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剧《遇皇后》剧本唱词

author
0 minutes, 0 seconds Read

京剧《遇皇后》剧本唱词

角色

包拯:净
李后:老旦
地方:丑

剧情

包拯往陈州放粮,路过天齐庙,有盲丐妇吿状,备言当年刘妃、郭槐以狸猫换太子事。包拯始知盲妇为李后,遂允回朝辩冤。

京剧《遇皇后》剧本唱词

【第一场】
(四青袍、王朝、马汉引包拯同上。)
包拯(引子)一片丹心,保宋主,锦綉龙廷。 

(念)黑暗暗乌纱照顶,明亮亮玉带随身。上金殿君王见喜,下玉阶文武皆尊。

(白)老夫、包拯。宋室为臣,官拜龙图阁大学士。只因陈州干旱三载,圣上命老夫前来放粮安民。放粮已毕,正好回朝交旨。一路之上,代理民词。

王朝、马汉!

王朝、
马汉(同白)有!

包拯(白)外厢开道!

王朝、
马汉(同白)啊!

(〖牌子〗。众人同下。)
【第二场】
地方(内白)啊哈!

(地方上。)
地方(念)地方地方,差事难当;一卯不到,两腿遭殃。

(白)我、赵州桥地方是也。今有包大人陈州放粮回朝,打此经过,待我打道前来!

(数板)打道前来,四方人闪开,行人止步,坐着的把身抬,坐着的把身抬。

(白)闲人闪开,地方来也!

(地方下。)
【第三场】
李后(内白)苦哇!

(李后上。)
李后(唱)想当年在昭阳何等安好,

都只为产太子起下波涛。

恨刘妃与郭槐心生计巧,

秋八月他把那冷宫来烧。

也不知是何人将我救了,

他将我救至在破瓦寒窑。

想姣儿想的我双目昏了,

但不知何日里才得还朝!

(白)哀家、李后。只因癸未年间,本后身怀六甲,临盆之时,宫中刘妃在老王驾前讨下收生代劳的旨意。哪里是收生代劳?分明是条奸计——她与内侍郭槐乃是姑表之亲,命郭槐将外国进来的金色狸猫剥去皮尾,换出幼主,启奏一本,道本后产生怪物。老王闻奏大怒,将哀家推出午门问斩。多亏满朝文武保奏,将哀家打入冷宫。奸妃一计不成,与郭槐又生二计——定于八月十五日火焚冷官。也不知何人将我救至在赵州桥破瓦寒窑安身。至今算来,已有二十余载了!

(唱)离别了皇宫院二十余年,

不知晓朝中事可曾安然?

老天爷睁开了三分眼,

仇报仇来冤报冤!

(内锣声。)
李后(白)啊!何人鸣锣开道?待我问来。

啊,列位请了!

众百姓(内同白)请了!

李后(白)何人鸣锣开道?

众百姓(内同白)包大人打此经过,鸣锣开道。

李后(白)有劳了。

好了哇好了!人言包拯在朝为官清正。我不免前去,把我这二十年的冤枉对他说明,搭救哀家还朝,也未可知。天哪天!我这冤仇有日得报了!

(唱)听说包拯回朝道,

不由哀家喜眉梢。

覆盆之冤若得报,

从今后再不住破瓦寒窑。

(李后下。)
【第四场】
(四青袍、王朝、马汉引包拯同上。风旗上,过场,下。)
王朝(白)狂风大起!

包拯(白)住轿!

(地方暗上。)
包拯(唱)狂风大起难开道,

尘沙迷漫透九霄。

且在此处暂住轿,

若有冤情要细问根苗。

(白)传地方!

王朝(白)地方!

地方(白)参见老大人!

包拯(白)此处什么所在?

地方(白)赵州桥。

包拯(白)那高大房屋?

地方(白)天齐庙。

包拯(白)打道天齐庙!

地方(白)是!

(〖牌子〗。众人同走圆场。)
包拯(白)地方,赐你铜锣一面,庙前、庙后,庙左、庙右,高声喊叫,老夫在此审问民情,有冤枉者前来伸诉!

地方(白)是。

哟喝!别的大人到这儿,怕打官司的;这位大人到这儿,找打官司的!官差不由自己,吆喝两声。

庙前庙后百姓们听者:今有包大人陈州放粮回朝;在天齐庙代理民词,有冤的前去伸诉!

众百姓(内同白)我们不冤。

地方(白)你们不冤,我也不冤。这边吆喝一声。

庙左庙右百姓们听者:今有包大人陈州放粮回朝,在天齐庙代理民词,有冤枉的前去伸诉!

众百姓(内同白)我们不冤。

地方(白)你们不冤,我也不冤。交锣去。

李后(内白)且慢!

地方(白)什么事?

李后(内白)破瓦寒窑,有一瞎婆,有二十年冤枉。

地方(白)候着。我给您言语一声去,没有不开张的油盐店。

启禀老大人:破瓦寒窑有一瞎婆,有二十年的冤枉。

包拯(白)带进庙来!

地方(白)是。

瞎老太太,出来凉快凉快!

李后(内白)来了!

(李后上。)
李后(唱)覆盆之冤二十载,

从来未得见青天。

忽听小哥一声唤,

将身来在古庙前。

(白)小哥唤我何事?

地方(白)您不是说有二十年的冤枉吗?

李后(白)冤枉却有,可是老包——

地方(白)嘿!我叫他大人,他还不喜欢哪?

李后(白)我叫他老包,还是奉承他呢。

地方(白)你哪儿是奉承他哪?你简直奉承我二十板子哪!

李后(白)不要取笑。引我进庙。

地方(白)随我来。上台阶,迈门坎,跪下!

(李后不跪。)
包拯(白)嗯!胆大瞎婆,见了老夫,因何不跪?

李后(白)有道是:当跪则跪;不当跪,我就不跪!

包拯(白)好个“当跪则跪”!有何宽枉?你且诉来!

李后(白)你若是真包,我便申诉;若是假包,诉也枉然。

包拯(白)你双目不明,怎知真假?

李后(白)包相脑后有一肉枕,老身一摸便知。

(包拯与地方示意,地方装包拯,李后摸地方脑后。)
李后(白)唗!大胆奴才,前来哄我!

包拯(白)老夫离位。

(李后摸包拯脑后。)
李后(白)包拯。

包拯(白)啊!

李后(白)儿呀!

包拯(白)瞎婆你言差矣!有何冤枉?慢慢诉来!

李后(白)唉,包相啊!

(唱)你那里休道我言语太差,

提起来好叫人珠泪如麻。

包拯(白)家住哪里?

李后(唱)家住在汴梁城龙凤阁下,

万民中我算是第一人家。

包拯(白)姓甚名谁?

李后(唱)我本是采荷女王选伴驾,

玉宸宫李娘娘就是哀家。

(包拯惊。)
包拯(白)当今万岁是你什么人?

李后(唱)当今的宋天子是我亲生养下,

我那赵祯呀!

包拯(白)万岁!

李后(唱)不孝的人儿你不要提他!

包拯(白)此事而起?

李后(白)包相你哪里知道?只因癸未年间,哀家身怀六甲,宫中刘妃在老王驾前讨下一道收生代劳旨意。哪里是收生代劳,分明是一条奸计——她与内侍郭槐乃是姑表之亲,命他将外国进来金色狸猫剥去皮尾,换出幼主,启奏一本,道哀家产生怪物。老王闻奏大怒,将哀家推出午门斩首。多亏文武保奏,将哀家打入冷宫。奸妃一计不成,又生二计——定于八月十五日火焚冷宫。也不知是何人将我救至这在赵州桥破瓦寒窑来了。算来也有二十余年了!

(唱)哪有个龙国太把饭讨?

铁石人闻也泪抛。

这是我冤屈事对你来表,

此番回去奏当朝。

包拯(白)怎知老夫到此?

李后(白)我在大街乞讨,众百姓纷纷议论,都道你——

包拯(白)为官如何?

李后(白)清正哪!

(唱)众百姓都道你为官清正,

断了些冤屈之案落得贤名。

你若是断明我的冤仇恨,

我保你子子孙孙头戴乌纱、身穿蟒袍、腰横玉带、足登朝靴、永在朝门。

你若是断不明我的冤仇恨,

枉在朝中身为大臣!

包拯(白)赐瞎婆矮座,暖茶一杯。

地方(白)是。

老太太,您这儿歇歇来。

(地方扶李后坐。)
包拯(白)圣上啊圣上!倘有此事,怎坐大宋江山一统!

(唱)宋王爷坐江山人称有道,

做一朝人王主也犯律条。

我若是袖手观佯装不晓,

怎受那宋王爷爵禄官高?

(白)且住!瞎婆言道,她是正宫国母,必知朝廷仪注。老夫拜她一拜,便知真假。

来,将瞎婆搀扶正位。

王朝(白)是。

(王朝扶李后正座。)
包拯(白)瞎婆,你要坐稳了!

(唱)在头上整整乌纱帽,

身上抖抖蟒龙袍。

走上前,忙跪倒,

接驾来迟望恕饶。

李后(白)包相平身!

包拯(白)啊!

(唱)我这跪拜她言道,

包相平身是当朝。

二次撩袍忙跪倒,

国太千岁把臣饶。

李后(白)包相平身。我好心焦哇!

包拯(白)国太!

(唱)劝国太,免心焦,

为臣把本奏当朝。

万岁准了为臣本,

拿住了那刘妃、郭槐剐万刀;

万岁不准臣的本,

摘去乌纱脱蟒袍。

二十年来住寒窑,

有何凭据奏当朝?

李后(唱)君臣相会天齐庙,

不由哀家喜眉悄。

黄绫诗帕是我的无价宝,

你今拿去奏当朝。

包相回朝本奏到,

把我这二十载的含冤一本一本奏根苗。

拿住刘妃把仇报,

将郭槐万剐千刀我的恨才消。

包拯(唱)国太暂住天齐庙,

李后(唱)二十载养老宫不住倒住塞窑。

包拯(白)送国太!

李后(白)免!

(地方扶李后同下。)
包拯(唱)这件事,真蹊跷,

偏偏遇见我老包。

王朝、马汉忙开道,

王朝、
马汉(同白)啊!

包拯(唱)回朝把本奏当朝。

(众人同下。)
(完)

Similar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