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剧《龙门山》剧本唱词

author
0 minutes, 0 seconds Read

京剧《龙门山》剧本唱词

角色

公孙枝:老生
秦王:老生
晋王:小生
梁繇靡:净

剧情

秦穆公时,连年荒旱,乃派冷志至晋国借粮。晋惠公听郤芮、梁繇靡等之言,不但不肯借粮,反把冷志重打四十大棍,放回秦国。秦穆公大怒,随即发兵龙门山,进攻晋国。晋惠公闻言后,亲自带兵应战,终被秦生擒。

京剧《龙门山》剧本唱词

【第一场】
(郤芮、梁繇靡、庆郑、吕饴甥同上。〖点绛唇〗。)
郤芮(白)上大夫郤芮。 

梁繇靡(白)中大夫梁繇靡。

庆郑(白)正大夫庆郑。

吕饴甥(白)下大夫吕饴甥。

郤芮(白)众位大人请了。

梁繇靡、
庆郑、
吕饴甥(同白)请了。

郤芮(白)千岁临殿,小心伺候。

郤芮、
梁繇靡、
庆郑、
吕饴甥(同白)请。

(郤芮、梁繇靡、庆郑、吕饴甥同过场。大庙龙门。四内侍引晋王同上。)
晋王(引子)凤篆龙章,宝鼎玉炉香。

(念)冤气冲天只为仇,每日怀恨在心头。若要孤把冤仇解,杀却重耳才罢休。

(白)孤王晋惠公在位,御名夷吾。只因丽姬在朝,药酒摆死申生。皇兄重耳逃奔翟国,孤穷逃往秦邦。多蒙秦穆公仁义,差上大夫公孙枝纳孤还朝,重掌晋室基业。闻得重耳今在翟国,翟王有女许耳婚姻。孤想重耳不死,总是孤的大患。孤已差人行刺,日久未见回来。今坐早朝。

众卿!

郤芮、
梁繇靡、
庆郑、
吕饴甥(同白)臣!

晋王(白)有本早奏,无本退班。

吕饴甥(白)启奏主上:今有秦邦使臣冷志午门候旨。

晋王(白)替孤传旨:唤他上殿。

吕饴甥(白)冷志上殿。

冷志(内白)领旨!

(冷志上。)
冷志(念)忽听晋主宣,上殿把驾参。

(白)臣秦邦使臣冷志参见大王。千岁!

晋王(白)贵卿平身。

冷志(白)千千岁!

晋王(白)贵卿不在你邦,来到晋阳为了何事?

冷志(白)千岁容禀。

(唱)我秦邦天不幸遭下荒旱,

吾的主曾设场龙王庙前。

乞甘霖恨天空全无半点,

差为臣借粮饷来到此间。

晋王(白)贵卿乃是为借粮而来?

冷志(白)为借粮前来。

晋王(白)你且下殿,容孤商议。

冷志(白)遵旨。

(冷志下。)
晋王(白)众卿,秦邦今遭荒旱,差人前来借粮。孤有心应允,众卿心意如何?

郤芮(白)千岁不可!借粮如借地,国之土地,岂可借与他人?

晋王(白)孤予秦粟,以报当年泛舟之役耳。

郤芮(白)君以泛舟为秦德,则昔年纳君,其德更大。君舍大以报小何也?

晋王(白)这个……

庆郑(白)千岁当年差臣到他邦借粮,秦王慷慨应允,并不推辞,其意甚美。他今向我邦借粮,如若不允,秦王必然归罪于我矣。

吕饴甥(白)千岁不与秦粟,秦怒必然举兵伐我。我曲彼直,焉能敌挡。

庆郑(白)千岁幸人之灾,乃为不仁;忘人之恩,乃为不义。不仁不义,难以保国。

梁繇靡(白)千岁。去年天饥晋以授秦,秦不知取,又资我粟,是其愚也。今年天饥秦以授晋,晋奈何逆天而不取乎?以臣愚见,不如会同梁伯,乘机伐秦,共分其地,乃为上策。

晋王(白)国舅言之有理。冷志上殿。

吕饴甥(白)千岁有旨:冷志上殿。

冷志(内白)领旨。

(冷志上。)
冷志(白)参见大王。

晋王(白)贵卿,孤本该济粟,奈我邦连年荒旱,粟米缺少。回报秦王就说孤不能从命。

冷志(白)这个……千岁曾记得去年晋遭荒旱,差人借粟我国,吾主念其至亲,差臣送来米粟万石。不料秦邦今遭荒旱,差臣前来借粮,千岁闭粟不与,使臣实难回复王命。

吕饴甥(白)唗!好一冷志,从前与我国平郑父同谋作乱。幸喜奸谋败露,斩了平郑父,将尔放回。今番又来我国摇唇鼓舌,真真大胆!

冷志(白)吕饴甥呀,吕饴甥!尔为大夫。不思报国,反助君非,是何道理?

(唱)恨奸贼助君非出言横乱,

既不仁又不义怎立朝班?

不过是吕娘娘驾坐宫院,

携带你食君禄肆意贪残。

郤芮(白)好一冷志!吾主命你回国交旨,竟敢当殿饶舌。尔若要想食晋粟,除非兴兵来取。

冷志(白)郤大夫,郤芮!鹿得食而鸣其群,蜂见花而聚其众。既为同类,祸福共之。亲人善邻古之常理,有道是唇亡齿寒。既为邻邦,理当患难相助。你今逢君之恶,背义忘恩,是何理也?

(唱)曾记得晋邦你遭了荒旱,

差使臣到我国去把粮搬。

吾的主念亲情送米万石,

那时节你君民才得安然。

今日里我秦邦也遭荒旱,

你为何逢君恶袖手旁观?

无义贼你真乃狼心狗胆,

全不怕到后来遗臭万年!

晋王(白)住口!

(唱)骂匹夫尔真乃包天大胆,

毁孤众并文武罪犯弥天。

叫侍臣你速传武士上殿,

将冷志推下去项上刀餐!

大太监(白)武士上殿!

(武士同上。)
晋王(白)将冷志推出斩首!

(武士、冷志同下。)
庆郑(白)刀下留人!

大王,冷志斩不得!

晋王(白)为何斩不得?

庆郑(白)斩了冷志,惹恼秦王,会合诸侯前来伐我,晋国危矣!

晋王(白)匹夫叫骂孤家,难道说就罢了不成?

庆郑(白)依臣之见,死罪恕过,活罪难免。重责四十,以消主公之恨。

晋王(白)就依卿家。

庆郑(白)大王有旨:将冷志放回。

(武士、冷志同上。)
冷志(白)谢千岁不斩之恩。

晋王(白)非孤不斩于你,多亏庆大夫奏请。死罪恕过,活罪难免,扯下重打四十。

武士(同白)吓!

(武士同打冷志。)
武士(同白)四十打完。

晋王(白)叉出去!

武士(同白)吓!

(冷志下。)
晋王(白)吓!我想冷志,回到他邦,必然拨弄唇舌,兴兵犯境。

梁大夫,

梁繇靡(白)臣!

晋王(白)命你打探秦兵消息,回禀我知。

梁繇靡(白)请驾回宫。

(众人同下。)
【第二场】
(冷志上。)
冷志(唱)可恨夷吾太无理,

无故不该把我欺。

(白)吓。好一夷吾,不肯借粮也还罢了,反将我重打四十,推出朝门。此番回去,定要请我主发兵扫灭晋国。夷吾呀小竖子,我不杀你誓不为人也!

(唱)恼恨夷吾太欺天,

不仁不义肆凶残。

此去见了吾主面,

发兵要报山海冤!

(冷志下。)
【第三场】
(四太监、秦王同上。)
秦王(唱)众百姓一个个饥寒叫唤,

倒教孤一阵阵愁锁眉尖。

将身儿且坐在银安宝殿,

等冷志回国来细问一番。

(白)孤王秦穆公在位,驾坐咸阳。不幸我国天遭荒旱,三载五谷不收。孤差冷志前往晋国借粮,日久不见回转,教孤时刻在心。

内侍,展放龙门。

(冷志上。)
冷志(念)怀抱无穷恨,上殿见主君。

(白)冷志叩见大王。

秦王(白)卿家平身。

冷志(白)谢大王。

秦王(白)孤命你晋阳借粮,为何这般光景?

冷志(白)大王容禀。

(唱)提起来借粮事教人可恼,

尊我主听为臣细奏根苗:

晋夷吾不借粮还则罢了,

他君臣在殿上叫骂我朝。

要斩臣多亏了庆郑作保,

重打我四十棍赶出城郊。

望主公发人马将冤仇来报,

灭晋国杀夷吾方把恨消。

秦王(白)好恼!

(唱)听一言不由人气往上撞,

可恨夷吾小昏王!

从前之恩全不想,

不仁不义似豺狼。

(白)卿吓!

(唱)将令传在午门上,

晓喻文武听其详:

兵对兵来将对将,

孤与晋国动刀枪。

(白)冷志听命:吩咐大小将官,全装披挂,教场听点。

(众人同下。)
【第四场】
(孟明视、公孙枝、西乞术、白乙丙同上,同起霸。)
孟明视、
公孙枝、
西乞术、
白乙丙(同白)俺,

公孙枝(白)公孙枝。

孟明视(白)孟明视。

西乞术(白)西乞术。

白乙丙(白)白乙丙。

公孙枝(白)众位将军请了。

孟明视、
西乞术、
白乙丙(同白)请了。

公孙枝(白)大王发兵,你我两厢侍候。

孟明视、
公孙枝、
西乞术、
白乙丙(同白)请。

(四龙套、秦王同上。)
秦王(念)要报冤仇恨,倾国发大兵。

孟明视、
公孙枝、
西乞术、
白乙丙(同白)参见主公。

秦王(白)人马可曾齐备?

孟明视、
公孙枝、
西乞术、
白乙丙(同白)俱已齐备。

秦王(白)吩咐兵发龙门山!

孟明视、
公孙枝、
西乞术、
白乙丙(同白)众将官,兵发龙门山!

(〖牌子〗。众人同下。)
【第五场】
(梁繇靡、庆郑、吕饴甥、屠岸夷同上。)
梁繇靡(念)秋风吹动宝刀寒,

庆郑(念)南征北讨将魁元。

吕饴甥(念)秦兵闻名应丧胆,

屠岸夷(念)领兵大战龙门山。

庆郑、
吕饴甥、
屠岸夷(同白)梁大夫,打探秦兵声势如何?

梁繇靡(白)秦兵蜂拥而来。众位有何良策?

屠岸夷(白)咳!待俺领兵出战,杀他个片甲不回。

梁繇靡、
庆郑、
吕饴甥(同白)且慢。大王到来,再做道理。

(四龙套引晋王同上。)
晋王(唱)昨夜一梦大不祥,

梦见乌云遮太阳。

又梦见身在高山上,

猛虎赶散一群羊。

将身且坐中军帐,

再与众将说端详。

(白)孤王晋惠公。前者秦国冷志,来在我邦借粮,含恨而回,必然不肯干休。

梁大夫,

梁繇靡(白)臣。

晋王(白)打探秦兵消息怎么样了?

梁繇靡(白)秦兵蜂拥而来,千岁早定良策。

晋王(白)孤有战车六百乘,何惧于他。

庆郑(白)千岁,与秦交好,莫要失了和气。

晋王(白)咳!孤今领兵,哪用你奏?众卿吩咐下去,兵发龙门山。

众人(同白)众将官,兵发龙门山。

(〖牌子〗。众人同下。)
【第六场】
(孟明视、公孙枝、西乞术、白乙丙、四龙套、秦王、梁繇靡、庆郑、吕饴甥、屠岸夷、四龙套、晋王同上,对阵。)
晋王(白)秦穆公,你差冷志到我邦借粮,允与不允,孤自有主张。你今领兵前来是何理也?我借何理家人万下。

秦王(白)夷吾哇,夷吾!不记当年来至我国,我差子桑送你回去。你国遭荒旱,差人向我借粮,是我差人送去万石粟米。今日不幸我国天旱粮缺,差冷志向你借粮。你不肯借粮,还则罢了,反将冷志重打四十,赶下殿来。无义的匹夫,有何面目前来见我?

晋王(白)一派胡言!杀!

(众人同开打。梁繇靡、庆郑、吕饴甥、屠岸夷、四龙套、晋王同败下,孟明视、公孙枝、西乞术、白乙丙、四龙套、秦王同追下。)
【第七场】
(四兵卒、公孙枝同上,登高台。晋王、梁繇靡同上。)
晋王(白)什么人挡住孤的去路?

公孙枝(白)西秦大将公孙枝。

晋王(白)公孙将军,你看你国连年荒旱,此乃天亡你国。不如投了孤家,不失封侯之位。

公孙枝(笑)哈哈哈。

(白)吾有片言,晋侯听着:君想还国,吾主纳之;君想吃粮,吾主与之;今君想战,焉敢违命乎?

晋王(白)真乃不知时务。

国舅,何不上前?

(梁繇靡、公孙枝同开打。晋王、梁繇靡同败下。公孙枝、四兵卒同追下。)
【第八场】
(白乙丙、屠岸夷同上,同开打,同败下。白乙丙上。)
白乙丙(白)吓!整整战了一日,不曾问过姓名。待我勒马问来。

(屠岸夷上。)
屠岸夷(白)哪里走!

白乙丙(白)匹夫通上名来。

屠岸夷(白)你老爷屠岸夷。尔是何人?

白乙丙(白)你爷爷白乙丙。

屠岸夷(白)白乙丙,你看战马困乏。回营换马,再来交战。

白乙丙(白)回营换马,何为英雄?你我下马,步战便了。

屠岸夷(白)哪个怕你?

白乙丙(白)哪个怕你?

(白乙丙、屠岸夷同打。)
白乙丙(扑灯蛾)匹夫休张狂,休张狂,

在爷手,敢逞强!

螳螂怎把车轮挡?

少时叫尔一命亡!

(白乙丙、屠岸夷同扭下。)
【第九场】
(晋王上,趟马,马惊,勒马,下。)
【第十场】
(晋将赶秦王同上。公孙枝救秦王下。)
【第十一场】
(屠岸夷、白乙丙同拉扯上,空手打。)
屠岸夷(扑灯蛾)小竖子,莫逞强,莫逞强,

论武艺,俺无双。

犬马敢把蛟龙挡,

管叫你一命见阎王!

(屠岸夷、白乙丙同栽坑下。)
【第十二场】
(众野人同跳上。)
众野人(同念)青脸红发一身毛,深山穷谷任逍遥。为报当年秦王义,龙门山下把兵交。

(同白)我等梁山野人是也。当年曾盗秦王善马,杀之充饥。秦王并不加罪,反赐美酒,此乃莫大之恩。闻得交兵,前去拔刀相助。听战鼓喧天,你我一齐杀上前!

(众野人同下。)
【第十三场】
(秦王败上,西乞术随上。晋将同追上,打西乞术落马。众野人同上,救秦王同下。晋将同追下。)
【第十四场】
(晋王上,马陷。)
晋王(唱)马陷沙滩步难展,

(众野人保秦王同上,过场,同下。)
晋王(唱)倒叫孤王心胆寒。

哭了声晋阳难得见,

(庆郑上。)
庆郑(唱)又见我主陷沙滩。

晋王(白)庆大夫,孤的马陷沙滩,快快前来相救。

庆郑(白)大王当初不听为臣之言,事到如今,为臣也管不得你了。

(唱)当初不听为臣劝,

反把忠言当恶言。

耳边又听人马喊,

回头不顾紧加鞭。

(庆郑下。)
晋王(唱)庆郑说话太狂妄,

问的为王无主张。

有朝一日脱罗网,

我定要把尔狗命伤。

公孙枝(内西皮导板)战鼓如雷旌旗展,

(公孙枝上。)
公孙枝(西皮快板)大战龙门山。

直杀得晋兵丧了胆,

尸满遍地血平川。

越杀越勇威风显,

晋王(白)苦吓!

公孙枝(白)啊!

(西皮快板)忽听得那里哭声喧。

勒定丝缰用目看,

沙滩之上一将官:

头戴金盔双龙现,

身穿黄袍叩连环。

好像夷吾无义汉。

报上名来救你还。

晋王(西皮摇板)昏昏迷迷了一梦间,

耳边忽听有人言。

猛然睁开昏花眼,

面前站下一将官。

问声将军是哪一个?

快来救孤一命残。

公孙枝(西皮摇板)要问我的名和姓,

公孙子桑将魁元。

晋王(西皮摇板)听罢言来心胆战,

原来冤家在面前。

你若放孤回朝转,

年年进贡去朝参。

公孙枝(白)呸!

(西皮摇板)我国待你恩非浅,

忘恩负义为那般?

某今擒你把功献,

要回晋阳难上难。

(白)无义之人,哪个信你!

众将官!

(四兵卒同上。)
公孙枝(白)将他绑了!

(四兵卒同绑晋王。)
公孙枝(三笑)哈哈……啊哈!啊哈!啊哈!

(众人同下。)
【第十五场】
(梁繇靡、四兵卒同上。)
梁繇靡(白)吓!大王被秦邦拿去,有何面目回转晋国?

众将官,将老爷起来,去到秦军,随主赎罪。

(众人同下。)
【第十六场】
(众兵将引秦王同上,众野人同随上。)
秦王(白)你等俱是何人,救朕不死?

众野人(白)我等乃梁山野人。从前吃了大王驿马,大王并不加罪,反赐美酒,此乃天地之恩。闻听交兵,特来拔刀相助。

秦王(白)你等建此大功,待孤封官,在朝供职。

众野人(同白)我等不愿为官。

秦王(白)既然不愿为官,赐你们金银彩缎回山去吧。

众野人(同白)谢过大王。

(众野人同下。公孙枝上。)
公孙枝(白)拿住夷吾君臣。

秦王(白)打入囚车。查点兵将,折了多少?

公孙枝(白)众将俱在,不见白乙丙。

秦王(白)哦。快快寻找。

(报子上。)
报子(白)白将军与晋将斗力,二人闪入土坑,被小人打捞上来。

秦王(白)抬上来。

(二兵卒扶白乙丙、屠岸夷同上。)
秦王(白)哎呀,卿吓。

(〖牌子〗。)
秦王(白)卿家为主江山,受尽辛苦。

公孙枝,用汤药灌下,将孤的锦袍袍裹体,扶入后营。

(二兵卒扶白乙丙同下。)
秦王(白)此是何人?

公孙枝(白)此人名屠岸夷,当年连杀奚齐、卓子,就是此人。

秦王(白)真乃不忠之辈,推出斩了。传令下去,班师。

公孙枝(白)回朝。

(众人同下。)
(完)

Similar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