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剧红梅阁剧本唱词

author
0 minutes, 0 seconds Read

京剧《红梅阁》剧本唱词

角色

李蕙娘:花旦
裴顺卿:小生
贾似道:净
书童:丑

剧情

南宋,权奸贾似道退职家居,欲纳妾,命杭州知府廖应忠代为采访。李蕙娘面貌超群,已许书生裴顺卿,尚未过门。应忠强将蕙娘荐于贾府。蕙娘忧闷终日,思念裴生。一日,蕙娘伴贾似道游赏西湖,偶遇裴生,遂接诗赠帕,事为书童窥见,回报似道,议计将蕙娘治死。蕙娘得悉,自尽身亡。似道又诓诱顺卿入府,囚之书房,蕙娘鬼魂夜与相会。似道遣奴苗云杀害裴生。蕙娘魂入幽冥,诉冤状,阎君怜其无辜,赐以阴阳宝扇,往救裴生脱险。后蕙娘还阳复活。

京剧《红梅阁》剧本唱词

【第一场】
(二门子引贾似道同上。)
贾似道(引子)执掌朝权,众文武,谁不钦羡。 

(念)半壁河山试纵眸,一江帆影未全收。纵然巢破谁能补,但向湖心载酒游。

(白)老夫贾似道,宋室驾前为臣,官居首相,执掌朝权。满朝文武,大半俱是老夫心腹之人;任凭老夫卖官鬻爵,圣上不敢过问。虽然富有四海,难免昼夜劳心。况金兵屡犯中原,大宋国祚不久亡灭。于是老夫在葛岭山庄造就房屋,倒也宏阔壮丽。每日姬妾数人陪侍,怎奈无一倾国之姿者。不免修书一封,托杭州知府、门生廖应忠,采访美人,以作老夫暮年娱乐。

来!

(二门子同允。)
贾似道(白)溶墨伺候。

(门子甲溶墨。〖三枪〗。贾似道修书。)
贾似道(白)将这封书信下到杭城知府廖应忠那里,叫他照书行事。

门子甲(白)是。

贾似道(白)正是:

(念)家国浑闲事,信陵是我师。

(贾似道、二门子同下。)
【第二场】
(四青袍、二公差、廖应忠同上。)
廖应忠(引子)陛迁调转,全仰仗、老师威权。

(念)自幼读书不专心,全凭谄媚取功名。哪管黎民饥寒苦,刮尽地皮是我能。

(白)下官廖应忠,幸蒙老师提拔,得杭城知府。自到任以来,哪管黎民痛苦,只知搜取民脂民膏。昨日接贾老恩师钧谕,命我采访美女,自应遵谕而行。

来!

二公差(同白)有。

廖应忠(白)吩咐外班传谕城乡村镇,如有绝色女子,献出定有重赏;隐匿不报者,从重加罪不贷。命尔等去到李敬明家中,叫他将女儿献与丞相,富贵不小。快去!

二公差(同白)喳!

(廖应忠、四青袍、二公差自两边分下。)
【第三场】
(院子引李敬明同上。)
李敬明(念)脱离权奸势,告归乐林泉。

(白)老夫李敬明,曾在宋室为官。只因权臣当道,告归林下,乐守田园,膝下无儿,只生一女,小字蕙娘,倒也贤淑聪慧。自幼许字同年裴公之子名唤顺卿。本当早完花烛,又恐分其心思,有误功名。故订俟抡元高中,再完花烛也还不迟。正是:

(念)但愿佳婿登第早,夫荣妻贵到年高。

(二公差同上。)
二公差(同念)奉了府尊命,搜罗美佳人。

(同白)来此已是,门上有人么?

院子(白)甚么人?

二公差(同白)我们是知府衙门的,来见员外。

院子(白)原来是二位公差,请少待,待我禀请员外。

二公差(同白)快着快着。

院子(白)启禀员外:二公差求见。

李敬明(白)待我去看。

啊二位公差,到此何事?

二公差(同白)听说你有女儿,长得十分美貌,我们知府老爷将你女儿献与贾丞相啦!限你三天送府,还要重重赏你;如敢抗违,你估量估量,饶得了你吗?

李敬明(白)我的女儿已有人家的了。

二公差(同白)有人家没人家,我们管不着,有什么话你上府里去说,我们走啦!

(二公差同下。)
李敬明(白)这是哪里说起!

安人快来!

(安人上。)
安人(白)员外,何事惊慌?

李敬明(白)适才杭州府里来了二公差,言说他们知府,将你我的女儿献与贾丞相,限三天送府,如其不然,必要科以重罪。我想权奸势力,焉能抵抗得了。这便如何是好?

安人(白)唤出女儿,大家商议。

李敬明(白)只好如此。

家院!

院子(白)有。

李敬明(白)唤你家小姐出堂。

院子(白)请小姐出堂!

(院子下。春梅引李蕙娘同上。)
李蕙娘(念)正在后面描龙凤,爹娘呼唤出闺中。

(白)爹娘在上,女儿万福。

李敬明、
安人(同白)罢了。一旁坐下。

李蕙娘(白)谢座。啊爹娘将女儿唤出,有何训教?

李敬明(叫头)哎呀儿啊!

(白)那杭州知府将我儿献与贾丞相,此事如何摆脱,叫儿出来,商量一个万全之策!

李蕙娘(白)这……

(叫头)爹娘!

(白)女儿自幼许字裴生,岂肯再适他人,也是儿红颜薄命之所招。也罢!不如一死,倒也甘心。

李敬明(白)我儿虽死,那奸贼未必与为父善罢甘休!

李蕙娘(白)这个……

(叫头)爹娘!

(白)女儿一死,又恐连累爹娘。这这这便如何是好?也罢!爹爹修书一封,通知裴生,许他另选佳人。爹爹速备轿马,女儿后面收拾便、便……了!

(西皮散板)保全爹娘无祸患,

忍辱吞声再报冤。

(春梅、李蕙娘同下。院子暗上。)
李敬明(白)家院速到杭府通知,就说我亲送女儿到贾府,不劳贵府分心。速备轿马伺候。

院子(白)遵命。

(院子下。)
李敬明(念)闷在家中坐,

安人(念)祸从天上来。

(李敬明、安人同下。)
【第四场】
(二门子、贾似道同上。)
贾似道(西皮摇板)在朝专权有数年,

挣得银钱亿万千。

告归林下山庄建,

姬妾陪伴乐无边。

将身且坐我的亭台院,

(贾似道坐。)
贾似道(西皮摇板)应忠到来问根源。

(廖应忠上。)
廖应忠(念)搜得倾国色,禀报老师前。

(白)门生廖应忠参拜老恩师!

贾似道(白)贤契少礼,一旁请坐。

廖应忠(白)谢座。

贾似道(白)函托之事,怎么样了?

廖应忠(白)门生奉到钧谕,竭力搜求,门生治下李敬明有女蕙娘,真如月殿嫦娥一般,情愿侍奉老师,此女造化不小。少时花轿到门,请老师格外恩施就是。

贾似道(白)贤契如此费心,老夫优待就是了。

(院子上。)
院子(白)启禀丞相:李敬明送女前来叩见。

贾似道(白)请!

院子(白)有请李先生!

(李敬明上。)
李敬明(念)满腹不平气,低头拜权奸。

(白)草民李敬明叩见丞相。

贾似道(白)李老先生少礼,请坐。

李敬明(白)丞相在上,焉有草民的座位。

贾似道(白)不必过谦,只管坐下。

李敬明(白)谢座。

啊府尊大人。

廖应忠(白)李老先生。

贾似道(白)闻得令嫒贤淑,肯在老夫左右,真乃明达也!

李敬明(白)小女愚蠢,望丞相时加训诲为幸。

院子(白)花轿已到门外。

贾似道(白)搭入内院。

院子(白)搭进院来!

(春梅搀李蕙娘坐轿同上,李蕙娘下轿,轿夫下。春梅扶蕙娘同进门跪。)
李蕙娘(白)婢子李蕙娘,叩拜丞相。

贾似道(白)罢了,抬起头来。

李蕙娘(白)是。

(李蕙娘抬头,贾似道看,笑。)
贾似道(白)果然端庄美丽,老夫何幸如之。

(李蕙娘羞,站旁。春梅跪。)
春梅(白)婢子春梅叩拜。

贾似道(白)你梅?

春梅(白)是。

贾似道(白)好好搀了姨娘,内堂去罢。

春梅(白)遵命。

(春梅搀李蕙娘下。)
廖应忠(白)门生叩喜!

贾似道(白)有劳贤契,后堂摆宴,与李老先生同饮。

(众人同下。)
【第五场】
(裴顺卿上。)
裴顺卿(引子)数载寒窗,磨穿铁砚,但愿得,一举成名。

(念)衡门无计绾春风,满地缤纷委落红。正有壮怀千里骥,闲情又在画墙东。

(白)小生裴顺卿,早游伴地未折桂枝。先严在日,与我聘定李敬明之女,名唤蕙娘。屡欲亲迎,奈岳父固执,恐误我的功名,约定抡元后方能完成大礼。昨日岳父有书到来,言说杭府献媚贾似道,硬将蕙娘强作侍妾。岳父畏势,只得允从。令我别择良匹,本当不允,怎奈势力不敌,只可搁置而已。倘某稍有寸进,此仇定然要报。今逢秋试,早来杭郡游览山水,补习诗文。看今日天气清和,不免到西湖闲眺一番便了!

(西皮原板)心中恼恨贾似道,

霸占我妻为哪条。

有朝一日抡元到,

灭却奸贼气方消。

(裴顺卿下。)
【第六场】
(春梅引李蕙娘同上。)
李蕙娘(西皮原板)自从来到奸贼府,

终日忧思不自如。

奸贼夜夜求欢宿,

忍气吞声不敢疏。

(白)奴家,李蕙娘。自幼许字裴生,可恨奸贼廖应忠献媚贾似道,勒令我父将我送进府来,老贼虽然优遇,终难解释宽怀;今生与裴生永无相见之日。思想起来,好不忧闷人也!

(西皮摇板)可叹红颜多薄命,

今生难以伴裴生。

(贾似道上,李蕙娘迎。)
贾似道(念)前收姬妾如粪土,蕙娘犹如掌上珠。

李蕙娘(白)丞相!

贾似道(白)姨娘!

(贾似道笑。)
贾似道(白)一旁坐下。

李蕙娘(白)谢座。

贾似道(白)你看今日天气清和,你我前去游逛西湖,你可愿去?

李蕙娘(白)妾身奉陪。

贾似道(白)春梅!

春梅(白)有!

贾似道(白)吩咐家院、书童准备美酒佳肴,担往湖边觅一画舫伺候。

春梅(白)遵命!

(众人同下。)
【第七场】
(院子、书童同上。)
院子(念)丞相传钧谕,

书童(念)奴辈腿如梭。

(白)厨下酒菜备妥,老哥哥你把船雇好了没有?

院子(白)雇好了。

书童(白)你带着家丁把酒菜挑往湖边,我跟着丞相走,你瞧好不好?

院子(白)我带着他们先走就是。

(院子下。)
书童(白)有请丞相!

(贾似道上。)
贾似道(白)酒菜船只可曾备齐?

书童(白)俱已齐备。

贾似道(白)车辆伺候,带路湖边去者!

(车夫上。贾似道、李蕙娘同上车,春梅随伴。〖水底鱼〗。书童引众人同走圆场,同上船。车夫下。)
贾似道(白)姨娘!

李蕙娘(白)丞相!

贾似道(白)你我行舟饮酒,快乐何如!

李蕙娘(白)春梅把盏!

春梅(白)是。

(春梅斟酒,贾似道饮。)
李蕙娘(白)观此美景,又有佳肴,我与丞相同饮。春梅快快把盏。

贾似道(西皮原板)同坐舟中饮杯盏,

瞭望美景是天然;

西湖画舫如龙现,

来往湖中似龙蟠。

(李蕙娘敬酒,贾似道连饮,沉醉。裴顺卿、船夫同上。)
裴顺卿(西皮摇板)西湖美景观不尽,

画舫之中多美人。

推窗瞭望邻舟影,

(裴顺卿看。)
裴顺卿(白)哎呀!

(西皮摇板)好似我妻蕙娘形。

(白)且住,看那临船之上的美人,好像我那未婚妻子模样,想是贾似道的船只,待我吩咐船家随同邻舟缓缓而渡,以便使其知我,看是如何。

啊船家!

船夫(白)有。

裴顺卿(白)我船随同邻舟慢慢而行!

船夫(白)是。

裴顺卿(白)待我痰嗽一声,嗯哼!

(李蕙娘推窗望见,笑。)
李蕙娘(白)哎呀且住!看那旁好似裴生模样。咳!老贼在此怎好接谈?哎呀妙啊!幸喜老贼酒醉,我不免题词使之闻之:

(念)原是并蒂枝南北,狂风吹散各西东;

裴顺卿(念)幸喜苍穹施感应,睹面只在画舫中。

(李蕙娘、裴顺卿眉目传情,李蕙娘掷帕,裴顺卿接。书童窥见。贾似道醒。)
贾似道(白)看茶来!

(李蕙娘惊介。春梅递茶,贾似道喝。裴顺卿、船夫同下。)
贾似道(白)好睡好睡,看天色不早,书童!

书童(白)有!

贾似道(白)吩咐船家开回原处,我们也好回庄。

书童(白)是啊!

船家将船开回原处。

船夫(白)是。

(众人同走圆场,下船回庄,进门。)
贾似道(白)姨娘歇息去罢。

李蕙娘(白)遵命。

(李蕙娘、春梅同下。)
书童(白)丞相适才在船中好睡,险些儿……

(春梅托茶盘暗上,听。)
贾似道(白)险些儿什么事?

书童(白)哼!险些儿现了原形。

贾似道(白)胡说!到底有什么事?

书童(白)小子不敢说。

贾似道(白)只管说来。

书童(白)您睡的时候,旁边船上有一美少年,与我家姨娘调笑,彼此眉目传情,真是难描难画。还说了什么诗?

贾似道(白)你可曾记得?

书童(白)您等我想想。

(书童想。)
书童(白)哎,说的是:

(念)“原是并蒂枝南北,狂风吹散各西东。幸喜苍穹施感应,睹面只在画舫中。”

(白)并且我家姨娘还赠手绢一块。这是小子亲眼得见,决不撒谎。

(贾似道气。)
贾似道(白)贱人呐!我不杀你,焉能出我胸中恶气!

(贾似道持剑欲走,书童拦。)
书童(白)丞相且慢,这时若是杀了姨娘,嚷嚷出去,您的脸面多么难瞧哇!

贾似道(白)依你之见?

书童(白)不如今夜三更时分,暗暗派人去到姨娘房中,用绳将她勒死。到了明天就说姨娘暴病而亡,买口棺材盛殓,搭在后园停放,消停消停,再行抬埋,人不知、鬼不觉;再说那个美少年,小子出去打听是谁,把他诓进府来,设法把他害了。这不叫一网打尽么!您想,小子我这个主意高不高?

贾似道(白)果然不错,照计而行,你快去打听那个少年,诓进府来处治,事成之后,我必重重赏你。

(春梅急下。)
书童(白)我先谢谢您呐!

(书童下。)
贾似道(白)正是:

(念)定下牢笼计,要捉海底鱼。

(贾似道下。)
【第八场】
(春梅上。)
春梅(叫头)且住!

(白)适才小姐命我厨下烹茶,是我走在书房后窗,听得书童与相爷提说游湖舟中之事,相爷发怒,就要杀却我家小姐。当时书童拦阻,定下毒计:今晚三更时分,暗将我家小姐用绳勒死,不叫外人知道,并且还要寻找那个少年,设法诓进府来,用计谋害。我不免回转小姐房中,报告一切便了!

(春梅急跑,跌,下。)
【第九场】
(李蕙娘上。)
李蕙娘(西皮摇板)适在舟中遇裴生,

老贼醒来奴吃惊。

(白)我命春梅厨下烹茶,去了许久,不见回来。真乃是无用的东西。

(春梅上。)
春梅(白)小姐可了不得啦!

李蕙娘(白)什么事,这么大惊小怪的?

春梅(白)婢子厨下烹茶,走在书房后窗,听见书童跟丞相提说舟中之事;丞相大怒,书童定计:今晚三更要将小姐勒死;再去诓来那个少年,设法加害!

(李蕙娘惊。)
李蕙娘(白)这可怎么好啊?我碰死得了!

春梅(白)趁早儿打主意才好。

李蕙娘(叫头)且住!

(白)既然书童泄漏,奴也难逃,不如自死,何等加害!

(李蕙娘哭。)
春梅(白)小姐还是打主意逃命才是。

李蕙娘(白)你快去归擢归擢,咱们好走!

春梅(白)是。

(春梅下。)
李蕙娘(叫头)且住!

(白)决不该在西湖与裴生接词赠帕,不想被狗奴看破,禀明老贼,要害我一死。我何等加害?我不免拜谢爹娘养育之恩自尽了罢!

(西皮散板)一谢郎君情义深,

再拜爹娘养育恩。

忙解丝绦将头刎,

(李蕙娘死,下。春梅托盘上,见尸惊。)
春梅(白)哎哟我的妈耶!

(春梅疾声喊叫。)
春梅(白)蕙……娘上了吊啦!

(贾似道急上。)
贾似道(白)不要声张。

(院子上。)
贾似道(白)快快买口薄材盛殓,搭往后园停放。春梅你收拾收拾,出府去罢!

(春梅哭下。贾似道、院子同下。)
【第十场】
(书童上。)
书童(西皮摇板)相爷待我恩非浅,

命我探听美少年。

将身到了西湖岸,

询向船家问根源。

(白)我,贾府书童便是。奉了丞相之命,打听美少年的姓名、寓所。方才打听了半天,并无一人知道。我想他坐船游湖的,大概船家也许知道,莫若找找各船家问问;倘若知道,我就省了事啦。

啊众位船主请了!

船夫(内白)请了,作甚么?

书童(白)我跟众位打听:昨天有个少年,独坐一船游湖,与我们的船同走。你们可知道此人是谁,住居哪里?

船夫(内白)不错,有一少年包船而渡,我们闲谈,问及姓名、里居,他说姓裴名顺卿,住在杭州高升店里。你打听此人作甚?

书童(白)我们府里要请教书先生,故来动问。

船夫(内白)这就是啦。

书童(白)劳驾,借光!

船夫(内白)好说!

书童(白)活该,真把这个人打听着了。我不免到高升店寻找一番便了!

(西皮摇板)若见此人说好话,

诓到府里再害他。

(书童下。)
【第十一场】
(裴顺卿上。)
裴顺卿(西皮摇板)昨在湖中蕙娘见,

赠我绢帕掷过船。

蒙她恩义情不浅,

怎不叫人挂心尖。

(白)昨在湖中相遇我那未婚妻子李蕙娘,是我痰嗽,她便情牵,赠我手帕一方,表白恩情。怎奈我二人今生今世万难团圆;也是我的福薄所致也!

(西皮摇板)无福得配美婵娟,

故生波折拆姻缘。

无奈还是磨铁砚,

潜心读典好抡元。

(书童上。)
书童(西皮摇板)将身来在高升店,

见了店家问根源。

(白)来此已是高升店。

啊,店家店家!

(店家上。)
店家(白)你是住店么?请到里面。

书童(白)我不住店,我是找人。

店家(白)找谁?

书童(白)你们店里住着有位裴相公吗?

店家(白)不错,有位裴相公。

书童(白)劳驾,就说我是贾府来的,求见相公。

店家(白)候着啊。

裴先生,门外有贾府来的求见。

裴顺卿(白)请了进来。

店家(白)啊贾府来的,你进来,上房就是。

书童(白)劳驾。

店家(白)好说。

(店家下。)
书童(白)裴相公在上,小子叩头。

裴顺卿(白)罢了,贾府命你前来作甚?

书童(白)我们相爷府中缺少一西席,听说相公才如子建,满腹经纶,特命小子前来聘请。

裴顺卿(白)小生才疏学浅,焉能敢就西席;况且还要赶赴秋闱要紧。管家上覆你家相爷就是了。

书童(白)相公,您不知道,这是我们姨太太的主意,教小子前来敦请。我们相爷倒是怎么说怎么好。它是这么回事!

裴顺卿(白)请少待。

(裴顺卿背供。)
裴顺卿(白)且住,他们请我进府,倘与蕙娘有缘再会也是的。

啊管家,待我收拾行李,随后就到。

书童(白)那么我先走,在府里候着您呐。

(西皮摇板)辞别了裴相公先行回报,

这叫作金钩儿钓上金鳌。

(书童下。)
裴顺卿(西皮摇板)一心心要想见未婚妻面,

因此上就西席去走一遭。

(裴顺卿下。)
【第十二场】
(春梅上。)
春梅(西皮摇板)恼恨老贼心太狠,

又将奴家赶出门。

(白)我春梅。只因老贼要害我家小姐,被我听见,是奴前去送信,小姐闻听羞愧自尽。那老贼将我赶出府来,我不免回去报与员外、安人知道便了。

(西皮摇板)都只为我小姐西湖游赏,

遇裴生赠罗帕惹起祸殃。

可恨那小书童毒计献上,

那老贼逼小姐自尽悬梁。

(春梅下。)
【第十三场】
(贾似道上。)
贾似道(西皮散板)书童诓请美少年,

这时不见转回还。

(书童上。)
书童(白)启禀相爷:小子打听着那个美少年,原来姓裴名顺卿,住在高升店。小子花言巧语,他才应允就这西席,少时就到。

贾似道(白)等他到来,你看我的眼色行事。

书童(白)是。

(裴顺卿上。)
裴顺卿(念)离了店房来贾府,见了似道莫唐突。

(白)来此已是,

啊,门上有人么?

书童(白)啊裴先生,请到里面。我们相爷在前厅恭候。

裴顺卿(白)带路。

书童(白)是啊。

相爷,裴先生到。

贾似道(白)啊,这就是裴先生。请来上坐。

裴顺卿(白)相爷在上,待晚生大礼参拜。

贾似道(白)先生免礼,请坐。

裴顺卿(白)焉有不拜之理。

贾似道(白)只行常礼就是。

裴顺卿(白)如此遵命。

贾似道(白)有劳先生,快快请坐。

裴顺卿(白)告坐。

贾似道(白)久闻先生博学渊源,特请先生时赐教诲。

裴顺卿(白)岂敢,晚生才识庸愚,勉任西席,自觉惭愧。

贾似道(白)你我一见便是知音,何须太谦,来!

书童(白)有。

贾似道(白)请裴先生到红梅阁饮酒下榻,恕不奉陪。

书童(白)裴先生随我来。

裴顺卿(白)晚生叨扰了。

贾似道(白)请。

裴顺卿(白)请。

(裴顺卿随书童同下。)
贾似道(西皮散板)裴生已然入牢笼,

早晚难脱掌握中。

(贾似道下。)
【第十四场】
李蕙娘(内西皮导板)三魂渺渺出了窍!

(李蕙娘上。)
李蕙娘(西皮散板)七魄悠悠赴阴曹。

阎君殿前冤诉告,

这才准我状一条。

(白)我乃李蕙娘鬼魂是也!只因在湖中,与裴生接词赠帕,被狗奴看破,禀明老贼,要害我一死,是我自尽身亡!魂归地府,诉之阎君。阎君说道:我与裴生还有姻缘之分。阎君怜悯,赐我阴阳宝扇一把,说裴生在红梅阁有难,命我前去搭救于他。一来救他的性命,二来我二人也好相会。

(叫头)天哪,天!

(白)想我李蕙娘死得好苦也!

(西皮快板)老贼做事心太狠,

害我夫妻为何情?

阴阳宝扇奴带定,

能使人鬼会巫云。

(抽头。李蕙娘下。)
【第十五场】
(裴顺卿上。)
裴顺卿(西皮摇板)贾似道用西席将我聘请,

留至在红梅阁暂把身存。

(白)小生裴顺卿。自从进得府来,住在红梅阁内,只想与蕙娘相会,直至如今,未见一面,思想起来,好不愁煞人也!

(南梆子)我心中只想到蕙娘闺阃,

怎奈是无机会不得入门。

闷恹恹我只得观看书本,

天昏黑我这里点上银灯。

(裴顺卿看书。)
李蕙娘(内白)走哇!

(李蕙娘上。)
李蕙娘(西皮摇板)来到了红梅阁已交初更,

叫一声裴先生快快开门!

(白)来此已是红梅阁,待我叫门!

啊,裴郎开门来!

裴顺卿(白)这般时候,何人叩门?待我看来。

(裴顺卿开门,李蕙娘进门。)
裴顺卿(白)开开门并无有人呐!想我心中恍惚,不准听准,再把门儿关上。

(裴顺卿关门。)
李蕙娘(白)啊裴郎请来见礼!

裴顺卿(白)啊?你是何人甚么时候进来的?

李蕙娘(白)你开门的时候,我就进来了!

裴顺卿(白)怎么不曾看见?

李蕙娘(白)夜已昏黑,所以你不曾看见。

裴顺卿(白)你倒是何人?到此何事?

李蕙娘(白)这个……咳!裴郎啊!

(西皮快板)裴郎有所不知情,

少时与你说分明。

走上前来将你扑定,

裴顺卿(白)岂有此理!

李蕙娘(西皮快板)执意不允为何情?

(白)哎呀且慢!看他躲躲闪闪,不知我是何人,待我与他实说了罢!

啊裴郎,我来问你:昨日游湖遇见什么人?赠你什么物件无有?

裴顺卿(白)这个?昨日遇见我那未……

李蕙娘(白)未什么?

裴顺卿(白)未婚妻子李蕙娘。赠我手帕一方。

李蕙娘(白)原来如此。你掌一灯来,看看我是何人?

裴顺卿(白)是啊,倒要看上一看。

(裴顺卿看。)
裴顺卿(白)咦!你不是我那未婚妻子李蕙娘么?

李蕙娘(白)正是奴家。

裴顺卿(白)你怎么来到此地?

李蕙娘(白)老贼已然睡熟,我偷空前来,陪伴郎君。

(裴顺卿笑。)
裴顺卿(西皮摇板)今夜方遂我心愿,

李蕙娘(白)裴郎啊!

(西皮摇板)好似神女会巫山。

裴顺卿(白)既然如此,你我夫妻安歇了罢!

李蕙娘(白)裴郎请!

裴顺卿(白)蕙娘!

李蕙娘(白)裴郎!

裴顺卿(白)我妻!

李蕙娘(白)这……我夫!

裴顺卿(白)随我来呀!

(笑)哈哈哈!

(裴顺卿、李蕙娘携手同下。)
【第十六场】
(贾似道上。)
贾似道(西皮散板)心中只把裴生恨,

诓进府来有一旬。

今夜三更要他命,

(书童暗上。)
贾似道(西皮散板)杀却裴生方称心。

(白)老夫,贾似道。只因前者老夫带领蕙娘游逛西湖,老夫饮酒沉醉,贱人与邻舟裴生眉目传情,吟诗赠帕,回得庄来,书童泄机,老夫就要将贱人杀死,书童拦阻,定计暗暗治死贱人,谁知消息泄漏,贱人自愧身亡,书童诓来裴生已有数日。不免今夜三更追他性命。

来。

书童(白)有。

贾似道(白)唤苗云进见。

书童(白)苗云走上。

(苗云上。李蕙娘跟上,听。)
苗云(念)忽听相爷唤,急忙到跟前。

(白)参见相爷。

贾似道(白)罢了。

苗云(白)唤小人前来有何吩咐?

贾似道(白)老夫平日待你如何?

苗云(白)待小人恩重如山。

贾似道(白)老夫命你去到红梅阁中,将裴生杀死!

(李蕙娘惊,呆,下。)
贾似道(白)你可愿去?

苗云(白)小人愿往。

贾似道(白)好,听我吩咐。

(贾似道递刀。)
贾似道(念)我今赐你刀一把,快快去把裴生杀。

苗云(白)遵命。

(众人同下。)
【第十七场】
(裴顺卿上。)
裴顺卿(西皮摇板)谯楼上打罢了二更时分,

这时候还不见蕙娘来临。

李蕙娘(内白)走哇!

(李蕙娘上。)
李蕙娘(西皮摇板)恨老贼设毒计要害裴命,

有奴家在暗中保护郎君。

(白)裴郎,开门来!

裴顺卿(白)外面何人叫门?

李蕙娘(白)蕙娘来了,快快开门!

裴顺卿(白)啊蕙娘,往日来早,今日怎么来迟了?

李蕙娘(白)什么来早来迟,你有杀身之祸,尚不自知!

裴顺卿(白)我有什么杀身之祸,快些讲来!

李蕙娘(叫头)裴郎!

(白)只因你我在湖中接词赠帕,被狗奴看破。是我自尽身亡!老贼将你诓进府来,三更时分要害你一死,你不自知,还要埋怨于我?

裴顺卿(白)哎呀!

(裴顺卿气椅。)
裴顺卿(西皮导板)听一言把我的三魂吓断!

(叫头)蕙娘!

李蕙娘(叫头)裴郎!

裴顺卿(叫头)我妻!

李蕙娘(叫头)我夫!

(李蕙娘、裴顺卿同哭。)
裴顺卿(西皮散板)你有何高妙策免我祸端?

李蕙娘(叫头)裴郎!

(白)不必害怕,你随我逃出后花园门,再作道理!

裴顺卿(白)走啊!

李蕙娘(白)走!

裴顺卿(白)走啊!

李蕙娘(白)走!

(李蕙娘拉裴顺卿同出门走,同下。)
【第十八场】
(苗云上。)
苗云(白)来此已是红梅阁,如何不见裴生?待我到后园寻找便了。

(苗云下。)
【第十九场】
裴顺卿(内西皮导板)二人逃出园门径,

(李蕙娘拉裴顺卿同上。)
裴顺卿(西皮快板)昏黑坑坎路难行。

耳旁听得人声震,

想是贼人随后跟。

不论西东往前奔,

(裴顺卿至墙根脚下。苗云上。)
苗云(叫头)且住!

(白)某家后园寻找裴生,见园门已开,想是逃出园去,待我出门追赶。

(苗云看。)
苗云(白)呀!看那墙根有人,许是裴生,待我过去看来。

(李蕙娘拉裴顺卿同走。)
苗云(白)看前面好像蕙娘、裴生,待我追杀便了。

(三通鼓,〖急急风〗。李蕙娘、裴顺卿同走圆场,苗云追。李蕙娘、裴顺卿、苗云同冲场,李蕙娘现鬼脸,苗云嚇死,下。)
李蕙娘(白)逆贼已死,郎君赶奔前途去罢!

裴顺卿(白)哎呀蕙娘!你我夫妻将将见面,又要分离,叫我如何割舍!

李蕙娘(白)你我夫妻自有相见之日,不必多言,你我分别了罢!

裴顺卿(叫头)蕙娘!

李蕙娘(叫头)裴郎!

裴顺卿(叫头)我妻!

李蕙娘(叫头)我夫!

(李蕙娘、裴顺卿同哭,自两边分下。)
【第二十场】
(张三上。)
张三(数板)自幼生来,自幼生来不自强,我的家里也算大康。不爱念书不入学堂,场中常来常往,人家开三我押么堂,把个家当输个净光。无奈何偷猫盗狗把贼当,把贼当。

(白)小子张三的便是,自小就没受过教育,竟在耍钱场儿去耍,把个小家当全输了个净光。我有一个朋友李四,我们俩人是非常地对劲儿,他劝我当贼也有饭吃,头一回当贼我们就使着了,吃出甜头来啦,敢情没本钱的买卖好做。所以我们拿做贼当了正当营业。昨儿听人说:贾丞相府里有位姨太太,不知为了什么,上了吊啦。停在后花园子里,还没抬埋呐。我想装殓的簪环首饰一定不少。我打算找着李四,作这一号儿,准得发财。我就是这个主意。行行去去,去去行行,说着说着到啦。

我说,李老四在家呢吗?

(李四上。)
李四(念)忽听有人叫,谁把我来找?开开门来瞧,

(李四开门看。)
李四(白)啊,三哥呀!

(念)咱们家里头泡。

张三(白)泡甚么呀?

李四(白)泡茶喝呀。

张三(白)我当是泡蘑菇呐。

李四(白)别打哈哈。

张三(白)我找你有当子财发。

李四(白)什么材?是“蛮子材”、是“葫芦材”?

张三(白)你说丧不丧!那不成了发棺材了吗?

李四(白)到底怎么回子事?

张三(白)你知道贾丞相府哇?

李四(白)知道哇。

张三(白)他们府里死了个姨太太,停在后花园子里,还没出殡呐,我想装殓的簪环首饰一定不少。你我到半夜里爬进墙,把棺材盖撬开,把死尸弄出来,开了后门背出来,剥了他的衣裳首饰卖了钱,咱们哥俩不就发了财啦吗?

李四(白)说走就走!

张三(白)你等等,天还没黑呐!忙什么呀?

李四(白)你不知道,我听说发财就是急战。

张三(白)咱们先找个酒铺喝点儿酒,壮壮胆子,等着天黑好去下手,你说好不好?

李四(白)好倒是好,喝酒我可没钱。

张三(白)小事一端,咱们先赊。

李四(白)赊得出来吗?

张三(白)不至于驳面子,明天有了钱还不会还酒账吗?

李四(白)那么咱们就喝酒去!

张三(白)正是:

(念)酒壮熊人胆,

李四(念)喝足了把墙蹿。

(张三、李四同下。)
【第二十一场】
(贾似道上。)
贾似道(念)我命苗云杀裴生,缘何不见报回音。

(书童上。)
书童(白)回禀相爷:大事不好了!

贾似道(白)何事惊慌?

书童(白)苗云死在后园门外,裴生不见。小子找了半天,无有踪影!

贾似道(白)竟有这等事?赶紧买口棺木,将苗云盛殓掩埋就是了。至于裴生,慢慢打听下落,再设法处治,哪怕飞上天去。

书童(白)这些事都交给小子办啦。相爷您还是后面饮酒,听小子的信儿罢。

贾似道(白)好,你就去罢。正是:

(念)鱼儿脱了网,渔人费思量。

(贾似道、书童同下。)
【第二十二场】
(下场门设大帐子。张三、李四同摸上,跳墙,开后门,撬棺盖,背李蕙娘出棺,出门,剥衣。)
李蕙娘(白)多承公公指引。

(张三、李四同惊怕。)
张三、
李四(同白)乍了尸啦!快跑快跑!

(张三、李四同跑下。鬼卒上。)
李蕙娘(西皮散板)阎君命我回阳转,

身上寒冷为那般?

(白)哎呀好冷啊好冷!这是什么地方?哦哦是了!是我自尽身亡,老贼将我埋在后花园内,我的衣服首饰被盗墓之人盗去,我赤身露体,往哪里投奔?

(李蕙娘看。)
李蕙娘(白)哎呀妙啊!看那旁有一线光明,去到那里,借身衣服穿上,归回娘家便了!

(李蕙娘见鬼卒。)
李蕙娘(白)哎呀不……不好了!

(扑灯蛾)一见鬼卒心胆寒、心胆寒,

苦苦追赶为那般、为那般?

急急忙忙往前趱、往前趱,

但愿即刻到家园、到家园。

(白)来此已是自家门首,待我叩门。

(李蕙娘叩门。)
李蕙娘(白)爹爹快快开门!

(鬼卒下。李蕙娘哆嗦。李敬明上。)
李敬明(白)三更半夜谁来叩门?

李蕙娘(白)你……女儿回来了!

(李敬明开门,见李蕙娘惊。)
李敬明(白)打鬼!打鬼!

李蕙娘(白)我是你女儿回来了!你……快拿衣裳来我穿!

李敬明(白)安人、春梅快来!

(安人、春梅同上。)
春梅(白)员外,三更半夜叫我何事?

李敬明(白)你们瞧哇!

(安人、春梅同看。)
安人(白)哎呀,吓煞人也!

春梅(白)吓死我啦!我们小姐不是死了吗?

李敬明(白)不必多言,快快搀扶你家小姐,后面去吧!

(安人、春梅扶李蕙娘同下。)
李敬明(白)幸喜我儿复活,只是那老贼若知,岂肯甘休,待等明日全家逃避岭南,暂躲一时锋锐便了。

(李敬明下。)
(完)

Similar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