戏如人生京剧名演员制作趣谈

author
0 minutes, 0 seconds Read

1876年3月2日(光绪二年二月初七)《申报》发表文章《令伦图》,其中有一段话:

京剧名角李胜素_京剧名角_京剧名角姜亦珊为什么自溢

京剧名角_京剧名角李胜素_京剧名角姜亦珊为什么自溢

(1876年3月2日(光绪二年二月初七)《申申图慧灵论》影印本)

京剧非常重视老生。 每场戏必须有一两个会唱歌的老生,这样才能组成一个班。 他们也被称为舞台的支柱。

“京剧”见于文字记载尚属首次。

此前,安徽剧团进京已近一百年,京剧的名称也一再变更。 曾有乱弹、寰雕、荆黄、荆二黄、皮黄、二黄、评剧等多种名称。 此时随着“京剧”一词的出现,我国的这一国粹终于有了一个沿用至今并被全世界广泛接受的名字。

值得注意的是,当时正值清末,列强入侵,近代中国正处于动乱之中。 然而,京剧在这一时期得到了蓬勃的发展和壮大。 为什么是这样?

这是因为,1894-1894年甲午战争后,上海、香港、北京、广州、南京等城市的商业资本在外国势力的带动下得到了很大的发展。 为了应对战败的痛苦,清政府不得不改变“重农抑商”的政策,鼓励和扶持民族工商业的发展。 一些沿海城市商业活动更加活跃,城市消费娱乐需求大幅增加。 与此同时,现代报刊业也获得了空前的发展,这为现代商业影院的崛起创造了前所未有的机遇。 最具代表性的现象是,商业气息浓厚的“名演员制度”开始在京剧院团中出现。

京剧名角姜亦珊为什么自溢_京剧名角_京剧名角李胜素

(清光绪年间北京茶园表演图)

剧团里的演员们才华横溢,命运各异。 有些演员会因为出色的演技而成为剧团中的杰出“人物”,受到关注。 宋元以来,家庭剧团由主人把持,而专业剧团则有严格的阶级规定。 因此,即使班里有演技出色的演员,但这样的演员也很难真正变得高人一等,站在别人的“角色”上。 然而,晚清以来的社会状况已与以前大不相同,为名人阶层的出现提供了契机。

京剧名角_京剧名角李胜素_京剧名角姜亦珊为什么自溢

(山西洪洞县明英宫元代戏曲壁画中的家班)

为了争取观众,上海剧院老板们想出了用报纸广告来宣传剧团著名演员的主意。 早期的海报广告大多仍以“戏”、“人”第二(戏后标明演员)为主,但这种广告很快就被“人”第一、“戏”第二的形式所取代。 演员的名字往往位于剧名之上,而个人名字则远比剧名更为显眼。 因此,现代“戏剧”及其所依赖的报业,为“名演员”的引进做出了巨大的贡献!

京剧名角姜亦珊为什么自溢_京剧名角李胜素_京剧名角

(1876年3月2日《宣言》中的戏剧表演海报)

在名优剧团中,剧团演员层次分明,秩序井然。 表现最好的人位于金字塔的顶端,第二和第三的表现者是表现最好的人的配角。 他们在大戏中陪唱、演戏,绝不能逾越界限。 如果一晚的第二张和第三张牌的获胜数字高于第一张牌,则该玩家将在第二天被驱逐。 第二张和第三张牌与第一张牌一样,都是“一路”的“角”。 《第二路》的演员将在大结局或倒数第三场为他们加油、合唱。 它们只是陪衬,不能逾越界限。 不管是名演员还是小演员,他们都是靠自己的“东西”谋生。 俗话说,“你需要做什么工作,就做什么,得到什么报酬”。

剧组演员之间的收入差距极其悬殊,形成了从低级配角演员、普通二级演员到三级、二级、顶级演员的金字塔。 例如,1918年秋,梅兰芳的妹夫王玉楼、姚佩兰组织了戏群社。 元,于淑妍的戏是倒数第三,一个角色20元。 从1917年农历11月17日北京广德楼戏院的“夹子”(即分票)中可以看出,梅兰芳当晚在场的戏份是五十元,上下八手,二十——两次挂,平均每人不到三块钱。 悬挂。 如果1元钱相当于12个硬币,梅兰芳的作用就相当于之前的200多倍。

京剧名角李胜素_京剧名角_京剧名角姜亦珊为什么自溢

(梅兰芳《贵妃醉酒》中杨贵妃的造型)

从好的方面来说,角落级别的俱乐部内部有很强的竞争力。 无论是名演员还是小演员,他们都是靠自己的“演员”谋生。 如果你想保住饭碗,或者争取更高的角色,就把你的角色往后挪,从下级小演员晋升到上层演员,这叫“演员”,《呃》里的演员都曾有过。为此而努力。 在这样的剧团里,扮演的角色越大,生存的压力就越大,风险就越大。 对于已经成为“名演员”的演员来说尤其如此。 激烈的竞争迫使“名演员”不断努力提高演技,在唱、读、演、打等方面精益求精,拓宽演技,才能立于不败之地。

民国以来,“名演员”努力提高个人文化修养,竞相发明“新”曲调,编排“新”戏,在情节改造、人物装饰、形体设计等方面大胆改进,并努力寻找、创造、匹配自己的个人气质。 这就是演唱和曲目始终如一,形成独特的表演风格来吸引观众的根本原因。 这种自强不息、精益求精的文化,最终导致了民国时期,以“四大名旦”为代表的“名演员”,社会地位最高、文化修养最高、水平最高。中国戏曲史上的个人艺术创作。 前所未有的一代演员数量最多。

京剧名角_京剧名角姜亦珊为什么自溢_京剧名角李胜素

(四大舞女:梅兰芳(中)、尚晓云(左)、程砚秋(前)、荀惠生(右))

但这种名人阶层也存在问题。 首先,名演员剧团突出了名演员在整个剧团和戏剧表演中的作用和意义。 从戏剧表演的角度来看,其艺术表现必然有很大的局限性。 当人物之间的制衡关系被打破时,名演员就很容易大显身手。

从观众的角度来看,在影院、报纸的强烈舆论引导下,部分观众进影院就是为了看“名演员”,随时准备为“名演员”的演技鼓掌。 这种观看兴趣,必然会鼓励明星们在炫“技”的道路上走得更远。 其次,在等级金字塔式的剧团中,从地位上来说,二级、三级等“一级”“演员”应该愿意为一级演员扮演配角和陪衬; “二级”演员也应该甘心扮演配角,一路走来,充当“角”,充当陪衬。 但事实上,由于班级中的地位和利益分配,很难让剧团的所有成员都满意。 各路演员在台下明争暗斗,反映在舞台上。 没人服气,各唱各的戏,很难营造出“阿菜”的效果。

现代京剧名演员制度的影响和意义不仅仅局限于京剧。 名演员制作作为一种组织形式,很早就被各地方戏曲所效仿。 从这个意义上说,豫剧的常香玉、越剧的袁雪芬、黄梅戏的严凤英、京剧的梅兰芳,都具有同样的意义。

(本文部分内容选自陈宏、徐兴武主编的《中华文化二十四》丛书、谢玉凤着的《花与雅争——南北腔戏曲》。了解更多优秀传统文化原创文章请关注公众微信号:传统文化二十四项)

Similar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