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剧《伐子都》剧本唱词

author
0 minutes, 0 seconds Read

京剧《伐子都》剧本唱词

角色

公孙阏:武生
颖考叔:净
郑庄公:老生

剧情

考《列国志》,载郑庄公约定齐、鲁二国,会师伐许,先在国中行大阅告天之礼,特制鍪弧大旗,旗幅方一丈二尺,竿长三丈三尺,建于铁车之上,下令有能举大旗,步履如常者,拜为前锋,并赐以辂车。大夫瑕叔盈先举,次,颖考叔复出,拔旗飞舞如游龙,舒卷自如,绝不变色,观者咸惊服。庄公即以车赐颖考叔,不意有公孙阏(即子都)者,抢出欲与颖考叔争夺,且自谓亦能舞旗。颖考叔即右手举旗,左手挟铁车而走,子都拔画戟出追,几至用武决斗,幸郑庄公即传语和解,三人各得赐车而散。适七月伐许,兵临许城,初攻不下,至第三日,颖考叔身先士卒,奋勇执鍪弧,从车一跃,首先登陴,不意子都忌其功,遂从暗中阴发一箭,颖考叔竟被殪,大旅亦倒,几误大局。幸瑕叔盈愤极,随亦挟旗登城,并绕城疾走大呼曰:“郑伯已登。”众军望见鍪弧,无不格外奋勇争先,遂乘势一涌而上,乃入许国。此志载夺功时之大略也。后既平许,班师归国,郑伯厚赏瑕叔盈,并思念颖考叔,深恨阴伤颖考叔之人,而不得其名。乃使随征各将士,分若干队,各宰鸡犬猪羊等牲,召巫史为文,以咒诅之。讵咒诅至日,而公孙子都,竟蓬头垢面,迳造郑伯之前,跪哭沥陈其冤,身为子都所害云云。语讫,即以手自扼其喉,喉破血注而死。此则志载冤报时之大略也。

注释

惟与剧本,则均有大同小异之处。此剧系东周列国故事。本出《左传》,惟《左传》只有与瑕叔盈夺鍪弧先登一事,并无与颖考叔争功射死各节。惟与《列国志》演义中,则大致相符,然剧中所谓惠南王,则亦不知何本。

京剧《伐子都》剧本唱词

【第一场】
(四白文堂、马夫同上。〖吹打〗。公孙阏上。〖点绛唇〗。)
公孙阏(念)头带二龙凤翅盔,银叶铠上雪花飞。跨下白龙马一骑,上阵袖箭把命追。 

(白)俺,复姓公孙,名阏,字子都,郑庄公驾前为臣。奉了大王旨意,四乡查旱,查旱已毕,回朝复命。

家将,起兵回朝,带马。

(〖牌子〗。众人同下。)
【第二场】
(颖考寇、白吉同上。)
颖考寇(念)站在朝堂下,

白吉(念)同是忠义臣。

颖考寇(白)下官考寇。

白吉(白)下官白吉。

颖考寇、
白吉(同白)请了。

颖考寇(白)惠南王打来连环战表,要夺我主江山,大王升殿,一同启奏。

(〖吹打〗。四小太监、大太监引郑庄公同上。)
郑庄公(引子)笙歌嘹亮乐安康,文武定国保朝纲。

(念)平顶冠上九龙头,太阳一出照九州。蓝田宝带朝北斗,龙眉一皱百官愁。

(白)孤王,郑庄公。登基以来,四方宁静,八面安然,可算太平之象,今当早朝。

众卿有本早奏,无本退班。

颖考寇、
白吉(同白)臣等有本:今有惠南王,打来战表,请大王御览。

郑庄公(白)呈上来,待孤观看。

(〖牌子〗。)
郑庄公(白)哎呀,原来惠南王,不遵国法,要夺孤王江山。

考爱卿,

颖考寇(白)臣。

郑庄公(白)命何人挂帅前去征讨?

颖考寇(白)启千岁:就命吾儿考叔挂帅,不知大王意下如何?

郑庄公(白)准奏。宣考叔上殿。

颖考寇(白)大王有旨:宣考叔上殿。

(分班。颖考寇、白吉同下。)
颖考叔(内白)领旨!

(颖考叔上。)
颖考叔(念)朝靴踏地响,上殿见君王。

(白)臣考叔见驾,愿大王千岁!

郑庄公(白)今有惠南王打来战表,要夺孤王江山。你父保奏,命你挂帅前去征讨,卿可愿否?

颖考叔(白)为将者理当报效朝廷,岂可坐食君禄。请大王圣旨,臣愿往。

郑庄公(白)就命卿家挂帅,前去征剿,得胜回朝,另加升赏。

颖考叔(白)领旨。

公孙阏(内白)子都上殿!

(公孙阏上。颖考叔抱印与公孙阏对面,颖考叔下。)
公孙阏(白)臣子都见驾,大王千岁。

郑庄公(白)平身。

公孙阏(白)千千岁。

郑庄公(白)赐座。

公孙阏(白)谢座。

郑庄公(白)孤命你下乡查旱,怎么样了?

公孙阏(白)臣奉命查旱,四方安静。正要上殿交旨,行至午门,观见考叔,抱元帅大印,他往何处征剿?

郑庄公(白)爱卿不知:今有惠南王,打来战表,要夺孤王江山,特此命他挂帅前去征讨。

公孙阏(白)启千岁:我想考叔父子,身无寸箭之功,官卑职小,怎能挂帅印?臣有本启奏。

郑庄公(白)奏来。

公孙阏(白)大王容禀:此帅印,本是我父南征北剿,挣得元帅印信。臣愿效犬马之劳,千岁将帅印追回,命臣前去征剿惠南王。

郑庄公(白)如此殿角伺候。

公孙阏(白)领旨。

郑庄公(白)内侍,宣考叔上殿。

太监(白)考叔上殿。

(颖考叔上。)
颖考叔(白)臣去的好好,千岁追回,是何意见?

郑庄公(白)孤家命你挂帅,子都心怀不服。

颖考叔(白)待臣去见。

公孙大人请了。现有惠南王打来战表,要夺我主江山,千岁命我为帅,你心中不服,是何道理?

公孙阏(白)考大人,我想这帅印,乃是我父南征北剿,挣来的功劳,是我分内之事,被你挂去,俺便不服。

颖考叔(白)公孙大人,岂不知:

(念)上有皇王三略法,

公孙阏(念)文韬武略定邦家。

颖考叔(白)俺也曾南征北战。

公孙阏(白)我也曾东荡西除。

颖考叔(白)你杀过哪个?

公孙阏(白)你征战哪个?

颖考叔(白)小畜生!

公孙阏(白)老匹夫!

颖考叔、
公孙阏(同白)看笏!

郑庄公(白)且慢!为孤江山,二卿不要争斗。老王留下铜旗铁车,有人举起铜旗,拉动铁车,就为元帅。

颖考叔、
公孙阏(同白)领旨。

(颖考叔、公孙阏自两边分下。)
郑庄公(白)内侍,看车辇校场去者。

(众人同下。)
【第三场】
(四文堂、马夫、公孙阏同上。)
公孙阏(白)俺,子都。奉了大王之命,去至校场,举旗拉车,斗赌输赢。

家将催马。

(众人同下。)
【第四场】
(四下手、马夫、颖考叔同上。)
颖考叔(白)俺,考叔。奉了大王旨意,举旗拉车,以赌输赢。

家将催马。

(众人同下。)
【第五场】
(四小太监、大太监引郑庄公同上。〖牌子〗。四文堂、马夫、公孙阏同上。四下手、马夫、颖考叔同上。)
颖考叔、
公孙阏(同白)来在校场,哪个先举?俺要先举!

郑庄公(白)二卿不必争论,为主江山,子都往后,考叔举来。

颖考叔(白)领旨。

(西皮导板)吾主校场把旨传,

公孙阏(西皮快板)哪个胆大不尊言。

颖考叔(西皮快板)校场以内把衣换,

公孙阏(西皮摇板)举旗拉车各争先。

(〖吹打〗。颖考叔举旗拉车。)
公孙阏(白)且住,观见考叔举动铜旗,拉动铁车,待俺紧紧追上,俺这一剑,杀这老匹夫!

(公孙阏追颖考叔同下。)
郑庄公(白)哎吓,且住!观见子都面带凶恶,恐其考叔有伤。

内侍将尚方宝剑挂起。

太监(白)领旨。

(公孙阏、颖考叔同上,同下。)
郑庄公(白)摆驾。

(众人同走圆场。公孙阏、颖考叔同上。)
公孙阏(白)臣等举旗拉车已毕。

郑庄公(白)考叔以为正帅,子都与为副帅。

颖考叔(白)谢大王!

公孙阏(白)且住,金殿之上,挂他以为正帅,俺为副帅,但等阵前,用袖箭伤尔的性命。

郑庄公(白)内侍看酒,孤与二卿饯行。

(西皮原板)吩咐内侍看琼浆,

孤与二卿饯阳关。

但愿得胜回朝转,

孤王迎接午门前。

公孙阏(白)谢大王!

(西皮快板)吾主金殿设琼浆,

为臣校场点儿郎。

不是为臣夸大口,

管叫各国来投降。

辞别主公下殿往,

不杀考叔不还乡。

(公孙阏下。)
颖考叔(西皮散板)惠南王作事好大胆,

无故起意夺江山。

辞别大王下金殿,

不杀南王不回还。

(颖考叔下。)
郑庄公(西皮散板)侍臣与孤搀车辇,

且在宫中乐安然。

(众人同下。)
【第六场】
(四文堂、马夫、公孙阏同上。)
公孙阏(白)俺,子都。兵行两军阵前,是俺不听老匹夫将令,独自出兵先抢头功。

众将杀上前去!

(众人同下。)
【第七场】
(四手下、四下手、四女兵、惠王公、惠正公、惠南王同上。〖牌子〗。)
惠南王(白)俺,惠南王。

惠王公(白)惠王公。

惠正公(白)惠正公。

惠南王(白)可恨郑庄公行事不正,将太后打在牛皮山下受罪,为此统领人马,与国太报仇。

呔,巴都儿,起兵前往。

(众人同下。)
【第八场】
(四下手、马夫、颖考叔同上。〖牌子〗。)
颖考叔(白)俺,考叔。适才家将报道:副元帅独自出兵,恐其手失。

家将催马。

(众人同下。)
【第九场】
(四手下、四下手、四女兵、惠王公、惠正公、惠南王同上。四文堂、马夫、公孙阏同上。两边会阵。)
公孙阏(白)马前来的敢是惠南王?

惠南王(白)然也!

公孙阏(白)大胆南王,吾主有何亏负于你,胆敢兴兵犯界!

惠南王(白)可恨庄公行事不正,无故将太后打在牛皮山,为此统领下兵,前来与太后报仇。

公孙阏(白)休得胡言,看枪。

(开打。惠南王败,公孙阏子追。四下手、马夫、颖考叔同上,开打。颖考叔败下,公孙阏追下。)
【第十场】
(四手下、四下手、四女兵、惠王公、惠正公、惠南王同上。)
惠南王(白)且住,他等杀法厉害,今晚三更时分,偷营劫寨,必然成功。

(众人同下。)
【第十一场】
(四下手、马夫、颖考叔同上,四文堂、马夫、公孙阏同上。)
颖考叔(白)方才两军阵前,多亏副元帅救我回营。

公孙阏(白)军队胜败,古之常理。

颖考叔(白)众将官,今晚人不卸甲,马不离鞍,就此安营下寨。

(起三更。四手下、四下手、四女兵、惠王公、惠正公、惠南王同上。开打。惠南王败下,众人同追下。众人同上,颖考叔劈惠南王。众人同进城。四文堂、马夫、公孙阏同上。)
公孙阏(白)且住,一步来迟,老儿占了城池。趁此机会,下得马去,俺的袖箭成功。

城上敢是正元帅?

颖考叔(白)城下敢是副元帅?

公孙阏(白)可曾得了城池?

颖考叔(白)已得。

公孙阏(白)末将到此,因何不开城池?

颖考叔(白)哪有不开之理。

众将官开城。

副元帅请进。

公孙阏(白)你敢是正元帅?

颖考叔(白)正是。

公孙阏(白)请来见礼。

颖考叔(白)还礼。

公孙阏(白)看箭!

(公孙阏打袖箭,颖考叔中箭,下。)
公孙阏(笑)哈哈!

(公孙阏下。马夫上。)
马夫(白)且住,观见子都,将我家元帅射死,待俺进城与他辩理。

(马夫下。)
【第十二场】
(公孙阏上,四下手、马夫同上。)
马夫(白)呔,子都!将我元帅射死,是何道理?

子都(笑)哈哈!

(白)小小跟人,说此狂言!

马夫(白)说此狂言,你敢把俺怎么样!

公孙阏(白)向前讲话。

看箭!

(马夫下。)
下手(同白)马夫带箭。

公孙阏(白)搭下去。

可惜了本帅一箭,射死他主仆二人。

众将官,吩咐带马,与我打得胜鼓,就此班师回朝。

(众人同下。)
【第十三场】
(马夫上,起霸,洗马。〖吹打〗。四下手同上,过场。公孙阏上,众人同下。)
【第十四场】
(四鬼卒、马夫、颖考叔同上。)
颖考叔(白)我乃考叔鬼魂是也。可恨惠南王打来战表,圣上命我为帅。子都小儿,心中不服,大王传旨教场,举旗拉车,那时俺举起铜旗,拉动铁车,千岁挂我为帅。子都私自出兵,家将报知,是我一马赶至阵前,刀劈惠南王,占了城池。子都来迟,开城迎接,谁知他用袖箭,将俺射死城下。玉帝见俺可惨,封为忠孝将军。今奉上帝敕旨,回朝讨封,二来辞别我父,三来要伐子都。

众神将驾云前往。

(四鬼卒同允。众人同下。)
【第十五场】
(颖考寇、白吉同上。)
颖考寇(念)子都回朝转,

白吉(念)上殿奏当朝。

颖考寇、
白吉(同白)请了。香烟缭绕,圣驾临朝。

(四太监引郑庄公同上。)
郑庄公(引子)凌烟阁上文和武,全凭子都保华夷。

颖考寇、
白吉(同白)启大王:子都得胜回朝。

郑庄公(白)孤王有言在先,二卿得胜回朝,孤亲自相迎。

内侍,车辇伺候,摆队相迎。

(众人同允,同下。)
【第十六场】
(〖吹打〗。四鬼卒、马夫、颖考叔同上,过场,同下。四太监、颖考寇、白吉、郑庄公同上。四文堂、马夫、公孙阏同上,过场,同下。四鬼卒、马夫、颖考叔同上,过场,同下。四文堂、马夫、公孙阏同上。)
郑庄公(白)爱卿不必下马,孤敬酒三杯。

公孙阏(白)臣不敢。

颖考寇、
白吉(同白)臣代劳。

(众人同下。)
【第十七场】
(四鬼卒、马夫、颖考叔同上高台。四太监、颖考寇、白吉、郑庄公同上。四文堂、马夫、公孙阏同上。文堂、马夫同下。)
公孙阏(白)臣子都见驾。

郑庄公(白)为主江山血染战袍,内侍与爱卿当殿卸甲。

公孙阏(白)臣参见千岁!

郑庄公(白)二卿扶起。

颖考寇、
白吉(同白)领旨。

公孙阏(白)谢大王!

郑庄公(白)吓,子都,为何不见正元帅回来?

公孙阏(白)那正元帅,命丧阵前了!

(众人同哭。〖牌子〗。)
郑庄公(白)爱卿得胜回朝,内侍摆宴,与副元帅贺功,待孤把盏。

公孙阏(白)臣不敢。

颖考寇、
白吉(白)命臣代劳。

公孙阏(白)谢大王!

郑庄公(西皮慢板)忠臣良将应褒奖,

血染战袍回朝房。

传旨我把二卿叫,

速替孤王赠琼浆。

颖考寇(西皮散板)大王旨意往下传,

白吉(西皮散板)为臣怎敢不听言。

颖考寇(西皮散板)即忙斟上一杯酒,

公孙阏(白)二大人。

(西皮散板)大人递酒忙向前。

用手接过梨花盏,

霎时间来在鬼门关。

刀劈了惠南王功劳威显,

(西皮快板)小马童也算得战将魁元。

小子都行此事暗地短见,

用袖箭射死我一命归天。

站立在银銮殿用目观看,

又只见小子都站立面前。

上前来抓住了丝鸾宝带,

今日里拿住儿要报仇冤。

文武臣对我言圣驾来到,

念在那同朝班把你恕饶。

(白)吓!

(西皮快板)抬头只见老爹尊,

孩儿把话对你言:

可恨子都太短见,

袖箭害儿染黄泉。

颖考寇(白)哦,好子都!将我儿害死,老夫岂肯与你甘休!吓,儿啊!

公孙阏(西皮快板)抬头观见白氏妻,

丈夫言来听端的:

恼恨奸贼太无理,

还望我妻报冤屈。

白吉(白)老夫白吉,哪个是你妻?

公孙阏(西皮快板)转身来在金銮里,

列位大人听端的。

(白)子都小奴才,曾记得老王晏驾,二殿下登基,大太子心中不悦,用药酒毒死二殿下,太后上殿保本,将太后打在牛皮山下受罪。你老爷阅边赏军,夜宿宁州,城隍托梦。

(西皮快板)跨下一骑虎骊豹,

牛皮山前逞英豪。

城隍土地把梦保,

搭救太后转回朝。

(白)老爷回朝,金殿奏本,迎接太后回宫。谁想惠南王不遵国法,打来战表。主上命我为帅,子都心中不服,大王命我二人教场举旗拉车。

(西皮快板)惠南王逞强好大胆,

连环战表夺江山。

我二人比武教场里,

举旗拉车我占先。

(白)你老爷举动铜旗,拉动铁车。大王命我与为正帅,子都为副帅。两军阵前,是我刀劈惠南王,占了城池,你用袖箭将我射死城下!

(西皮快板)子都行事太短见,

袖箭射我丧阵前。

(公孙阏下。)
颖考叔(西皮摇板)半空中霹雳响一声绕点,

一口气吹散了云雾满天。

亦非是深山中妖魔鬼怪,

郑庄公(白)你是哪个?

颖考叔(西皮快板)臣本是颖考叔来诉屈冤:

惠南王打来了连环战表,

有为臣领人马去到阵前。

刀劈了惠南王臣把命丧,

启吾主劳臣占先。

郑庄公(西皮快板)别的神位不封你,

封你忠孝将军归上天。

颖考叔(西皮快板)在空中叩谢了我主恩典,

我这时朝玉帝三十三天。

(颖考叔下。颖考寇哭。)
郑庄公(白)卿家不必痛哭,孤请高僧高道,超度于他。

众卿退班。

(众人同下。)
(完)

Similar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