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剧舞台上云彩飞扬红灯高举璀璨夺目

author
0 minutes, 0 seconds Read

京剧资讯_旅游资讯资讯/

 

北京京剧院《杜鹃山》,王怡饰演柯湘

旅游资讯资讯_京剧资讯/

北京京剧院《红灯笼》,张建峰饰演李玉和,朱红饰演李铁梅,沈文丽饰演李奶奶

旅游资讯资讯_京剧资讯/

刘长玉

京剧资讯_旅游资讯资讯/

钱浩良

现代京剧,被誉为“文化沙漠中独特的文化绿洲”,曾经称霸舞台,也“黯然伤感”。 近日,北京京剧团聚集全体中青年精英,在长安大剧院推出《智取威虎山》、《红灯笼》、《杜鹃山》、《杜鹃山》等四部经典现代剧目。 “沙家浜”。 这些演出都是由国家京剧院、北京京剧院、上海京剧院在20世纪90年代创作、上演的剧目,这次由北京京剧院担纲。

现代京剧是一举​​一动规范而精致的舞台典范。 但由于题材和立意的限制,能否传承给后人呢? 人们对闪卖电影如此热衷,但除了怀旧之外,它还能有底气与流行文化抗衡吗? 尽管《智取威虎山》火爆朋友圈,但80后真的是最后一代观众吗? 与北京京剧院的大胆相伴的,是被提出的这些尖锐话题……

现代戏剧比传统戏剧有更精致的舞台表现力

现代戏剧的特殊性是给观众的印记和回味,是灰色时代唯一的文化记忆。 中国戏曲学院教授付进表示:“话剧60年后仍然具有如此大的影响力,原因很复杂。 特殊时期,古装剧不再允许演出。 这实际上就是政治手段腾出的舞台空间。 我们已经15年没有看过任何古装剧了。 人们对现代剧产生情感依赖是很自然的。 时至今日,观众依然如此喜爱现代剧。 这完全是从艺术的角度来看的。 与传统戏剧相比,现代戏剧的表达更加精致。 ,而传统戏剧因为是在剧院里制作的,所以不够精致。 现代戏剧的舞台干净利落,逻辑严密,在文学和音乐上都力求精益求精。 然而,这种提炼并不是通过推翻传统而获得的,而是在传统戏曲的基础上绽放出来的。 这些戏曲自下而上地借鉴了传统戏曲的大量表现手法。 歌词优美,更像京剧。 它们是京剧风格的改革。 旋律虽然融入了《国际歌》、《东方红》的音乐元素,但并没有破坏京剧的结构。 这是一种源自传统的舞台表现形式。 我们可能都对杨春霞在《杜鹃山》中的造型印象深刻,她是那么的引人注目,包括《乱云飞》那一段的步法,都是由著名武术大师小王桂清设计和教导的。 像柯湘这样的人物,既不是青衣,也不是花旦,虽然有别于传统,但却要求演员有很强的传统功底。 如果我们仔细观察那些能演好现代戏的人,他们都有很强的传统功力,比如钱浩良、赵燕霞、谭元寿。 现在我们常说为什么我们演不好现代剧。 其实编剧对京剧传统的积累还不够,包括作曲。 当年刘继典、于惠庸能写出好曲子,与此是分不开的。 如今,我们更多地谈论创新,却常常忘记了传统。 这是一个必要的先决条件。”

既遵循传统,又打破传统,付晋说:“现代剧也有不同于传统的变化,比如写实的场景、写实的表演。 这其实是受到了苏俄现实主义戏剧理念的影响,所以才会有这么多人。 我想说《大红灯笼故事》里的烟囱不是东北某处烟囱的风格,包括《智取威虎山》里的“打虎上山”,写实的布景和虚拟的表演不协调。 其实,当时我们接受的是博学的苏联戏剧观点的影响,就像它认为交响乐是一种进步,想用西方艺术来改造传统艺术一样。 在这个理念下,存在一些缺陷也是很正常的。 无论如何,现代戏剧紧凑、精致的人物关系和场景之间的联系更符合现代戏剧的要求。”

谭氏家族第六代传人、《杜鹃山》艺术总监谭孝增也表示:“现代戏曲之所以成为公认的经典,是因为传统的痕迹还在,而且还没有被打破。”改造成一部看起来不像京剧的京剧,即使是交响乐的融合,并没有削弱京剧音乐的本质,反而丰富了声乐的不足,特别是突出了英雄人物。事实上,有在话剧创作中曾有过这样的争议,“到底是话剧还是加唱剧”,但事实证明,话剧被公认为京剧新流派,理应拉人、顺利过去,老戏曲中的配角基本都是木偶,但现代戏曲中,把群众塑造成人物,群众演员也要对主角的情绪变化做出反应,这样会让整部剧更加饱满,而不是而不仅仅是看一两个角色。”

钱浩良告诫弟子张建峰

“别像我一样,在舞台上做你自己。”

首次出演《红灯笼》的张建峰,花了两个月的时间跟随钱浩良老师学习李玉和。 第一次演出前,老师来到后台,指出他妆容上的缺点,还不忘小声嘀咕。 一句话,“别像我一样,在舞台上做你自己。” 一句话不仅涵盖了创作方法,更点出了传承的精髓。 张建峰表示,学习现代戏剧后,他回归传统戏剧,更加注重人物内心的理解。 付晋说,“当时现代剧在创作上受到斯坦尼的影响,开始分析、把握人物。以前传统戏剧的人才培养就缺少这一点。现代剧可以说是有了。”除了主角之外还有很多普通演员。开始注意这一点。”

谈笑曾说:“我父亲郭建光演出后曾说,以前的传统戏曲都是老师口授心授,无论你皱眉、凝视,那都是老师教的。演老祖宗演的,但我常常觉得缺少了老味道。但是演完《沙家浜》后,我感觉和文革后演传统剧不一样。在《金砖》、《连环戏》中和《思念孔战》,我感觉人物内心更加丰富,对人物有自己的理解和感悟。

于慧勇为《杜鹃山》设计唱段时,虽然杨春霞是最后一个登台表演,但在创作阶段第一个帮她体现歌词的却是严桂香。 20世纪90年代,北京京剧院重演了该剧。 严桂香也是第一个饰演柯香的。 那一次,巡演在全国十几个城市得到了很大的反响。 这次,王怡和窦晓萱都是严桂香教的,一步一眼神,一曲调。 王怡在长安大剧院首演当晚,坐在观众席上的严桂香从头到尾都在努力。 他在空调影院里出了一身热汗。 用严桂香的话来说,她倾诉了自己多年的练习,“比如唱歌的时候,真假声结合,为什么念起来像‘同志们……’,因为我们当时念的是刁光滩。” 朱琳和朱琳两位前辈帮我们设计的,都是有口音、有韵律的,包括步法,是几代小王桂清老师的精髓,还有单词的读音和读音。 我百分百传递给他们,就是为了让他们少走弯路。 而且最重要的是我告诉他们不要模仿我,而是要用自己的理解去寻找角色的气质。 后来窦晓萱拍完《杜鹃山》,就去演传统戏了。 她说她想玩《相似》。”

时代虽然变了,但艺术的标准不能变

当年于惠勇的一句话让严桂香深受感动:“这部戏要求无论是武士还是主演,灯光、音乐都要同节奏起落。” 已上演的三部现代剧中,舞台上都有明星。 但不仅过场、群戏不逊色,还常常赢得不少掌声,甚至被老戏迷称赞“一如既往”。 对此,北京京剧院导演李恩杰表示,“如果粉丝说和以前一样好,那说明我们肯定做出了改变,因为这些年舞台的变化是革命性的。如果我们不改变,肯定不如以前了。但这种改变一定是在不知不觉中发生的。多媒体幕布取代了幕布,用于幕间场景的变换和电脑灯的使用。这些都是为了适应当代舞台而做出的改变。需要,但不变的是精心磨练的演唱和表演。”

京剧评论家协会的张青表示,“这次现代剧的演出,也让我想起了一些创新剧目带来的后果。剧组号称很努力,但演出结束后,连同情分都没有得到。”经常去剧院看戏、了解京剧市场的粉丝一定有同感,一说到新剧目、老剧目新创作,心里总是“扑通扑通”,忍不住想要想看,又怕自己的小心脏被随意改动、造假,京剧造成了内伤,幸好我们赶上了一个文化创新的时代,可惜了一个人的努力一部又一部的大制作,我们反复打磨了一些足以让剧迷“碰壁”的作品,那些剧目被贴上“中西合璧”的旗号,在“鹤壁”的旗帜下,灯光、舞台设计的新手段正在悄然兴起。运用到舞台表演中,却彻底抛弃了京剧的精髓,全新瓶装新酒。 有很多经典剧目被美其名曰老戏新歌,但这些剧目中真正能够相配的人物却屈指可数。 大概也正因为如此,除了极少数的经典新锐编剧,我都选择视而不见,不愿意看着他们毁掉如此纯粹的肤色。 更有什者,一些新编剧除了门票上印有“京剧”二字外,演唱乐队或道具中却看不到任何京剧的痕迹。 如果是新兴的戏曲类型,想要开拓市场,那也没有什么问题; 但如果硬要把这个东西当成京剧,送给那些喜欢老剧的真剧迷,结局就不言而喻了。 其实,戏迷的需求很简单。 只要将千锤百炼的经典原汁原味延续并精心保护,就足够了。 就是这么简单。 这是有道理的,但很多创意团队无法理解。”

谭孝增从小在模特剧团就有一个特点。 无论是《红灯笼》还是《平原战争》,他不仅专注于自己的戏,而且对每一个角色都驾轻就熟。 到目前为止,《红灯笼》他还可以讲整部戏,所以在《杜鹃山》里,除了柯翔,他还要照顾所有人的戏,包括舞台设计和乐队。 “现在的年轻人没有经历过我们十年磨一出戏的时代。那时候我们搭建一个舞台,每天都练习抢戏。但现在不行了,我们只有一两个舞台。”走动和幕间变换。现场说的是20秒​​,而不是21秒,否则音乐就会停止,幕布就会拉开,不像老戏曲可以用锣鼓来减慢表演速度。因此,虽然时间已经改变了,艺术的标准就不能改变。”

观众喜欢

“《杜鹃山》让我在舞台上看到了一种风格,一改传统老戏曲表演的朴素风格,舞台上充满了浓郁而茂盛的生命力,但唯一不变的是,作为一个大庭院剧团,对艺术的绝对严谨和深入的研究,每一首咏叹调都不放过任何一个情感的转折点,每一个锣鼓创意都与演员的表演和舞台呈现紧密相连。

《红灯记》中,李玉和饰演习派高年级学生张建峰,李铁梅饰演荀派花旦张云,李奶奶饰演高级舞蹈演员沉文丽黎派的,全场座无虚席,歌声热烈,三人都是首次出道,但他们的声音都极其出色,表演极其稳定,感觉极其准确,演技也很出色。细节非常到位,看张建峰的戏扎实、安心、舒服,永远不用担心喉咙有问题。全剧感人的部分让人落泪,激情的部分让人热血沸腾。

》看《红灯记》,惊喜地看到了第一代李渔和钱浩良,当年的他声音饱满,颜值出众,后来他的舞台生涯突然结束了,很可惜今天他以指导老师的身份出现在剧院,老人确实老了,这是无法避免的,但毫无疑问,老人的风范一定留在了那一代人的心中。还有一代铁梅老师刘长宇剧中意外地展现了善良的一幕,一位50岁左右的年轻人看到自己多年的偶像晕倒在舞台上,喜极而泣,旁边的刘老师赶紧跑到了前面舞台上多次喊工作人员上来帮忙,细节体现诚意,心意使然。”

“《智取威虎山》是一部舞台杀片,经典的力量,澎湃的刺激,青春的再现很精彩。我的爸爸、妈妈年轻时曾在革命模范话剧团工作,他们回忆起他们在剧院的这些年,很难平静下来。”

“这是我第一次看真人版的现代剧,正面人物精神抖擞,红着脸,浓眉大眼,反面人物就像是打了防寒蜡,每次都这样。”熟悉的咏叹调出来,掌声雷动(剧场的感觉?),太棒了。对于我这样的外行来说,山鹰的侏儒功力,小丑栾平的功力,杨子荣的英雄气概都留在了心里。我的眼睛和心。”

“看完《智取威虎山》,我内心的感受只有两个字——‘神奇’。就像北京京剧院招牌的‘经典现代剧目演出’一样,没有任何‘翻新’、‘重新编排’,就是只是一场“表演”,无论是唱歌、念诵还是演奏,都极大程度地尊重了经典。演出结束后,我发现我身后坐着几个外国男孩,还有几个年纪较小的孩子跟着父母看一部剧,虽然已经结束了,但现在还在讲某个情节,我一直以为这样一部时代感很强的剧,80后的一代应该是最后一代了但那个场景让我相信经典可以超越时代和国界。孩子们不需要了解时代和背景,就像看迪士尼或哈​​姆雷特一样,他们可以把它当作一个故事来观看,他们可以享受也无所谓。”

“2015年的暑期档是一场文化盛宴,歌剧、影视都有良心作品逆袭,这些作品的共同点就是主创团队有诚意、有态度、有智慧。用一只很老套的鸡心灵汤,正所谓‘我若绽放,蝴蝶自来’,只要京剧演员演得好,演得好,观众自然会给你公正的评价。

京剧资讯_旅游资讯资讯/

Similar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