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剧演员是怎样炼成的

author
0 minutes, 2 seconds Read

按照哲学的观点:内在因素对事物的发展起着决定性的作用。 所以这个讨论的前提是这个演员热爱歌剧,想成为一名演员(指真正的艺术家)。 在确立了以戏曲为终身事业的远大志向之后,第一步就是要了解戏曲圈的残酷,为今后会遇到的各种困难做好充足的心理准备。

 

一、戏曲圈的残酷

1.祖先奖励稻米

无论去哪里,天赋其实都相当重要。 虽然成功是百分之一的天赋加百分之九十九的努力,但是没有那百分之一的天赋,百分百的努力也是没有用的。

歌剧对演员的才华条件要求特别苛刻。 声音、容貌、身材、悟性……一个都没有缺失。 这样的人才,恐怕百万之中只有一次,而且很难找到。 有条件的人不一定会从事这个领域,从事这个领域的人也不一定会努力。 热爱这个领域、从事这个领域并努力工作的人,不一定有良好的先天条件。 所以要扮演真正的角色是非常困难的! 对于立志成为歌剧演员的同学,请客观地看看自己是否是合适的人,并根据自己的条件设定合适的目标。

2、一将成败,毁万骸骨。

任何一个行业,站在塔顶的人都是少数。 但大多数行业都有很大的空间。 大多数人都会在塔中找到适合他们的楼层,那里有足够的空间供他们表演。 戏曲的圈子太小了,一切都只能在塔顶的拐角处进行。 下面的人几乎没有机会实现自己。 例如:陕西省戏曲研究所的青年剧团有五名“梅花奖”演员,但当全院齐心协力创作作品时,身边只有李梅一个人。 是的,论艺术,李梅是最好的。 但其他人的艺术才华却因此受到限制。 “既生虞,何生梁”,太气人了。

名将的成长之路是无数人用生命铺就的。 名演员令人羡慕的地位,也被下面无数人的肩膀上扛了起来。 所以,不忍心踩别人的人,通常是爬不到顶峰的。 每个行业都应该如此。 太仁慈的人是无法成就伟大事业的。

3.功夫在戏外

艺术是通过感觉而不是数据来衡量的,而感觉是人类的事情。 这个人很狡猾。 因此,环境的客观无奈,成为了很多演员成为演员路上的障碍。 克服障碍的方法有两种:一是牺牲道德换取通行证; 二是用智慧去解决或绕开它们。 真正的演员应该德才兼备。 我将写下我对如何在银幕外合乎道德地做好功夫的一些想法。 这里我只想说的是,面对客观无奈的环境,我们一定要广泛思考。 我们无法改变大环境,但我们可以通过自己的努力影响身边的小环境。 毕竟,起决定性作用的是内在的自我。

2. 内在修行

面对如此残酷的现实,还想跳进歌剧“火坑”的演员们,将开始他们的“艰难”修行。 歌剧行业没有快速解决办法。 以前学艺术需要七年,现在上艺术学校至少需要三年。 而学习技能的努力并不是一劳永逸的。 一日不修,自知;一日不修,自知;一日不修,自知。 三天不练,观众就会看到。 因此,如果你想成功,就必须努力工作。 不信的话,每个演员在谈到自己的艺人生涯时,一定会描述自己是如何努力、受过伤的。

当然,勤奋还需要讲究方法。 首先,向好老师学习。 现在很多演员因为老师的名气和政治地位而拜师。 这样的老师,工作繁忙,人才遍布天下,哪里顾得上? 名利归名利,想要学技艺,还是要找艺术名师的。 我最喜欢的当代舞台上的两个演员是谢涛和齐爱云。 他们都具有良好的传统技艺,很大程度上得益于他们的师傅李月贤和马兰玉。 两位老师都深受观众喜爱,政治地位一般。

其次,与大师比较。 经常听到演员互相排斥的故事。 一些无聊的剧迷总喜欢打压别人,夸奖自己的偶像。 我经常对一些我喜欢的演员说:“你已经是国家级选手的水平了,不用担心省里那些无聊的人。” 同事注定是敌人。 小小的戏曲舞台上,坎坷和恩怨情仇在所难免。 与其苦恼,不如冲出小圈子,去更广阔的世界旅行。 比如参加“梅花奖艺术团”、参加多部话剧的联合晚会、登上央视:)在这样的环境下,每一个演员都是话剧的代表。 经常与其他剧中的名演员同台的演员,自然会被认为是这部剧中的名演员。 除了名誉上的满足之外,通过与高手的较量,你还会掌握更多的信息,学到更多的东西。 只有看到了好的一面,才知道什么是坏的。 只有见到了高层,你才能知道自己的位置在哪里。 而面对更多的外行观众(指不熟悉该类型剧的剧迷),演员更容易获得客观的评价。 一种艺术只有不断被普通观众认可,才能证明它具有生命力。

自信和实力对于演员来说也非常重要。 台上的演员那么多,但娇儿一眼就能认出来,因为他的气场比其他人都强。 这种气质源于他在舞台上的自信。 这种自信一方面来自于得到的认可,另一方面来自于通过打击学到的力量。 作为公众人物,演员经常受到批评,不乏无情的批评,甚至是严厉的言语。 一个人越出名、知名度越高,他受到责骂的可能性和强度就越大。 因此,当你成为一名角色球员时,你需要培养你强大的内心。 首先你要坚持,其次你要微笑面对,以示风度。

一般来说,演员自我感觉良好。 自知之明比自信更有价值。 我认为自我认识有两个方面。 一方面,不要对自己要求太高。 过度的欲望只会增加你的痛苦。 另一方面,了解自己的体重,谨防自我夸大和受宠若惊。 吴素英是我遇到过的最幸福的演员之一。 她说:“年轻时我努力过,我无怨无悔。而且以我的条件,能有今天的荣誉,我很满足。” 但我接触到的更多演员都称赞自己像鲜花一样,我觉得我值得更多的认可。 剧迷们也本着情人眼里出西施的原则,对自己的偶像大加赞赏。 辜负你的名字是一件危险的事情。 如果你被夸得太高而缺乏真正的支持,一旦你跌倒了……

3、一个英雄三个帮派

经过第二步的功力和心态的修炼之后,应该说这个演员已经具备了角色的素质。 但娇儿需要公众的认可。 因此,他的身边应该有两支球队——球迷和球队。

剧迷们:

几乎所有的演员都有或多或少喜欢他们的粉丝。 戏剧迷是一个容易满足的群体。 也许演员的一个微笑或者一个签名就能让他们兴奋好久。 戏剧迷似乎也永远不会满足。 他们总想一次又一次地签名、合影,想与演员们更亲近。 演员们都喜欢被戏迷包围的感觉,但又没有太多精力去应对。 因此,一个聪明的演员应该懂得如何管理和对待自己的剧迷群体。

我把戏剧迷分为两类。 一类是理性型,一类是花痴型。 理性型通常素质较高,能理解戏剧性或对事物有自己的看法。 这种类型的戏剧迷无疑会提升演员的形象。 花痴戏迷的素质有高有低(有很多有才华、漂亮、有钱的戏迷,在做花痴的时候就疯狂了),热情是他们讨人喜欢的特点。 这种戏迷听话,能造势。 所以这两类戏迷对演员来说都很重要。 只是花痴的演员是肤浅的,只是理性的戏迷的演员是孤独的。 大多数花痴剧迷对演员比对歌剧本身更感兴趣。 这类剧迷更容易受到舆论的影响,因此加强自身宣传是扩大自己剧迷队伍的有效途径。 理性的剧迷在选择偶像时,更看重演员的品质。 所以想要赢得这类剧迷,就得努力做好自己。 简而言之,物以类聚,物以类聚。 什么样的演员吸引什么样的观众。 大多数人接触演员的机会较少,更多的是从演员的粉丝身上感受到的。 所以,戏迷是传播演员名字的人,应该善待他们。 如果你没有时间去应付越来越多的剧迷,那么就选几个高素质的管理员来当你自己的剧迷组织的管理员吧。 作为戏迷,他们比演员更知道戏迷想要什么,所以他们会帮助演员管理戏迷群。

娇儿平时都有一些有钱有势、有名气的朋友。 有些人会利用这些人来炫耀喜欢自己的人的高品质。 我认为那是个人社交圈,而不是纯粹的剧迷。 剧迷是发自内心关心演员的人,而不是利益的组合。

团队:

按理来说,演员应该是选择演员的人,所以演员应该有一个可以支持他的团队。 但现在不敢说娇儿是有团队的人了。 娇儿必须有一个团队。 我这里所说的团队,是指围绕娇儿的核心团队。 理想情况下,该团队应包含以下人才:

(1)熟悉自己风格的创作团队

毛泽东思想和梅兰芳的艺术都是一个团队智慧的结晶。 所以,无论你多么牛逼,你都不可能凭一己之力把艺术提升到一定的高度。 娇儿身边应该有一个很好的作曲家。 我个人认为构图是创作团队中最重要的。 因为一部剧要传播,最重要的是传播它的脍炙人口的唱段。 几年后,大家可能已经不记得导演是谁,也可能看不到演员的表演,留下的只是经典的唱段。 比如毛伟涛早年总是唱《流浪在天涯》,现在他总是唱《回到十八世纪》。 咏叹调被抛在了后面,戏剧也被抛在了后面。 其次,我认为剧本创作非常重要。 以前老先生身边有文人墨客,会为他量身定做剧本。 当代,李梅的三部秦剧代表作《留下真爱》、《晚开的玫瑰》、《大树西迁》都是陈彦写的剧本; 梨园戏曾静平有两部广受好评的作品,《贞妇之歌》和《东升与李》都是王人杰的作品。 编剧对戏剧类型和演员的熟悉为该剧的剧本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我觉得导演没那么重要。 因为一个好的演员应该尝试不同的风格,而戏曲里的东西基本都是一样的。 一个懂戏剧的导演,应该能够将风格化的表演融入到自己独特的风格中。 此外,歌剧越来越多地通过电视、电影等形式向观众展示。 这种近距离的观看模式,尤其是高清的日益普及,对演员的妆容提出了越来越高的要求。 因此,娇儿会越来越依赖化妆师。

(二)有市场资源的人员

赚钱和出名对于演员来说是两件很实际的事情。 真正的演员应该专注于艺术,而把这些事情交给专业的人去做。 虽然每个剧团基本上都设有演出推广和宣传部门或人员,但类似演艺界经纪人的角色在歌剧圈子里还是很少见的。 所以我们演员要靠自己的人气,自己去接触很多东西。

(3) 自己做家务的人

我们每个人在工作生活中都有过因琐事而烦恼的经历。 娇儿面临的事情就更多了。 所以,娇儿应该配备可以帮他处理这些琐事的“秘书”。 虽然琐事不需要智商,但确实需要细心、耐心、做一个可靠的人。 如果你也能帮助自己扮演消极的角色,比如为自己挡住疯狂的戏迷,那就最好了。 并不是每个角色都能真正配备有偿秘书,所以找到这样的人并不容易。 如果你已经拥有了,请记得感恩。

工作:

除了庞娇儿的团队之外,娇儿还应该有自己的作品。 我觉得现在演员要拍一部属于自己的大戏是非常困难的。 一部剧想要得到各方认可更是难上加难。 所以,当一个演员拍出了一部好作品的时候,一定要把它保留下来,不要急于创作新剧。 一个角色如果能在一生中留下一部可以代代相传的作品,那就值得了。 当人们提到这个题材或者剧中的主角时,就会想到这个类型的剧、这个剧、这个演员。 就像毛伟涛之于陆游、张生,沉铁梅之于金子,谢涛之于傅山……与很多名气更大、身价更高的京剧名家相比,他们并没有一个很好的——众所周知的杰作。 观众至今仍能认出的,是老人留下的作品。 这是比较悲哀的事情。

如果一部剧要保存下来,我认为需要做一些事情。

(1) 拍成电影

演员终究有一天会退出舞台。 为了让后代和更多的人看到他们的风采,应该保存更多的视频资料。 随着数字电影的普及,制作电影的成本下降了很多。 然而,如何将戏曲表演与电影蒙太奇结合起来,是目前戏曲电影拍摄中亟待解决的难题。 要么可以拍成和大话剧无异的舞美片,要么可以拍成表演完全栩栩如生的歌唱片。 花点时间去探索吧。

(2)有继承的学生

经典作品不能只停留在影像资料中,必须活在舞台上。 演员总会变老,这需要一代又一代的学子传承。 毛伟涛在这一点上做得很好。 她的戏剧基本上都是由学生表演的。 其中包括沉铁梅的《金子》。 日常的表演都是由B角色来表演,这不仅让该剧在舞台上保持活跃,也让主演沉铁梅解放出来去做很多其他的事情。 说到《金子》,永远都是沉铁梅的代表作。 谢韬的《傅山上京》有一个问题——难度太大,别人演不了。 这会限制这部剧的传播。

(三)精选在剧迷中广泛流传的代表性唱段

剧迷喜欢看熟悉的戏剧。 我希望演员在台上唱歌,而他在台下唱歌。 因此,演员应该多制作卡拉OK带和C​​D,或者把自己的一些经典笑话放到网上,方便戏迷学唱。 其中卡拉OK带是最好的,因为它有伴奏,方便戏迷表演,而且戏迷的表演也能宣传该剧。

不信的话,对比一下各种戏剧类型的代表作,基本上都符合以上三点。

我在激动之余写了一系列这样的博文,但后来因为现实的疲惫而放弃了对理想的热情。 当工作越来越套路、脱离现实的时候,当回首青春发现博客里留下的思念比播出的电影更有价值的时候,当春暖花开、万物复苏的时候,又一个“梅花奖” “选择“已经准备好发生””我决定我应该完成它。

4. 戏外技巧

现实总是残酷地告诉我们,舞台上的只是一场戏,别人的故事是用自己的泪水演绎的,而台下才是自己真实的生活。 因此,现实的人更关注观众。 反正舞台上的水准集体下降了,台下的观众也越来越业余了。 专家可以收买,舆论可以引导。 在皇帝的新装面前,成熟的人都会选择称赞,至少是默认的。 因此,演员们从老板甚至政府那里拿钱给评委,以换取代表领导人政治成就的奖项。 他一无所获,名利双收,与其说是中间人,不如说是中间人。 虽然权钱交易下很难找到好作品、好演员,但至少电视剧表面上是繁荣的。

大家都在抱怨戏曲行业的黑暗,却又主动或被动地遵循着无奈的潜规则。 既然无法改变这个圈子,那就回去吧。 人即使在世上无法自救,至少也应该在精神上超然。

但我并不认为银幕外的功夫都是邪恶的。 那些自以为极其无辜的人,其实都是非常自私的人。 他们过分看重自己的个人权力,对周围有益的资源不屑一顾,或者认为别人的付出是理所当然的。 长此以往,无论多么善良、多么诚实的人,都会远离这样的人。

就我的经历和道德水准而言,我只擅长一项戏外技能,那就是注重宣传的力量。 业内有句话不太流行:“成功靠安全,影响靠宣传”。 这种宣传确实应该实事求是。 但正如文艺作品源于生活又高于生活一样,媒体对文艺作品的宣传有时也高于作品。 听说一部电影的宣传费用几乎占到了整个电影投资的一半! 我们的歌剧制作和颁奖花费了数百万美元,有多少是用于宣传的呢? 不重视宣传,就是不重视观众、不重视广大人民群众! 接连获奖的剧太多了,我们却一直没有机会观看。 对于很多剧迷来说,连剧名都难以记住。

我说的宣传经费,并不是指给记者的红包。 相反,我不认为记者收红包、摘录新闻稿这些没有感情的事情能有多大影响力。 情感投资有时比利益驱动更强大。 所以请尊重记者的智慧,而不仅仅是他背后的媒体。 一个称职的记者应该能够帮助您找到促销的卖点。 媒体人做宣传时只想到背后的记者,实际上是浪费了记者的才华。 不要忽视任何“小”媒体,因为各个媒体的记者其实是有联系的。 别以为CCTV-11那么高不可攀。 事实上,歌剧频道是为歌剧推广服务的。 不要以为上了CCTV-1就等于对11不屑一顾。要加入一个圈子,首先要得到圈子里人的认可。 不要以为报告越长越好,或者字数越多越好。 源源不断的业务比一次性交易更好。

官方媒体的积极报道是必要的,而且越多越好。 但不要忽视剧院观众的口碑和互联网的力量。 这就像僵尸中的一个小蘑菇。 虽然个体力量较弱,但它不利用阳光,生长速度很快。 现在哪里可以找到免费的、而且数量还充足的午餐呢? 互联网时代是一个注重“长尾”、充分发挥“长尾效益”的时代。 所以我一直强调演员要善待戏迷,戏迷也应该有意识地为歌剧推广做一些事情。

除了依靠外部宣传的力量,演员和剧团还应该做好材料的保留和整理工作,包括视频材料。 为媒体报道提供丰富、深入的素材。 对于印刷媒体来说,清晰的图片比文字更引人注目; 对于电视来说,现场录像比当事人回忆的采访或评论更加真实可靠; 对于互联网来说,信息量越大越好。

总之,娇儿一定要注意提高自己的曝光度!

5. 剩菜为王

这有些消极。 但确实,无论你过去修得有多好,如果你没有坚持到底的信念,你最终还是会功亏一篑。 不少“演员”在接受采访时感叹:“其实条件比我好的演员还有很多,只是他们没有在歌剧舞台上坚持下来。” 离开的人都有自己的理由,坚持的人不能自称伟大。 其实,每个人只是在选择适合自己的职业而已。 我只想对那些热爱歌剧却不得不离开的好演员说:“只有坚持到最后,才有胜利的可能!”

6.最终章“做一个纯粹的艺术家”

纵观现在的著名歌剧大师,大多都拥有官方头衔和政治荣誉。 如果你不是学院院长,至少应该任命你为商业副院长(院长)或艺术总监。 至少都是地方人大代表或者政协委员,省级或者国家级的也不在少数。 每个演员的简历第一段都必须列出他的头衔……还有一个现象。 许多著名的歌剧大师一年不能演出几部大剧目,而是频繁地出席各种晚会或礼堂。 而且在聚集的表演中,演员越是出名,就越是穿着便服清唱,而不是装腔作势。

太多的歌剧演员称自己为艺术家。 但我们看到的人似乎是政客和商人,而不是艺术家。 我认为“激进分子”这个词更适合他们。 对艺术家和活动家的要求是完全不同的。 艺术家必须有一颗孤独的心,活动家必须是一个喜欢热闹的人; 艺术家过着高贵的生活,而活动家会尽力妥协自己以适应世界……而人的精力是有限的,所以我不认为有人可以精神分裂,精力充沛地做到这两点。

作为一名演员兼任医院院长,我知道其中有很多无奈。 因为对于歌剧团的管理人员来说,既有歌剧的专业要求,又有薪资限制,因此很难找到这样的人才。 而由于舞台资源的稀缺性,演员要想实现自己的艺术理想就必须拥有资源、拥有话语权。 演员靠作弊赚钱是很自然的事情,因为工资和演出费也就这么少。 想要维持体面甚至光鲜亮丽的生活,就必须依靠额外的钱。 事实上,大多数歌剧演员都将唱歌作为寻求更好收入和地位的手段。 就像我们大多数人工作是为了赚钱养家糊口,让我们的生活更美好。 所以我们不能向他们要求什么。 然而,这样的人不应该被称为艺术家。 因为他没有“家人”的气度,只是一个普通的“人”。 那些想成为演员、组建家庭的人必须分清自己的优先顺序,并明白行政职位和政治荣誉是额外的。 演员的主要工作就是在舞台上演好戏,而演员最根本的称号就是演员。 一个没有代表作的演员最终会被历史所遗忘,所以他不再被认为是一个真正的演员。

成为娇儿的道路既艰难又孤独。 这是身体和心灵的双重训练。 对于一个属于舞台的人来说,孤独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心理障碍。 它不仅隔绝了外界的世俗污染,也让演员纯粹地进入每部剧中的角色之中。 同时,也禁锢了演员内心的情感,让他们不断积累,只有在舞台上才能精彩地释放。 如果你放下一些名利的束缚,你可能离成为英雄又近了一步。

想了半天,不知道该如何收场,也不知道自己零散的理解是否已经形成了逻辑。 我想我们的相识、我们的思考还在继续,就暂时轻轻结束吧。

Similar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