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伯驹张伯驹京剧票友冻云楼主

author
0 minutes, 0 seconds Read

张伯驹,真是个豪情万丈、豁达慷慨的汉子!他可不仅仅是一名京剧票友,更是一位伟大的收藏家、诗词家、戏剧家、书画家!他又有一个响亮的别号——冻云楼主,这名字就跟他的人一样,独具特色,让人难以忘怀。
他常常与余叔岩切磋技艺,并从钱宝森、王福山习武工。起初,他认识余叔岩还得感谢袁世凯子袁寒云的引荐,因为张家和袁家都是河南项城人,还是表亲关系呢!他的父亲张振芳是前清进士,曾任芦盐运史,卸任后创办盐业银行。时张伯驹任盐业银行董事兼总稽核,为此他平素心怀热爱,结交余叔岩,经常邀请余到自己的“丛碧山房”做客,两人更是勾肩搭背,欢聚一堂,谈古论今,探讨京戏、文物、书画、金石、收藏等等多个方面的知识和兴趣爱好。他们俩关系铁杆,关系如同兄弟一般深厚!
张伯驹可不是那种轻描淡写、敷衍了事的人。他认真专研、刻苦钻研,动心不动情,与叔岩结缘的那一刻,他已经三十一岁,即使晚了许多,他也毫不懈怠,每天晚宴之后,他都会前去叔岩家中讨论戏剧艺术,以致经常熬到深夜三时才归家,如此如此,十年过去,这段光辉历史永远镌刻在他们的心中!

 

听过余叔岩传授于张伯驹的那些精妙绝伦的戏曲,你会感到亲眼所见难以言表,心潮澎湃。以至于有这样一首诗:“归来已是晓钟鼓,似负香衾事早朝。文武昆乱皆不挡,未传犹有太平桥。”这简直不是一番豪迈慷慨之辞,又是什么呢!据张伯驹在他的名著《氍毹纪梦诗》中记述,余叔岩八仙过海,各显神通,将《奇冤报》、《战樊城》、《长亭》、《定军山》、《阳平关》、《托兆碰碑》、《空城计》、《群英会》、《战宛城》、《黄金台》、《武家坡》、《汾河湾》、《二进宫》、《洪羊洞》、《卖马当锏》、《断臂说书》、《捉放宿店》、《战太平》等神功秘籍全部传授给了张伯驹!此外还有《凤鸣关》、《天水关》、《南阳关》、《御碑亭》、《桑园寄子》、《游龙戏凤》、《审头刺汤》、《审潘洪》、《朱痕记》、《鱼肠剑》、《法场换子》、《上天台》、《天雷报》、《连营寨》、《珠帘寨》、《摘缨会》、《盗宗卷》、《伐东吴》、《四郎探母》、《青石山》、《失印救火》、《打渔杀家》、《打棍出箱》以及《八蜡庙》、《回荆州》、《失街亭》、《别母乱箭》和弹词等多部经典。看来叔岩先生的真传可谓是恢弘无比,精华十足!余叔岩这位传奇人物可谓是昆曲界的巨匠,他的真传藏于心底,浩荡而不磨灭!说到传授戏曲艺术,他可谓是无人能及,他曾对张伯驹这样说:“传承昆曲,就像是过太平桥一样,由浅及深,越过高难度,最终登临高峰。扮演敌将的演员和检场的人都必须现场操作,一错步将有生命危险。”就连这样的“神技”都不吝教授,可见余叔岩对张伯驹的厚爱备至。
而余叔岩传授戏曲的“底蕴”实在是独一无二,他将自己贯通一生的心得倾囊相授,让张伯驹受益匪浅。在学习《奇冤报》时,叔岩特意带伯驹往天津剧院观看演出,一路上口吐心中所想,不断强调剧目的反复使用。辗转反侧的排练过后,又在饭店里大唱特唱。此外,为了让伯驹更好地掌握《战樊城》和《奇冤报》这两个剧目,叔岩特意在开明戏院连演两晚。尽管周围的人几次劝说他演别的剧目,但他仍执著于演出这两部经典之作。正如伯驹所言:“那是专门为我演的,无限感激!”
余叔岩在演艺生涯中更是峥嵘实力派。曾与田桂凤、梅兰芳等同台演出,而杨小楼、程继先、王凤卿等名家也曾在他的四十岁生日上献上一场场难忘的演出。余叔岩的传承精神,使他的艺术得到了更广泛的传承,也让后人永远铭记。在那次演出中,余叔岩在辰时演出《失·空·斩》。可惜的是,他自患溺血病后,病情愈发严重。一度去法国医院就诊,被诊断为膀胱瘤,然而半年后又出现复发情况。之后他前往协和医院进行治疗,接受小腹通一皮管作尿的手术。1930年,张伯驹、李石曾、齐如山、梅兰芳、冯耿光等人组织成立了“国剧学会”。此时的余叔岩仍积极参与其中,始终没有放弃对戏曲事业的热爱。
然而1942年重阳节后,日寇入侵中国,社会大乱,局势更加紧张。这时,伯驹已经四十五岁了,他打算携带国宝晋陆机《平复贴》和隋展子虔《游春图》等珍贵文物离京奔赴西安。行前一晚,他前往看望余叔岩。面对叔岩身患重病的状况,伯驹不忍心离开,但又不忍心说出离京之事,生怕自己和叔岩都难以忍受。虽然他试图对叔岩说一些寻常的话,以此来安慰叔岩,但他的泪水还是几乎溢出眼眶。他只好佯装如厕偷偷擦拭泪水,才得以再次和叔岩闲聊两小时后黯然离去。不久之后,他在西安陇海铁路局观戏时偶遇上海《戏剧月刊》主编张古愚,随即托他带信回上海,内容大致是:预料叔岩兄病情凶多吉少,不能久长,兹拟好挽联一副,如其去世,务望代书。伯驹对余叔岩的怀念永远不会消失!送别亡者,悼念逝者。挽联中曰:“谱羽衣霓裳,昔日悲欢传李峤;怀高山流水,只今顾曲剩周郎。”此言情感激荡,历史情怀传之至深!而两个月后,鹤孙回信,称叔岩仙逝于农历五月十九日。紧接着,换好的挽联被送到灵前。伯驹深感欣慰之余,内心之痛却倍加旋转。一位梨园界巨匠,只认同一位弟子,也就是王则昭先生。张伯驹先生对待弟子的标准何其严格,可见一斑。他曾现身在一众人之间讲述:余叔岩的女儿叫孟小冬,而我有个弟子叫王则昭。他如此看中王则昭的才华与潜力,真可谓是一段美谈!

张伯驹先生于1898年光绪二十四年(戊戌)出生,辞世于1982年农历壬戌年。他一生笃爱京剧事业,对于悼念余叔岩等前辈巨匠以及培养弟子等方面贡献良多。张伯驹先生的佳话也流传了下来,为人物分类增添了不一样的色彩!

Similar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