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你听京剧奇冤报剧本哈哈哈

author
0 minutes, 0 seconds Read

我喜欢听京剧《奇冤报》的剧本唱词!这部剧有好多好角色,比如刘世昌是老生,张别古和赵大是丑角,赵妻则是漂亮的彩旦,还有一个名叫刘升的丑角。

故事发生在北宋时期,刘世昌住在一个客店里,店主赵大夫妇偷看了他的行囊,发现里面很沉,就设计药死了他,并且把他的尸体做成了肉酱,和一些泥土混在一起装进了一个乌盆里。这个恶行过了数年,却没有任何破绽。

有一天,张别古去赵大的店里催要草鞋钱,可是赵大一点钱都不肯给他。机缘巧合,张别古拿走了那个乌盆并带回家,结果盆子里面突然传出了冤魂的声音,并且哭诉自己被冤枉死了。张别古带着乌盆去报案,包公查明事实,签提赵大,最终赵大被绳之以法。

京剧《奇冤报》剧本唱词

嘿,我又看了一遍这个京剧《奇冤报》的剧本唱词,想和你分享一下第一场的情节! 

场景设置在路旁的一家旅店,刘世昌和刘升相遇,刘世昌要求刘升为他领路。

接着,刘世昌开始唱起了“无心观看路旁景”的西皮,描绘他的经历和出身。原来他是南阳人,靠卖绸缎为生,也喜欢做账回家照顾双亲。

随后,他问刘升:“前面什么地方?”刘升回答“东大洼”。接着,刘世昌问:“哪里管?”

哇,我记得接下来的情节了!原来那个地方是定远县所管的。因为天色不好,我赶紧催促刘升加快速度。

然后我开始唱起了“叹人生世间名利牵”的西皮,描述了离开家乡、离开亲人的痛苦和不易。

接着,突然下起了雨。我唱起“狂风大雨遮满天”的西皮,刘升也加紧脚步带路往前赶。

第一场剧情到这里结束了,然后开始了第二场。我和刘升继续往前赶,行进了一段又一段的路程。

雨下得越来越大,我已经全身湿透了。我说要去找个地方投宿,于是我们来到一个旅店门前,我大声呼唤着里面有没有人。终于走出来一个人,我知道他是这家旅店的主人赵大。

赵大满嘴怨气地问:“你们干嘛的?”

我告诉他我们赶上了大雨,要在他这儿住一晚。

赵大却嚷嚷着说:“我才要到你们那儿住呢!”

我心想这赵大怎么这么没礼貌啊,赵大却又反唇相讥说我也不像话。

就在这时,刘世昌也开口了,说赵大这个仆人不会讲话。

嗯,剧情到这里又到了高潮。

“兄台请了。”赵大招呼我们进去,问我们从哪儿来。我告诉他我们是从京城来的,要去南阳。因为下大雨,我们无法前行,只能在这里借宿一晚。赵大说这算不上什么大事。

刘世昌夸赞赵大说他讲话很中听,赵大却说那不过是在讲人话。

我感觉这赵大有点不友善,但赵大还是请我们进去了。他还让我用他的毛驴来搭东西,我告诉他我的东西很重,里头都是银子。赵大却说:“哦。”

赵大看到我手上的小包袱里也装了银子,于是把毛驴借给我,又说我的衣服湿了,让我脱下来烘干。我感谢他并答应他的好意。

赵大还问我贵姓大名,我告诉他我叫刘世昌。他表示怠慢之处请见谅。我感觉赵大虽然刚开始对我们有些傲慢,但还是一个心地善良的人。

在赵大的热情款待下,我们开始享受这个临时安身之所。我感觉心情渐渐变得愉悦起来。赵大问我是哪里人,我告诉他我是南阳人。赵大夸赞南阳是个好地方,但我谦虚地说那只是个小地方。

赵大又问我做什么生意,能不能发财。我告诉他我贩卖绸缎为生,但他又说贩卖绸缎是大本钱的生意,看来他还是很佩服我的。

我们相互谦让,互相取笑,我问他姓什么,他说赵,只有一个字。我就称呼他赵大哥,他谦虚地说:“岂敢岂敢。”

我们继续打趣着,哈哈笑个不停。这个陌生的人,变得非常友善,让我觉得渐渐地抛开陌生感,有了些许熟悉的感觉。

(白)快去煮一些绿豆稀饭、放一些盐、还有一个豆浆,要是方便的话,来几个小馒头就更好了。

赵妻(白)好的,我这就去准备。

赵大(白)客官稍等片刻便好,小马上就好。

刘世昌和赵大继续聊天,我还没有吃饭。赵大看出来了,便问我八成是没有吃饭吧?我解释前路匆忙,暂未用过饭。

正巧,我家兄弟刘升也说他还没有吃饭,赵大热情地给我们预备了一些酒和绿豆稀饭。我问是否还有豆浆和小馒头,赵大说有,家里就能弄到了。

赵大的妻子出来了,问我们需要什么。赵大叮嘱她煮一些绿豆稀饭,加一些盐和豆浆,如果方便的话,还请准备几个小馒头。赵妻答应着离开了,赵大又保证马上就会有食物了。

白天,我听到有人告诉我,两个客人来了,背着一个大包裹,里面全是银子。他让我想个办法杀死这两个客人,这样我们就可以发财了。我问他有什么主意,他妻子马上回答说可以下药,放到他们的酒里,他们喝下去就可以死了。他决定让她去完成这个任务。 她下去了,带着托盘下了毒药。她回来后,将托盘交给了他。同时,她表示出了信任,让他去完成这件事情。 客人来了,他向他们敬酒,我也出现了。我还说了一句话:“好一位赵大哥真慷慨,霎时间酒饭有安排,行至在中途大雨。”我不知道过了多久,我终于醒了过来,发现我躺在土台上。赵大告诉我他已经把盖子放回锅里了。我再次昏昏欲睡,准备休息一下。 突然,我闻到了一股异味。一些毒药被下在了酒里,我们都中了赵大的巧计。我的肠子剧烈地扭曲着,夹杂着无法描述的疼痛感,我感到自己短暂的生命在流逝。我明白我要死了。 我想起了我的朋友刘升,感觉自己的奴仆生涯要在这里结束了。我大喊着他的名字,但我已经无法再说出其他的话了。我眼睛看着南阳的方向,最终想起了我的家人和亲人。我是张别古,一个年老卖草鞋为生的人。我没有儿子,老婆早逝,我的命运总是充满着苦悲哀。我卖草鞋多年,劳碌奔波,仍然没有退休的迹象。我想起了我的旧账主子东大洼赵大,他穿了我两双草鞋,却没有给我一分钱。今天,我决定去找他要钱。 我走到了他的家门口,但我发现门已经关上了。我要好好看守我的门,别让贼偷我的屋子。毕竟我老了,要小心。我发现门上贴着一个牌子,写着“损德堂赵”,这就是赵大的家。 我敲门,大声地喊着赵大的名字。赵大终于开了门,他问我有什么事。我告诉他,他欠我钱,要还给我。他不情愿地拿出钱来,我把钱收下后离开了他的家。 我感到满意,因为我终于得到了我应得的钱。我心想,不管年龄如何增长,我都要保护好自己的权益。在场的是我和赵大,他看起来有点烦躁。赵大一边念着“人不得外财不富,马不吃野料不肥”,一边问我“谁呀这么‘赵大’‘赵大’的?”我告诉他,是我,张别古,来找他谈话。 赵大问我在外面咆哮是干什么,我回答说我要找他有话说。赵大让我不要在外面说话,否则我的嗓子会受伤。我觉得有点奇怪,他的舌头看起来不是很好,但他还是把我们带到了客厅。 看着他的豪华客厅,我感到惊讶。我问他怎么会有这么漂亮的房间,他说这就是他的会客厅。我有些佩服地点了点头,但是我也想知道,他生活的这么好,为什么还会那么吝啬。 我们开始谈话,我告诉他他欠了我的钱。他开始吵闹,不愿意给我钱。但是,我坚持不懈地跟他讲道理,最终他才勉强把钱给了我。我心里非常生气,我以后要小心这个人。我和赵大面对面,他让我跟着他走进了一间房子。他指导我说:“进大门,走穿廊,过右廊,抬脚!” 我问他:“为什么要抬脚?” 他告诉我别踩了他的黄鼠狼。我有些惊讶,他居然连家里养宠物都舍不得花钱了。 我们走到了一间房里。我觉得这里非常宽敞明亮,但他让我起来。我问他起来干什么,他告诉我这就是我们需要的地方。我感到疑惑,因为这里并没有一个可以坐的椅子。我问他这个怪异的房间里有椅子吗,他说有。我问他椅子是什么做的,他说是木头做的。我明白了,他让我坐在木椅上,因为木椅不怕火烫伤。 我觉得赵大是一个非常奇怪的人,他舍不得花钱,也很怪异。但是,我还是感谢他让我坐在一张舒适的椅子上。大(白)你这个人真的很小气,两个钱还要和我达成协议,真是可笑!我告诉你,我不会给你钱。 听到赵大的话,我感到非常生气。他之前欠我的钱,现在他还不愿意还给我,真是太过分了!我跟他说我要他还我两双草鞋的钱。他居然说他不欠我两双草鞋的钱,这让我更加愤怒。 我解释说,我养的小窑伙穿了两双草鞋,结果把钱记到了他的账上。但是他还是不肯承认,这让我感到很无奈。 最后,当我要他给我两个钱的时候,他依然不愿意。我知道我不可能在赵大身上得到任何钱财,所以我只好叹口气、离开走了。大(白)我特别需要钱,去了马连垛,我的钱堆成了山。

张别古(白)你没有钱了?

赵大(白)是的,我没有钱了。

张别古(白)这样吧,我需要要饭的盆子,你能帮我找一个吗?

赵大(白)当然可以,跟我去盆儿库吧。

张别古(白)哦,原来现在已经有一个盆儿库了。

赵大(白)是的,来吧,进去看看。

张别古(白)咦,你没有做什么坏事吧?我觉得这里有点阴风惨惨的。

赵大(白)你这个老家伙,怎么能这样说呢?进来看看就好了。

张别古(白)好的,既然你这样说,那我就进来看看吧。

赵大(白)不要动,我给你找一个盆子。

张别古(白)这家伙真是个阴暗的人啊。

赵大(白)这是烧窑时剩下的盆子,我要给它取一个名字。

张别古(白)这个名字是什么?

赵大(白)它叫“乌盆儿”。

(刘世昌上。赵大下。)
张别古(白)真的就像那句话说的:

(念)东风常向北,北风也有转南时。

刘世昌(白)张别古。

张别古(白)是谁啊,这么熟悉我?

刘世昌(白)老先生啊。

张别古(白)哦,天哪,你让我吓了一跳。

刘世昌(二黄原板)老先生不必担心,

我有要事找你商量。

张别古(白)不用说了,你一定是个妖怪。

白)天哪,这是怎么回事?

刘世昌(二黄原板)请你不要惊慌失措,

我只是一个鬼魂罢了。

张别古(二黄原板)你又是张别古?你怎么这么可怕啊!

(白)平常人进了鬼门关也就那样了,可我现在是老着呢。

(刘世昌挡住张别古。)
张别古(白)可以让我过一下吗?

(刘世昌挡住张别古。)
张别古(白)再挡我我就推倒你了!

(刘世昌挡不住张别古,让他通过。)
张别古(白)对不起,我真没想到你是好人。

刘世昌(二黄原板)你不必客气,人在做,天在看。

张别古(白)感谢你刚才的提醒,我该怎么办才好呢?

刘世昌(二黄原板)你可以抓一把土,扬起灰尘,这样可以看到路。

张别古(白)好的,我试一试,谢谢啊。

痛哭声中把门开。

张别古(白)天哪,你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刘世昌(白)我刚才的所作所为确实有些失礼,请老丈原谅。

张别古(白)没事,没事,只不过吓了一跳。你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刘世昌(二黄演奏)我是一个怨鬼,为了寻求冤情昭雪。

张别古(白)怨鬼?你能不能给我讲讲你的故事呢?

刘世昌(白)我曾经是一个苦命的人,遭到了不幸的厄运。我在这个世界上,没有得到任何伸张正义的机会,只能以鬼魂的形式,来找寻我生前的冤屈。

张别古(白)我真没想到,这个世界上还有这么多不为人知的故事。你放心,我会帮你寻找正义,为你讨回公道的!

刘世昌(白)谢谢老丈,我在这里等待你的好消息。

我尊敬的老先生,请听我一一细说:

我家住在南阳城关外,离城数里太平街。

祖上数代居住在这里,以商农为本颇有家财。

母亲吩咐我去京城做买卖,并可从贩卖绸缎中获得丰厚的利润。

前三年生意做得很好,结算后我回到家中。

走至定远县地界时,突然下起了倾盆大雨。

在赵大夫的窑门外,我借宿一宵,结果惹来了祸端。

赵大夫

妻子想要杀我,将我的尸骨掩埋在乌盆里烧掉了。

所幸有老先生前来讨债,我得以寻求正义,以解决我的冤仇。这段时间已有三年了。

老先生说这东西实在可恶,还特意请来了某物来净化它。可怜我已经离开人世,不在身边陪伴。

我命丧他乡以外,身在望乡台,真是寂寞难耐啊。

我的父母盼着我回家,但我不能奉陪在他们身边。妻子也在盼着我回来,但命运无法让我们团聚。

希望老先生能够带我一起去见官,将我的事情讲清楚。如果我的冤仇能够得到解决,愿您长寿平安,永远没有烦恼。

我叫刘世昌,是被赵大所害的。现在晚上,您能不能替我申冤?

老先生,我知道您年岁已高,没打过官司,也不会讲太多话。但是我真的需要您帮忙,将我的事情说出来。

我相信这件事情不会太便利,但我还是希望得到公正的判决。

老先生,我知道行个方便可能不太好,但我还是希望您能够帮助我。

如果您替我讲错话,那我们就有麻烦了。但是如果您不去的话,我的头还是很疼啊。

听了老先生的话,我知道您会帮我申冤。

您听听这个乌盆,竟然会说话。老先生,我有冤枉事,需要您帮助我。

好,我跟着您二大爷到后台去。

Similar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