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剧吴汉杀妻剧本唱词

author
0 minutes, 0 seconds Read

京剧《吴汉杀妻》又名:《斩经堂》剧本唱词

角色

吴汉:老生
王兰英:旦
吴母:老旦
刘秀:小生

剧情

吴汉亦云台将数之一,辅佐刘秀(即东汉光武皇帝),奋力疆场,成中兴事业,所谓名垂千古,赠史册之光者也。父本汉臣,为王莽所杀。而王莽爱吴汉青年英俊,嫁以南宁公主,授潼关总镇,作为心腹股肱之寄。当时干戈四起,王莽掘得碣文,有刘秀姓名,目为妖人,以缉之。吴汉在关前稽查出入,将刘秀获住,希告其母。母心不忘汉室,知是汉室之裔,不准加害,命吴汉纵之,且为吴汉述及父死之惨史,谓与王莽有不共戴天之仇。若北面而事之,何以慰先灵于地下,此关既非汉室所有,一切军民事,不必再理。南宁公主,只可作怨耦观,取其头颅来。吴汉遵奉母命,不得不实行。惟念妻虽莽女,素称贤淑,猝然杀死,心实有所不忍。既重大义,不能再顾私情也,遂提剑入内,窥探公主举动。公主方在经堂礼佛,口中喃喃不已。吴汉上前相见,一一告知,公主亦不愿再居人世,夺剑自刎。吴汉割头以献,母见而大哭,即饬成殓安葬。一转瞬间,母亦背人缢死。盖吴母之本心,欲吴汉一意归汉,若公主在室,势必为王莽所牵制,反有内顾之忧。明知吴汉甚孝,决不违背三者之要求,所以熟思审处,出此绝后计也。贤矣哉吴母,杀身成仁,其斯之谓與。

京剧《吴汉杀妻》剧本唱词

【第一场】
(吴母上。)
吴母(念)吾儿去上关,未见转回转。 

吴汉(内白)众将官,将妖人刘秀绑好,一同下关回府。

(众人内同允。四龙套、四上手绑刘秀同上,吴汉上。〖风入松〗。吴汉下马。众人同下。)
吴汉(白)孩儿参见母亲。

吴母(白)罢了。吾儿一旁坐下。

吴汉(白)谢母亲。

(吴汉三笑。)
吴母(白)吾儿今日下得关来,为何这般欢喜?

吴汉(白)恭喜母亲,贺喜母亲。

吴母(白)喜从何来?

吴汉(白)孩儿适才在关前巡哨,竟将妖人刘秀拿住了。

吴母(白)敢么是那汉室的殿下么?

吴汉(白)正是。

吴母(白)拿住此人,有何好处?

吴汉(白)母亲有所不知,只因莽主,四处张下榜文,若有人拿住妖人刘秀,这任作,骏马任骑。

吴母(白)吾儿身为东床驸马,又是潼关总镇,富贵已极,还想加官进爵么?

吴汉(白)以母亲之见?

吴母(白)据为娘看来,吾儿要依为娘,三件大事。

吴汉(白)母亲吩咐,孩儿敢不应从?请问母亲:这头一件?

吴母(白)头一件,速将殿下,送出潼关四十余里。

吴汉(白)孩儿遵命。

呔,众将官!速将刘秀备队送出潼关四十里之外。

(四龙套、四上手引刘秀同上,刘秀上马,众人同转场,同下。)
吴汉(白)孩儿传令已毕。请问这第二件?

吴母(白)第二件,将潼关将台之上,帅字旗砍倒,永不许吾儿上关理事。

吴汉(白)儿遵命。

下面听者:将将台之上,帅字旗砍倒,本宫永不上关理事。

(众人内同允。)
吴汉(白)请问母亲,这第三件?

吴母(白)这第三件,你去至经堂,将王氏媳妇,杀来见我。

吴汉(白)吓,母亲!想你那王氏媳妇,自从嫁了孩儿,十分贤德,百般行孝,叫孩儿怎能下手?

吴母(白)说什么怎能下手!吾儿打坐向前,听为娘细细道来。

吴汉(白)儿遵命。

吴母(白)想当初,你父在汉室为臣。那一日莽主,在朝房之内,大宴群臣。酒席宴前,就提起要谋篡汉朝之事。百官个个允从,惟有你父言道:“为臣必当尽忠,为子就该尽孝。谋朝篡位,非臣子所为。”因此莽主大怒,就将你父斩首。到后来用药酒三杯,将平帝药死,得了汉室天下。开科取士,那时吾儿,也去赴考。莽主见吾儿,人才出众,武艺绝伦,就问道左右:“此人是何人之子,哪家之后?”左右言道:“乃是汉臣之子,吴氏之后。”那莽主怕你想起杀父之仇,就将南宁公主匹配,招你为东床驸马,命你以为总镇,镇守潼关。想你有杀父冤仇,反与仇人匹配,你岂不怕天下人咒骂与你?为娘话已讲明,这报仇也在你,不报仇也在你。

(高拨子摇板)杀父冤仇你不报,

儿在世上怎为人?

吴汉(高拨子摇板)听罢言来泪双淋,

倒叫吴汉恸伤情。

母亲训教儿遵命,

杀却王氏把冤审。

(白)既然如此,孩儿去报冤仇。

吴母(白)好,吾儿快去,为娘立等回话。

(高拨子摇板)庭前把话论,

数年冤仇一旦明。

(吴母下。)
吴汉(白)听母亲之言,不免去至经堂,将王氏杀死,以报父仇便了。

(吴汉下。)
【第二场】
(王兰英上。)
王兰英(引子)远望青山绿水,近看柳碧桃红。

(念)奴本金枝玉叶身,吾父在朝坐龙庭。府中新把经堂造,终日焚香诵。

(白)奴,王兰英。吾父王莽,篡了汉室天下,将奴匹配于吴汉为妻。是奴在这府门以内,起造经堂一座,每日焚香,诵念。一来为吾父作恶多端,要忏悔吾父的罪过;二来求神保佑,吾婆母福寿绵长。看天气晴和,不免打扫经堂,焚起香来。

(吹腔)人生在世心地正,

善恶二字两分明。

将身且把经堂进,

连忙点起佛前灯。

(白)来此经堂,待吾将灯点上,焚起香来。

(吹腔)焚香顶礼把经念,

(王兰英拜。)
王兰英(吹腔)虔心祝告地和天。

愿保吾父罪过减,

保佑婆母寿延绵。

(吴汉上。)
吴汉(吹腔)前堂母亲把话说,

倒叫本宫泪婆娑。

来在经堂暂把身躲,

听她言语讲些什么?

王兰英(吹腔)手敲木鱼把经念,

(念)南无大慈大悲救苦救难广大灵感观世音自在菩萨,哪嘛呵弥陀佛。

吴汉(吹腔)听她那里诉心愿,

祝愿老母寿延绵。

且把经堂门敲动,

王兰英(吹腔)不知何人击门环?

(白)外面有人叩门,待吾看来。

吓,是哪个叩门?

吴汉(白)本宫在此。

王兰英(白)原来是驸马到来,待吾开门。

吓,且慢,你可曾问过母亲金安?

吴汉(白)本宫问过母亲金安而来。

王兰英(白)这便才是。

(王兰英开门。)
王兰英(白)驸马请坐。

吴汉(白)恭喜公主,贺喜公主。

王兰英(白)喜从何来?

吴汉(白)今日本宫在关上,竟将妖人刘秀拿住了。

王兰英(白)想吾父曾经张下榜文,若有人拿住妖人刘秀,定要加官进爵。驸马就该上殿启奏才是。

吴汉(白)只是母亲,说了三件大事,叫本宫允从。本宫已将刘秀送出潼关四十余里。

王兰英(白)既然将妖人刘秀拿住,为何又将他放走?

吴汉(白)有道是母命难违。

王兰英(白)好一个“母命难违”。

吴汉(白)这就是头一件。这第二件,母亲叫本宫将关上帅字旗砍倒,不叫本宫上关理事。

王兰英(白)这第三件呢?

吴汉(白)这第三件……

且住。吾想这第三件大事,叫吾怎生开口?

吓,公主,本宫说出,你且不要害怕。

王兰英(白)吾怕者何来?

吴汉(白)这第三件,母亲叫本宫将你杀死!

王兰英(白)想妾身,匹配驸马以来,并未曾做过不才之事,为何要杀我一死?

吴汉(白)只因当年,你父莽主,曾将吾父杀死,今日要报那当年的冤仇。

王兰英(白)不好了!

(高拨子摇板)听一言来吃一惊,

倒叫兰英无计行。

(白)吓,驸马,想当年吾父杀死你父,那时妾身,深居宫闱,一字不知。今日要求驸马,在母亲面前讲一个人情,饶恕妾身才好。

吴汉(白)只是杀父乃是不共戴天之仇,母亲怎能应允?

王兰英(白)驸马呀!

(高拨子摇板)驸马不能把人情讲,

吾想活命万不能。

(白)驸马要看在夫妻的份上,也要救吾之命,奴这里跪下了。

(吴汉哭。)
吴汉(白)公主你站起来。

(高拨子流水板)劝公主莫要跪莫要哭,

细听本宫把话说:

想当初千错万错是你父的错,

不该谋篡汉山河。

吾父无辜反杀害,

此事令人怒心窝。

母亲赐我剑一口,

叫吾把你头来割。

你父杀死吾的父,

可谓不共戴天仇。

今日本宫杀了你,

报应循环一笔勾。

劝公主休流泪免悲啼,

生死二字难猜疑。

这才是船到江心难补漏,

马到悬崖收缰迟。

劝公主成全了忠孝节义四个字,

万代流芳把名题。

王兰英(高拨子摇板)听罢言来实惨凄,

再与驸马把话提。

(白)吓,驸马,妾身今日一死,有三不足。

吴汉(白)哪三不足?

王兰英(白)想这经堂盖起,每日妾身诵经祷告。吾今一死,无人到经堂,可谓一不足。

吴汉(白)这二呢?

王兰英(白)想吾婆母年迈,吾死之后,无人侍奉晨昏,可谓二不足。

吴汉(白)这三?

王兰英(白)想吾王兰英,自从配于驸马,并未曾开花结果,生下孩儿,以接吴门后代香烟,岂不是三不足?

吴汉(白)可以算得是三不足。

王兰英(白)吾死之后,并无别愿,只求驸马,用大大棺木,将吾成殓起来,埋葬在高阔之处,立一碑碣,上写“汉故王兰英之墓”,日后你倘有子孙,叫他们上得坟去,能与吾烧些纸钱,吾虽死在九泉,也是瞑目的了。

(高拨子摇板)驸马请上受吾拜,

此事求你记心头。

吴汉(高拨子摇板)听一言来泪难忍,

恩爱夫妻难离分。

本当杀了王氏女,

结发夫妻怎下绝情?

本当不杀王氏女,

老母前堂等信音。

左难右难无计奈,

(王兰英拔吴汉宝剑。)
王兰英(白)驸马,看外面有人来了。

(王兰英自刎。吴汉两边看。)
吴汉(高拨子摇板)只见吾妻倒埃尘。

(吴汉跪。)
吴汉(高拨子摇板)可怜你为吾丧了命,

如同万箭攒我心。

狠着心肠将头割下,

(吴汉砍头。)
吴汉(高拨子摇板)到前堂回禀老娘亲。

(吴汉下。)
【第三场】
(吴母上。)
吴母(念)吾儿到经堂,不见转回房。

(吴汉用盘托首级上,隐泣拭泪。)
吴汉(白)公主,你在此等候片刻,待本宫与你通报母亲。

(吴汉将盘放地上。)
吴汉(白)孩儿参见母亲。

吴母(白)吾命你去杀王氏媳妇,你为何空手而回?

吴汉(白)孩儿已将王氏杀死了。

吴母(白)既然将她杀死,她的首级呢?

吴汉(白)首级现在门外。

吴母(白)为何不拿来我看?

吴汉(白)孩儿唯恐母亲害怕。

吴母(白)吾与王氏,乃是婆媳,朝朝相见,日日交谈,为娘怕者何来?

吴汉(白)如此,待孩儿取来母亲观看。

(吴汉看首级。)
吴汉(白)公主,母亲唤你,你要来呀。

(吴汉持盘。)
吴汉(白)母亲年迈,你莫要欺吓于她。

吴母(白)首级现在何处?

吴汉(白)母亲当真要看?这不是首级么?

(吴母哭。)
吴母(白)真乃贤孝的媳妇,吾儿用一上好棺木,将你妻尸首,成殓起来,在高阔之处埋葬,不得有误。

吴汉(白)儿遵命。

吴母(白)儿吓,你如今还是兴汉灭莽,还是兴莽灭汉?

吴汉(白)孩儿一不兴汉灭莽,二不兴莽灭汉。愿在家中,侍奉甘旨,待等母亲百年之后,黄金入柜,孩儿再去做官也还不迟。

吴母(白)听吾儿之言,为着老身,他不愿为官。想老身活在世上,再有几年,岂不耽误了国家大事?吾不免助吾儿早早成功立业。

吓,儿吓,为娘与你讲了半日话,口中焦渴,吾儿取杯茶来,为娘来用。

吴汉(白)儿遵命。

吓,丫鬟,太夫人要茶,快快取一杯香茶来!

吴母(白)吾叫你取茶,你叫哪个去取呀!

吴汉(白)是。

(吴汉沉吟,回看吴母。)
吴母(白)还不快去!

吴汉(白)是。

(吴汉下。)
吴母(白)看吾儿已去,我不免拜谢先皇爵禄之恩,悬梁自尽了罢!

(唱)我这里悬梁寻自尽,

要助吾儿立功勋。

(吴母死。吴汉上。)
吴汉(白)茶来。

哎呀母亲呐!

(唱)一见母亲寻自尽,

好叫本宫恸在心。

(白)看吾母已死,我妻已亡,我有家难奔,有国难逃,不免将军士遣散,将府第用火焚烧。我去往平阳,再做道理。

呔!众将官!本宫另有公干出关,你等各自散去了罢!

(众人内同允。)
吴汉(白)待吾将马备好,放起火来。

(吴汉备马,拉马拴,放火,上马,跑圆场。火彩。吴汉下。)
(完)

Similar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