萍从一般地介绍京剧艺术转而教授京剧基本功,从舞刀弄枪到踢腿、旋子、小翻等十八般武艺一一教到。在教授的同时,孙萍创造了一种新的、被称做“动作剧”的艺术形式。

“只有把我们京剧的精华融入欧洲动作戏剧中,在这一外国艺术形式中生根发芽,变成他们戏剧的内容,才能让他们真正接受中国的文化。”孙萍坚信这一点。因此,这一次的合作,对于京剧国际化的漫长历程来说,也只不过是一个试金石而已。但即使是行不通,她说自己也得尝试后再说。

中国京剧表演有它固定的程式,而演员每次演唱时对唱腔的处理又有一定的自由度。外国演奏者怎么达到与京剧演员的配合呢?为了更好地融合,甚至是唱段中的拖腔,他们都用五线谱明白地固定下来。为了5·27当晚的演出,为了《杜鹃山》、《智取威虎山》中的3个选段,孙萍与宾州大学交响乐团排练了3个多月仍没有间断。

钢琴、小提琴和欧巴代替了京胡奏响主旋律,赢来的是不绝的掌声。这掌声更多的是对艺术家们对艺术的不断探索的鼓励,是对这种勇气的赞赏! 除了艺术上的探索,其实,这还是一种更深层次的联欢。正如美国前国务卿基辛格在该团访华演出前夕时所说的,“在我们这个世界上,西方对中国京剧是不太熟悉的。你们通过春天的演出,把西方音乐和中国京剧进行了合作,这是十分有意义的。因为音乐、文化交流能解决国家之间的矛盾,我赞扬你们所做的一切”。

宾州大学交响乐团正计划出一张独特的唱片——内容是与孙萍合作,用交响乐乐器演奏中国戏曲。访华结束后,宾大交响乐团还将着手排练音乐剧《梁祝》,他们将邀请中美作曲家联合谱曲,用交响乐演奏、伴奏和京剧演员表演,以及穿插电影片段等多样化手法来表现这一“东方的《罗密欧与朱丽叶》”。

我们期待着全世界都为中国京剧鼓掌! (中国文化报 严长元)

Similar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