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剧《火烧百凉楼》【二本】剧本唱词

author
0 minutes, 0 seconds Read

京剧《火烧百凉楼》【二本】又名:《乱石山》剧本唱词

角色

常遇春:武生
沐英:副净
吴祯:老生
徐达:老生
刘福通:净

剧情

朱元龙脱身百凉楼,幸常遇春接应,朱元龙得出险。

京剧《火烧百凉楼》【二本】剧本唱词

【第一场】
(沐英上。)
沐英(西皮摇板)隐仙洞遵奉了师尊之命, 

乱石山救义父锤打妖兵。

(白)俺,沐英。曾拜隐仙洞铁冠仙师门下为徒。遵奉师命,去至乱石山北山口,救我义父朱千岁性命。用那蒋忠的凿金锤,迎战妖王刘福通,破他兵将,救驾解围,在义父驾前为臣,保他成其大事。师尊命俺端午日赶到,今已五月初四,急急趱行者!

(唱)急趱路奔颍州救驾要紧,

明日里端阳节大战山林。

(沐英下。)
【第二场】
(四红龙套、四红巾兵、四将同上,同站门。刘福通上。)
刘福通(西皮摇板)元龙中孤诓军计,

兴隆大会兵将齐。

百凉高楼火光起,

纵有武艺也难施。

将身且坐宝帐里,

再听兵将报详细。

(四龙套、四兵丁、方国珍、左君弼、周伯颜、陈友定同上。)
方国珍、
周伯颜、
左君弼、
陈友定(同西皮摇板)大汉蒋忠好武艺,

锤下八将命归西。

方国珍(白)启会首:朱元龙、吴祯君臣逃下百凉楼,那马夫乃是蒋忠假扮.武艺高强,越杀越勇,两柄金锤打死八员大将。老将吴祯银枪刺死无数兵将,剑斩白毛大帅。特来报知。

刘福通(白)可恼啊可恼!

(西皮摇板)听说蒋忠艺骁勇,

老儿吴祯敢逞能。

统领全军齐奋勇,

生擒活捉朱元龙。

(白)众位王兄各施威勇,随孤捉拿朱元龙君臣去者!

方国珍、
周伯颜、
左君弼、
陈友定(同白)起兵前往!

(众人同下。)
【第三场】
(朱元龙上。)
朱元龙(白)杀败了!

(唱)逃出了百凉楼君臣万幸,

道路迷分不出南北西东。

老将军与蒋忠俱无踪影,

(吴祯上。)
吴祯(唱)西山口战死了大将蒋忠。

(白)参见主公!

朱元龙(白)老将军辛苦了!

吴祯(白)老臣效命疆场,理应尽忠。

朱元龙(白)上将军蒋忠往哪里去了?

吴祯(白)主公啊!适才在阵前西山口内,蒋忠锤打八寇丧命;不想左腿被刺两枪,人马落在陷坑之内,命丧沙场。老臣杀出道路,特来寻找主公。

朱元龙(白)哎呀!

(朱元龙气椅。)
吴祯(白)主公醒来!

朱元龙(唱)闻言叫孤心酸痛,

可惜蒋忠猛英雄。

神魂散乱血上涌,

(沐英上。)
沐英(唱)沐英救驾见主公。

(白)孩儿沐英参见义父千岁!

朱元龙(白)儿呀,你我父子数载未见,因何道家打扮,从哪里而来?

沐英(白)孩儿在隐仙洞蒙师尊铁冠仙长传授武艺,练就双锤。师尊命俺来到乱石山救驾解围,蒋忠双锤归孩儿使用,大破妖兵。

吴祯(白)此乃主公洪福齐天。蒋忠虽然丧命,殿下到此,妖王可擒矣!

朱元龙(白)但愿如此。

(〖急急风〗。四红龙套、四红巾兵、四将、刘福通同上,过场,同下。)
朱元龙(白)哎呀儿呀,看刘福通带领人马追杀前来,如何是好?

沐英(白)老将军保驾,树林安身。待我会他一阵。

朱元龙(白)须要小心!

(朱元龙、吴祯同下。四红龙套、四红巾兵、四将、刘福通同上,同归小边,沐英归大边,会阵。)
刘福通(白)呔!黄毛小道,乳食婴孩,竟敢来救朱元龙?通尔的名来!

沐英(白)呸!妖贼听者!俺乃铁冠仙长门徒、朱千岁义子、黄金刚沐英。尔叫何名?

刘福通(白)听者!孤乃颍州王、红巾会首刘福通。

沐英(白)刘福通,你竟敢设计害俺义父千岁?看锤!

(沐英起打。刘福通、四红龙套、四红巾兵、四将同败下。方国珍、周伯颜、左君弼、陈友定同上,与沐英打五梅花,方国珍、周伯颜、左君弼、陈友定同败下。刘福通上,漫头,起打,刘福通败下,沐英追下。)
【第四场】
常遇春(内白)黑虎军!

四上手、
四黑虎军(内同白)有!

常遇春(内白)催队趱行!

四上手、
四黑虎军(内同白)啊!

(四上手、四黑虎军、贾平、王威同上,同站斜一字。常遇春上,亮相。四上手、四黑虎军、贾平、王威同走圆场,同挖门。)
常遇春(白)俺,淮南百胜将军、紫太岁常遇春。在西吴王朱千岁驾前为臣。只因颍州妖王刘福通,在千佛乱石山修造百凉楼,设立兴隆大会,邀请各路王爷带兵帮助,要害千岁龙驾。奉了军师刘伯温之令,去往乱石山解围救驾,为此点齐黑虎军,准备与妖王会战。看前面离千岁御营不远。

黑虎军!

四上手、
四黑虎军(同白)有!

常遇春(白)御营去者!

四上手、
四黑虎军(同白)啊!

(常遇春趟马。众人同下。)
【第五场】
(四文堂、四大铠、胡大海、郭英、赵盛庸、范永年同上,同站门。徐达上,大纛随上。)
徐达(西皮二六板)千岁去赴兴隆会,

吴祯、蒋忠保驾随。

带兵攻打山石垒,

山口难攻无计为。

已命汤和攻山北,

未见探马报信回。

将身且坐宝帐内,

候听探马报是非。

(中军上。)
中军(白)启元帅:常将军来到御营。

徐达(白)有请六将军!

中军(白)有请六将军!

(四上手、四黑虎军、贾平、王威、常遇春同上,同站一字。徐达出迎。)
徐达(白)常六将军!

常遇春(白)元帅!

徐达、
常遇春(同笑)哈哈哈……

常遇春(白)众位将军!

胡大海、
郭英、
赵盛庸、
范永年(同白)六将军!

常遇春(白)元帅请!

徐达(白)六将军请!

(众人同进门。)
常遇春(白)元帅请上,待末将常遇春大礼参拜!

徐达(白)六将军少礼。请坐!

常遇春(白)谢坐。

徐达(白)不知六将军驾到,本帅未曾远迎,将军恕罪!

常遇春(白)岂敢!俺常遇春来得卤莽,元帅海涵!

徐达(白)岂敢!请问六将军从何处而来?

常遇春(白)元帅有所不知,只因京都武科场事毕,俺归家务农三载,偶遇护师刘道长,是他言道:我主千岁在滁州被困,脱脱攻打甚急。是俺点齐黑虎军,奔往滁州与李文忠将军合兵一处,与脱脱对敌,被俺几合勇战,将那老儿人马杀败,退进木门岭山谷去了。

徐达(白)将军真乃虎威,可算首功一件。

常遇春(白)些许小事,何劳元帅称赞。请问元帅,我主千岁带领多少兵将去赴兴隆大会?

徐达(白)将军也知主公赴会之事?

常遇春(白)末将奉护师之命,去往乱石山解围救驾。

徐达(白)若问千岁赴会之事,你且听了:

(西皮快板)主公寅刻把山入,

带领操军一马夫。

吴祯、蒋忠把驾护,

君臣三人事恍惚。

攻山两次遭埋伏,

伤了百余兵与卒。

常遇春(西皮摇板)闻言怒气冲肺腑,

大骂妖王狗佞徒。

统领兵将列队伍,

东征西挡做武夫。

任他的乱石山埋伏坚固,

常遇春铁枪钢鞭誓把妖除!

(白)元帅,末将愿统领黑虎军,攻开南山山口。请元帅带兵随后入山救驾。

徐达(白)有劳将军!

常遇春(白)嘚!黑虎军!

四黑虎军(同白)有!

常遇春(白)与爷带马!

四黑虎军(同白)啊!

(四上手、四黑虎军、贾平、王威、常遇春同下。)
徐达(白)众将官!

胡大海、
郭英、
赵盛庸、
范永年(同白)有!

徐达(白)随本帅进山接驾!

胡大海、
郭英、
赵盛庸、
范永年(同白)啊!

(众人同下。)
【第六场】
蓝靛瑞(内西皮导板)巧安排铁冲车护守山口,

(〖急急风〗。四蓝龙套、四藤牌手、四下手推车、英雄推木车同上,站门。蓝靛瑞搭红绸巾上。)
蓝靛瑞(白)俺,颍州王麾下铁枪大都督蓝靛瑞。我主邀请各路王爷齐集乱石山,要将朱元龙害死。那朱元龙竟敢带领操军、马夫二人,大胆前来赴会。百凉楼火攻齐备,各处埋伏安排妥当,命俺带领健将押定铁冲车在南山口埋伏,截杀朱元龙。

众兵卒!

众人(同白)有!

蓝靛瑞(白)南山口去者!

众人(同白)啊!

蓝靛瑞(唱)设机关安埋伏神鬼皆愁。

哪怕他朱营中兵多将厚,

定然是全军没丧在岭头。

(〖急急风〗。众人倒脱靴同下。)
【第七场】
(四上手、四黑虎军同上,过场,同下。贾平、王威、常遇春同上,同趟马,同下。)
【第八场】
(四文堂、四大铠、胡大海、郭英、赵盛庸、范永年同上,同挖门。徐达上,大纛随上。)
胡大海、
郭英、
赵盛庸、
范永年(同白)启元帅:兵至乱石山北山脚下,请令定夺。

徐达(白)靠山近水,安营下寨。且待六将军攻打南山口,山口攻开,一齐进兵!

胡大海、
郭英、
赵盛庸、
范永年(同白)啊!

(众人同下。)
【第九场】
(场设山景。四上手、四黑虎军、贾平、王威引常遇春同上。)
四上手、
四黑虎军(同白)启将军:来至南山口。

常遇春(白)闪开了!待俺观看。

(常遇春看山。)
常遇春(白)且住!看此南山口险要坚固,戒备森严,并无些许破绽之处,实难进兵攻打,如何是好?

(常遇春想。)
常遇春(白)也罢!待俺人借马力,马仗人威,凭着俺一身英勇,喝开山口,再作道理。

呔!守山妖将听者!你等巧使诡计,诓害我主千岁,休要逞能,百胜将军紫太岁常遇春来也!

(山口裂处,四下手、英雄推车同冲上。)
贾平、
王威(同白)启爷:南山口被爷一声喝开,内有铁刀冲车挡住去路。

常遇春(三笑)哈哈!哈哈!啊哈哈哈……

(白)小小冲车何足为奇?待俺施展本领,用铁枪挑开他的冲车便了。贾平、王威,你二人用双刀将两边护住,待俺挑来!

(黄龙滚)南山口摆列冲车,

南山口摆列冲车,

气得俺心头冒火。

乱石山埋伏颇多,

乱石山埋伏颇多,

吼一声山口裂破。

勇豪杰统领军卒踏山坡,

早救千岁出贼窝。

黑缨枪冲车来挡,

黑缨枪冲车来窝,

抖雄威把五辆车挑落。

(常遇春挑五辆车。)
蓝靛瑞(内白)呔!常遇春休要逞能,俺来也!

(蓝靛瑞上。)
常遇春(白)呔!蓝脸贼,通名受死!

蓝靛瑞(白)听者!你老爷乃颍州王麾下铁枪大都督蓝靛瑞是也!

常遇春(三笑)哈哈!哈哈!啊哈哈哈……

蓝靛瑞(白)常遇春,尔为何发笑?

常遇春(白)蓝靛瑞,你等帮助刘福通共设奸计,要害我主千岁性命,山口设立冲车,以挡元帅大兵。被俺一声将山口喝开,五辆车用枪挑坏。劝尔速逃性命,如若执意与俺对敌,枪尖一动,尔死无葬身之地!

蓝靛瑞(白)一派胡言!看枪!

(蓝靛瑞、常遇春同架住,四上手、四黑虎军、四蓝龙套、四藤牌手钻烟筒同下。蓝靛瑞、常遇春同打对枪。蓝靛瑞接腰蓬下,常遇春接四下手攒。蓝靛瑞上,漫头。四下手同下。蓝靛瑞、常遇春同打小快枪。常遇春扎蓝靛瑞,蓝靛瑞败下。四上手、黑虎军、贾平、王威同上,过场,同下。常遇春耍下场下。)
【第十场】
(蓝靛瑞、四蓝龙套、四藤牌手同败上。)
蓝靛瑞(白)且住!看常遇春杀法厉害,如何得胜?有了!他若追来,锁喉枪伤他便了!

(常遇春持枪、举鞭上。)
常遇春(白)看鞭!

(常遇春、蓝靛瑞一磕、一扯、过合,常遇春打死蓝靛瑞,下。)
(贾平、王威、四藤牌军同上,贾平、王威杀死四藤牌军,同下。常遇春上,四下手同上,常遇春削四下手萝卜头,同下。)
常遇春(白)黑虎军,催队进山!

众人(同白)啊!

(众人同下。常遇春耍下场下。)
【第十一场】
(〖急急风〗。四文堂、四大铠、胡大海、郭英、赵盛庸、范永年引徐达同上,大纛随上,同进山,同下。)
【第十二场】
(吴祯、朱元龙同上。)
朱元龙(唱)百凉楼火焚计君臣遇险,

吴祯(唱)最可叹上将军命丧山湾。

朱元龙(白)老将军,你我君臣逃出火塘。可叹蒋忠一时大意,马踏陷坑,又被那贼刺伤,连人带马尽丧西山口内,真真地痛杀孤王也!

(唱)蒋忠猛勇真罕见,

锤打八寇显威严。

命丧陷坑甚悲惨,

(白)将军哪!

吴祯(唱)千岁免痛莫心酸。

(白)千岁,上将军蒋忠丧命,也是大数如此。如今殿下来到,义父子相逢,他年岁虽小,膂力甚大,打伤贼兵无数,比蒋忠胜强数倍也!

(唱)小殿下到山口父子相见,

众妖寇惊破胆齐滚雕鞍。

两柄锤砸死了妖兵上万。

(内喊杀声。)
吴祯(唱)刘福通领人马杀奔山前。

(白)主公,那刘福通率领各国兵马杀奔此处,小殿下不知往哪里去了?

朱元龙(白)哎呀!这便如何是好?

沐英(内白)走哇!

(沐英上。)
沐英(唱)东山杀得贼兵散,

妖寇又到北山前。

(白)启父王千岁:孩儿在东山口将贼兵砸死无数,刘福通又率领兵马来到此处。请父王山谷藏躲,孩儿与老将军共灭贼兵。

(刘福通、方国珍、周伯颜、左君弼、陈友定、四红龙套、四红巾兵、四将自两边分上,朱元龙下。同起打,沐英败下。四红龙套、四红巾兵、四将同围吴祯。)
吴祯(唱)俺自幼战沙场并无敌对,

点钢枪青锋剑阵阵夺魁。

保王驾来赴会被困山内,

(常遇春、贾平、王威、四上手、四藤牌、四黑虎军自下场门同上。)
常遇春(白)呔!

(唱)常遇春领人马前来解围。

(四上手护吴祯同下。方国珍、周伯颜、左君弼、陈友定、刘福通、常遇春同起打。方国珍、周伯颜、左君弼、陈友定同败下。常遇春、刘福通同打上下、左右、漫头,往里一盖,用枪扎死刘福通,常遇春耍下场下。)
(方国珍、周伯颜、左君弼、陈友定、四龙套、四兵丁同上,同归大边。郭英、胡大海、赵盛庸、范永年同上,同归小边,会阵。四兵丁钻烟筒同下。郭英、方国珍同起打,郭英败下。)
(越盛庸上,赵盛庸、方国珍同打,方国珍败下。闵中定上,起打,闵中定败下,周伯颜上,起打,赵盛庸败下。郭英上,起打,周伯颜败下,郭英追下。)
(左君弼上,胡大海上,同起打,胡大海败下。范永年上,起打,范永年败下。左君弼下。)
【第十三场】
汤和(内西皮导板)北山口甚严紧实难攻打,

(〖急急风〗。四上手同上,同站门。汤和上。)
汤和(唱)猛听见南山内大动杀法。

(白)且住!看尘土迷漫,南山内喊杀连天,是何缘故?哦呵是了,想是元帅攻破南山口,带兵进山与妖兵会战。俺不免急催战马,奔往南山便了。

众将官!

四上手(同白)有!

汤和(白)杀进南山!

四上手(同白)啊!

汤和(唱)持银枪抖丝缰忙催战马,

闯进山救圣驾去把贼杀。

(众人倒脱靴同下。)
【第十四场】
(郭英上,方国珍、周伯颜、左君弼、陈友定同上,同起打。赵盛庸、胡大海、范永年同上,同起打。郭英、赵盛庸、胡大海、范永年同败下。)
方国珍、
周伯颜、
左君弼、
陈友定(同三笑)哈哈!哈哈!啊哈哈哈……

(汤和上,起打,两过合,五梅花,汤和勾闵中定、左君弼、周伯颜下。汤和、方国珍同打一百单八枪,方国珍败下。周伯颜持双锏上,过合,三绕,汤和挑周伯颜抢背下。闵中定持大槊上,马腿,背躬,败下。)
(方国珍、周伯颜、左君弼同上,同起打挡棒攒,双漫头,汤和打方国珍、周伯颜、陈友定腰蓬下,刺左君弼一枪,左君弼败下,汤和耍下场下。)
【第十五场】
(方国珍、周伯颜、左君弼、陈友定同上。)
方国珍(白)众位王兄,刘福通被常遇春枪刺马下。汤和将你我杀得大败,各回驻地便了!

周伯颜、
左君弼、
陈友定(同白)请!

(众人同下。)
【第十六场】
(郭英、胡大海、赵盛庸、范永年同上,同挖门。汤和上。)
汤和(白)众位将军,俺汤和已将四王杀得大败。主公千岁今在何处?

郭英、
胡大海、
赵盛庸、
范永年(同白)我等未曾寻着主公驾在哪里?

汤和(白)你我各处寻访圣驾便了!

郭英、
胡大海、
赵盛庸、
范永年(同白)请!

(众人同下。)
【第十七场】
(吴祯、沐英同上,同挖门。朱元龙上。)
朱元龙(白)老将军,喊杀连天,想是元帅带兵攻进山口与妖兵动起手来?

吴祯、
沐英(同白)主公所料不差。

(内喊杀声。)
朱元龙(白)哎呀!这又是什么缘故哇?

沐英(白)父王千岁不必心惊,待孩儿迎上前去。

朱元龙(白)且自消停,再听动静。

(四文堂、四大铠引徐达同上,大纛随上。)
四文堂、
四大铠(同白)启元帅:圣驾在此。

徐达(白)你等退后,待本帅见驾请罪。

臣,徐达见驾,主公千岁!臣徐达无能保护,使主公受惊,死罪呀死罪!

(徐达免冠。)
朱元龙(白)此乃小王一时大意,遭此毒计,元帅何罪之有?待小王与元帅将帅冠戴起。

徐达(白)折煞为臣!

朱元龙(白)老将军辛苦了!

吴祯(白)老朽无能保驾,主公受此惊险,上将军蒋忠命丧沙场,皆老朽之过。元帅台前请罪!

徐达(白)若非老将军保驾,宝剑斩贼,主公难出百凉楼。

朱元龙(白)元帅言得极是。

沐英,见过元帅。

(朱元龙向徐达。)
朱元龙(白)这是孤的义子沐英。

沐英(白)参见元帅!

徐达(白)小殿下!

朱元龙(白)元帅不可如此称道!

徐达(白)理当如是。

朱元龙(白)众位将军往哪里去了?

徐达(白)在沙场与贼交战。

朱元龙(白)元帅怎样进兵山口?

徐达(白)主公容奏:常六将军奉了刘军师之令,带兵到此救驾。滁州路解之围,将臣师脱脱丞相人马杀退,败进木门岭山内。又带领黑虎军,一声喝开山口,枪挑五辆铁刀冲车,将蓝靛瑞刺死。为臣才得带兵进山救驾。

朱元龙(白)六弟可称忠勇盖世。

徐达(白)六将军真乃神威也!

(郭英、胡大海、赵盛庸、范永年同上。)
郭英、
胡大海、
赵盛庸、
范永年(同白)参见主公!臣等救驾来迟,主公驾前请罪!

朱元龙(白)众位将军平身。

郭英、
胡大海、
赵盛庸、
范永年(同白)谢主公!

朱元龙(白)六将军往哪里去了?

胡大海(白)启主公:六弟遇春同三弟汤和赶奔颍州捉拿刘福通家眷和奸贼孙德崖去了。

朱元龙(白)刘福通呢?

郭英(白)启主公:刘福通被常遇春枪挑落马,汤和将四王杀败,各自逃回驻地去了。

朱元龙(白)众位将军辛苦了!

众人(同白)臣等理应尽忠。

朱元龙(白)孤赐上将军蒋忠黄罗帐裹体,回至滁州再行治丧。

徐达(白)谢主公!启千岁:刘福通疆场丧命,四路王子各回驻地,此处妖兵全军尽没,请驾回转滁州。

朱元龙(白)驾返滁州再行升赏。起驾,带马!

(〖牌子〗。众人同下。)
(完)

Similar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