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成》剧本唱词: 学习京剧的必备材料!

author
0 minutes, 0 seconds Read

《罗成》这出京剧剧本唱词中,有多位角色的精彩扮相,他们的造型鲜明个性,让观众们对他们深深留下了印象。

角色介绍:

罗成:饰演者是小生类型。在第三场、第四场以及第六场中,罗成戴着白色将巾、素后兜,穿着蓝色博古白褶子。在第九场和第十场,他则换上了红色的彩裤和厚底靴子。在第十场中,他还穿着蓝色箭衣、蓝鸾带、下甲,并甩着长发。第十一场中,他则面戴面牌,头顶白色风帽,身穿斜马褂和三尖帽,腰间佩戴着宝剑。在第十四场和第十五场中,他又甩着长鬓发。

罗春:在戏剧中扮演武生,配戴着箭衣、马褂、鸾带、宝剑、红风帽和红斗篷。

李元吉:在剧情中是一个净角色,穿着尖纱、驸马翅、黑蟒和黑满。

李渊:在戏剧中扮演老生,头戴王冠,身着红蟒和黑三。

李世民:在剧情中是另一个老生,头戴黄色软帽和黄帔,身穿黑三

苏烈:在戏中扮演净角色,大额子、翎尾、蓬头和黑硬靠是他的标志性特征。

更夫甲和更夫乙:两位演员在剧中饰演丑角

剧情简介:

这出戏发生在隋末唐初的历史背景下。李世民被囚在南牢中,罗成前来探访,途中遇到了齐王李元吉。李元吉为了打压李世民的心腹,特意邀请罗成前往打敌。此后,罗成接连击败了多位敌将,但被李元吉反咎其未能生擒敌首苏烈,罚他受了四十棍。

罗成又被迫上战场。经过苦战,他带着战果凯旋回来,但城门已经紧闭。罗成的义子罗春站在城头上,向他暗示李元吉谋害的阴谋。罗成咬破手指写下陷阱的真相,用自己的鲜血交给了罗春,并下定死战的决心。但最终他还是中了敌人苏烈的诡计,坐骑陷入淤泥之中,最终被乱箭射死。

注释:

据叶盛兰根据《罗成叫关》删节而成,《罗成》从探监开始一直讲到乱箭射死,同时还删去了小显、托兆两位角色。

京剧《罗成》剧本唱词

第一场 

(急急风的鼓点声响起。四名士兵、四个亲兵和四名将领一起站在城门前。苏烈出现在高台上,并开始 recitation:“我,苏烈,生来就有雄心壮志。我曾为祖国奋战不止,如今因得到辽王的特命

一阵猛烈的鼓点声响起,苏烈出现在大家面前。苏烈自我介绍道,他姓苏名烈,字定芳,是大唐的一名勇士。他因为隋炀无道,投奔了东辽,并被辽王任命为帅,成功夺取了明关,立下了不朽的功劳。他呼吁大家一起起兵前往,为国家立下更多的战功。

接着,四名朝官前来见李渊。他们询问何时举行早朝并分班值班。大太监和四名小太监一起站在门旁。李渊步入座位,随后四位朝官也上前行礼。李渊平身回礼,并宣布国家的局势稳定,呼吁大家共同维护这一和平环境。

四名朝官高唱着“万万岁”一边分站在两侧。李渊开始朗诵,回顾隋炀暴政所带来的灾难,以及自己登基以来的诸多成就和辉煌。他呼吁大家一起共同维护国家的安宁,然后宣布了早朝的正式开始,并询问众卿是否有什么本奏。

甲朝官启奏称,东辽挂起了名将苏烈为帅,攻打明关,请求李渊为此做出决定。李渊决心维护国家尊严和安全,申斥东辽的侵略行为。他还询问尉迟恭的情况,但遗憾地得知老将病倒未能到场。于是,李渊宣布元吉上殿处理此事,并指示大太监遵从他的命令。

万岁响彻宫殿,世子元吉得旨,展现出优雅的仪态上殿。

他步履铿锵,踏金阶响声不断,向君王见礼。他对李渊磕头行礼:“父皇,您万岁!”

李渊示意李元吉起身,随后命令他前去击败犯我边境的东辽,并授予他将军之衔。

李元吉庄重地领取了命令,以表对父皇的忠诚和对国家安危的敬意。然后他离开殿堂,向征程出发做好准备。

李渊最后询问众卿是否还有其他奏本,没有后,他便下了殿。随着四朝官的请命,李渊回到了宫廷。而接下来的场景,罗成一个人走上台阶,露出一个威风凛凛的形象,展示了他的雄才大略。

罗成回忆起自己曾经为了保卫大唐国家,南征北战,多次建功立业。然而,由于三王元吉与二主千岁之间的仇恨,二主千岁无故被关进天牢,罗成深感失落和不满,于是萌生了私自往太原探望的想法,让二王放心一下。

在这里,罗成向家中的夫人嘱咐,如有人问,便说自己有公干。外面已经准备好了马,一切准备就绪。他展示了其英勇和果敢,高亢的歌声回荡在空气中,似乎预示着他一定能解决这个麻烦。

罗成转向家院,右手拇指向上,眼神迷离,仿佛在思考着什么。然后,他重新转身,朝左边行去,整理衣领,家院跟随着他出门,拉着马匹,准备出发。

罗成骑在马上,家院送他到门口。他大声唱着歌,打着马,马前蹄踏在地上响起声响,伴随着罗成左转身的动作,夜色中闪烁着银色的鞭影。这个英勇有为的男人拥有着无尽的勇气和决心,他下定决心要去天牢探望二主千岁。

在天牢里,李世民似乎已经度过了许多晦暗而痛苦的时光。在外面,罗成加紧马鞭,肆无忌惮地催促前进,向着天牢的方向飞奔而去。罗成朝着天牢的方向望去,目光灼灼地,透过夜色,眼前浮现出那座诡异的建筑物。罗成跳下马,龙飞凤舞地弹动手指,一道指令御林军甲迎面而来。

他发问道:“我是燕山罗成,请求见二主千岁,有何贵干?”

夜色中,罗成孤身一人,在这座阴森的天牢中大喊,摇摆着身体以示决心坚定。在不远处,御林军甲战栗着等待着他的回应。

民(白)原来如此,不过你如何进来的?

罗成(白)只是奉了太原府迎亲的名义,轻松进来了。

李世民(白)这可真是个聪明的借口,不愧是燕山罗成啊。

罗成(白)千岁过誉了。

李世民(白)不过这次来是很有胆略的,我很赏识这种胆略。

罗成(白)我一向认为忠义为重,不存在胆略或无畏之事。

李世民(白)好,很有自信心,我喜欢。

罗成(白)千岁此来,可有所嘱咐?

李世民(白)罗成可以替我传话给二王,我很想和他们见面,但是暂时还有一些事情需要处理。

罗成(白)明白,我一定会如实传达。

李世民(白)好,你可以退下了,如果有了什么消息请及时告诉我。

罗成(白)是,请千岁放心。

(盼退。)

(打马走到台前,家院扶门口。)

(西皮摇板)忠义燕山罗成回,

百年岁月伏牛史。

(家院开门,二应门而立,罗成下马进门。)

在天牢中,御林军甲统领着盔甲精良的士兵们,一直在守卫着这里。当罗成请求见二主千岁的时候,御林军甲冷冷地回答:“请等候。”他们向李世民禀报,李世民同意罗成进入天牢。

在灯光昏暗的囚室中,罗成跪下来,朝着二主千岁恭敬地问好。他悲喜交加,泪流满面,似乎老朋友见面般热情。李世民准许罗成离开,只是言简意赅地告诉他要把二主千岁的情况传达给二王。

罗成抱着忠诚和勇气的信念,毫不退缩,自信满满地告诉李世民:“忠义为重,不存在胆略或无畏之事。”李世民对他的刚毅和自信充满了赞赏,表面上似乎和罗成扯开了一些家常。

罗成继续为自己所信仰的事业而奋斗,他决心继续支持大唐,表现出了他对李世民的忠诚和信任。罗成告别了二主千岁,离开了天牢,向家里走去。他慷慨陈词,豪情万丈,家院和二应来到门前,热烈地迎接他,这位忠诚勇敢的燕山罗成又回来了。

在天牢中,罗成与李世民告别,感慨万千。民臣的责任已经完成,他不能久留,必须立刻返回。罗成向众人鞠躬告别,下了庭台,骑上马匆匆离去。

罗成匆匆赶路,却与李元吉相遇了。李元吉惊讶地问罗成为什么私自来太原,罗成有些犹豫不决。然而他毫不掩饰地表达了对秦王李世民的忠诚和对大唐国家的热爱。

他以忠诚和恩义回应对方的询问:“秦王待我恩义浩”,同时拱手致敬。这位燕山罗成,忠诚勇敢,正义凛然,不仅是御林军的优秀统帅,更是国家的忠臣。

罗成骑马匆匆赶往太原,特意来探望天牢。他脸上遮着袖子,向李元吉低头致敬,左手指向对方,神态谦卑。

罗成拉着马从下场门退回来,突然转身,马匹急速穿过场地,左脚毫不费力地抬起。李元吉想要阻止,但已经迟了,罗成已经离开场地。

李元吉沉思片刻,意识到罗成对秦王李世民极为忠诚,必须要早早铲除,否则对国家的安全会构成威胁。他做好了准备,命人准备出发前往长安,途中请示李渊皇帝,以便铲除罗成这一隐患。

李元吉进宫朝见李渊皇帝,顿时跪地行礼,表达了他对于皇帝的忠诚和爱戴之情。

皇帝李渊正坐在宝座上听着李元吉的奏折,面色凝重。李元吉恳切地请求让罗成担任前部先锋,以保国家的安全。大太监走上前,将皇帝的圣旨放在李元吉的牙笏上。

李元吉接过圣旨,感慨万千,跪地大呼“万万岁”。他走下殿,上马启程。众人紧随其后,马蹄声不断响起。

在周西坡,苏烈骑着马望着前方,询问四番将为何不行。四番将回答,他们已经来到了周西坡。苏烈果断下令,让人马排列开,准备前往明关。大家一起分散站立,向周西坡出发。

。大门打开,李元吉走上台阶,宣布他已被任命为世子,并且拥有着调遣三军的权力。

他念出了自己的命令:“拔去眼中钉,除去后患”,让在场的所有人知道罗成对于国家来说是多么危险。

李元吉进一步详述了他与罗成的相遇,强调了他的忠诚和对于秦王的依赖,同时也意识到没有及时铲除罗成将会对国家构成威胁。他向众人宣布了圣命,决定让罗成作为前战先锋出城交战,来解决这个隐患。

众人在中军高喊“罗成进帐”,罗成走上台阶,低头默哀。他念出了一句自己的口号,表明了他的责任感。最终,他向李元吉告上了进度。

在帐篷之外,罗成踏进了李元吉的大帐,向他行礼问好。

李元吉含笑着示意罗成坐下,罗成便坐在大帐挎椅上。他问李元吉有何使命。

李元吉告诉罗成,由于苏烈攻下了明关,他想让罗成出城御敌作为前战先锋,问他是否同意。

罗成表示自己无条件接受王爷的命令,只需王爷点动人马他就能出征。

李元吉驳斥了罗成的想法,他认为苏烈的二十万大军只是乌合之众,而罗成的骁勇善战将可独自领军取胜。他指着远方,表明了自己的信心,让罗成也相信他会取得胜利。

随着李元吉的手势,房内的气氛变得紧张,罗成停下了话语,站在那里等待指示。

上错军侯,岂不遭遇惨重?既是王爷有命,末将即刻带兵出发。

罗成为李元吉所呼,他脱下了面纱,一手背躬、一手伸出,环顾了四周。罗成引用了《孙子兵法》中的名句,强调了谋略的重要性,他认为,越精细的计划越能带来胜利。

他指责李元吉的指示,认为单枪独闯是愚蠢的行为。他请求增援士兵,以便更有力地执行任务。

李元吉对罗成的谦虚表示赞赏,但他也很清楚罗成的能力。罗成试图劝说他改变战略,但李元吉维持了自己的决定,问罗成是否愿意接受这项任务,罗成表示自己绝不违抗将令。

虽然拗成见固执,罗成的致辞激励了李元吉,并表明他的勇气和奉献精神,李元吉也承认自己的决定,让罗成带领部队出发。

李元吉猛地推鬓,紧紧地抱住胡须,一只手指向罗成。罗成神态谦虚,深深地鞠了一躬。

李元吉犹豫了一下,随即掷给罗成一支令箭,要他出城征战苏烈。

罗成双手垂落,惶恐万分,右手急忙把袖子掀起,匆匆向大门跑去,但他突然回头,翻折着袖子,抓起令箭。他颤颤巍巍地瞪着令箭,惊呆了,一股寒流沿着脊骨直冲脑门,他感觉到这个令箭将带来致命的后果。

罗成意识到这是三王的机会,一旦他进入南阳,就会陷入险境。他海纳百川,独当一面的脾气,就像一只猛虎,在他体内燃烧,他感到自己具有轻狂的勇气和决心,他决定要对抗这个决定,他几乎快用力把令箭折断,然而他猛然看到令箭上的字,他的眼睛眨巴着,他明白了:他必须完成这个任务,否则他就违抗王义,这个后果比死亡还要惨重。

罗成愣了一会儿,突然手腕一翻,他充满雄心壮志而且胆子大得可爱,他有跨越虎跑的心,迎接任何挑战。他低垂的眼睛现出锐利的光芒,当他仰起头望向远方,有谁能阻挡他迈向胜利之路呢?

罗成手持令箭,他左右摆动着手臂,在想象中练习着单枪独闯的场景。他猛然间扔掉令箭,迎接他的又是一支令箭,他抓住它,像扣碗一样扣起来。然后他背起手,左转身,提起裙子,露出他的绣花鞋,轻盈地跳了下去。

李元吉走上舞台,引用了一句古语,“酒逢知己千杯少,话不投机半句多。”他提到了刚才赐给罗成的令箭,命令他单枪独马冲进敌人的营垒。他解释了罗成的行为有如“明知山有虎,偏往虎山行。”

接下来,罗春出现在舞台上,他解释了自己探望父亲的问题,并引起了人们的同情。他跟他爸爸告别之后,他在谈及母亲的命令时,很自然地哽咽了起来,他带着难以置信的表情,惨淡地走向背景板。

俺罗春,奉母之命前往太原探访父亲,加紧马速前进。行至下场门,他立刻问候起父亲的安危。

接下来,罗成走上舞台,高声朗诵着“男儿志气比天高,为探秦王入笼牢。”他谈到自己刚刚收到的将令,命他单枪独马冲进敌人的营垒,却没有任何士兵的支援。为了国家大义,他决定放弃生命的安全,全身披挂准备迎接他的牺牲。

罗成站在舞台上,一整两整地抖动着双手,伸展着双臂,仿佛是在为即将到来的死亡做最后的准备。最后,他绕过手臂,用拳头打击自己的掌心,彰显出他的坚定意志。

如此背叛祖国?

罗成急切地束紧着战袍,左右拉动着他的靠绳,展现出他的准备迎战的姿态。他拿起抢枪,拉起马匹,高喊着“出城迎敌者!”

走上舞台的苏烈和罗成架住了枪械,站在彼此的对面。苏烈问询起罗成的名字,罗成回答到,“我是大唐前部先锋,白马罗成!”他用手拍打自己的腹部,彰显出他的不屈精神。

罗成反问苏烈为何要背叛祖国,投靠辽国,并且兴兵犯界?他的声音愈发的执着,奋勇向前,仿佛是面对着来自敌方的巨大压力,他不慌不忙地迎难而上。

你的话不错,但你所言之事与真相大相径庭。

苏烈向罗成解释起来,原来他所投的某家是因为当时隋朝政治腐败,国家陷入瘫痪,他们只为了生存而向东辽投降,成了东辽王的帅,在东辽王的命令下攻取了明关,这才是自己的立身之本。

罗成则严正回答,他是奉了元帅的命令而来,来剿灭苏烈等人。他指着苏烈怒斥道,“就算是你带领大军二十万,战将数千员,又如何?你们只是人如猛虎,马似蛟龙,而本将军却有枪有马,有勇有谋,岂会白白送死!”罗成的话语让苏烈的面色微变。

罗成哈哈大笑,调侃苏烈:“你可来看哪,你说的是假道士!今天,你我之间就要决出胜负,让刀枪相交的好戏上演!”他转动头盔,发出悦耳的铁珠声。

罗成又冲着苏烈大喊几声:“苏烈!”他紧握手中的枪,怒气冲冲地等待着苏烈的回应。

看枪!

罗成看着刘永忠,提枪上前,他喊出了那句经典的口号:“休得狂言,怎知俺罗成英勇也!”

然而,西皮散板的苏烈并不放过这个机会,他开始对罗成进行嘲讽:“虽然你有好枪法,三头六臂难胜咱。”苏烈再次挑战罗成,表现出他的自信心。而罗成则回应道:“住口!”他并不想被苏烈轻视。然后,他与苏烈开始一场激烈的枪战。

在打败了苏烈之后,一个叫做李天寿的大将出现了。罗成骄傲地向他喊出“看枪!”的口号,然后举起枪刺向李天寿,将他击杀在地。李天寿的死让刘永忠很不满,他站了出来,自称是大将刘永忠。

罗成再次向对手发出了挑战:“看枪!”然后一场激烈的枪战再次打响。

看枪!

一声凌厉的喊声响起,罗成提起枪,毫不留情地刺死了刘永忠。刘永忠倒地不起,躺在血泊之中。罗成得意地耍下枪,深深吸了口气。

接着,场景切换到另一场战场。李元吉站在中军之中,他摇晃着西皮,似乎在思考着什么。突然,一个报子出现了,他高声通报:“罗将军得胜回营!”

李元吉非常激动,他立刻问道:“他是怎么做到的?告诉我!”报子便开始回答:“罗将军上得阵来,战败苏烈,枪挑李天寿等两员大将,威风凛凛,杀气腾腾。”报子念出了有关罗成战斗场面的一句诗:“金枪一抖威风勇,杀气腾腾贯九重。苏烈催马逃性命,杀得番儿影无踪。”

李元吉听完后,非常满意,他赞叹道:“好一场厮杀啊!”然后枪声响起,似乎有另一场战斗正在进行中。

(白)元帅容禀。在我腰间。

罗成高傲自信地走进李元吉的帐篷。一旁的中军也在低声议论着刚刚过去的战斗,谈论着罗成的英勇表现。

罗成开始念自己的功劳:“阵前御番寇,回营报首功。”他自认为自己战胜了苏烈和李天寿等两位大将,所以应该上功劳簿。

不过,李元吉并不一定相信他的话。他严厉地问道:“罗成,你是怎么得胜的?”

罗成则回答到:“未将上得阵去,战败苏烈,枪挑李天寿等两员大将,特来禀告元帅,请上功劳簿!”他的回答让李元吉更加疑惑了。

于是,李元吉提问:“苏烈的首级在哪里?”罗成则指着自己的腰间,自信地回答:“在我这里。”

(白)罗成,你竟然背叛了我,私通番贼放走了苏烈?你是何等的胆大妄为!

罗成跪在地上,低头认罪,但他并没有放弃自己的辩解:苏烈乃是贼人统帅,护卫甚重,首级难以得到。

然而,李元吉似乎无法听进罗成的借口。他怒斥道:“你竟然私自放走了苏烈,这不是一时难以得到的问题,这是私通番贼!该当斩首!”

四位龙套和两旁的士兵齐声求情,希望罗成能被饶恕。最终,李元吉放了他一马,但他受到了重罚:四十板。

罗成被两名牢子手押走,他们手握水火棍,就像两个暗影般悄悄地出现在场地中央。

(内同白)一向出生入死,一次小错误就被打了四十板。

李元吉怒气冲冲地下令将罗成押进帐来,他决定再寻找妙计来杀掉这个背信弃义的人。罗成则痛苦地承受着四十棍的责打,身上的伤口开始流淌鲜血,他满腿都是疼痛,就像被刀子刺一样。

终于,罗成挣扎着走到帐下,颤抖着低头跪在地上,不敢开口说话。他曾经出生入死,为了部队披荆斩棘,可是一次小小的错误却换来了四十板的惩罚。他默默地忍受着这一切,斗志却似乎越来越低落。

捂着伤口,神情痛苦。)
元帅对罗成进行了审问,罗成含恨头低耸肩地回答了问题。可是李元吉却奸笑着,说打过罗成也好,没打过罗成也好,都要统统公开。虽然罗成在帐中没什么用处,但他还是被遣散了。

罗成忿恨地拖着右腿,慢慢走出了门。他回望着帐内,神情忧郁,整个人都在抗拒着伤痛。李元吉下令掩上门,四龙套和中军自两边分开,罗春搀扶着罗成离开了这里。

现在,罗春心中充满了不满。他觉得三王做事强硬无比,竟然会责打爹爹,这到底是什么世道!罗成归小座,他自己的棒伤还在触痛,他一手捂着伤口,神情十分痛苦。

罗成和罗春终于见面了,罗春急切地问起罗成的情况。可是罗成黯然神伤地回忆起了自己之前的经历,为部队立下功劳,却反而遭到了四十军棍的惩罚。 罗春心疼父亲,认为他受到了不公正的待遇。但是罗成却宽慰儿子不要流泪,还将棒伤伤口递给了罗春,希望儿子能给他敷上药膏,好好修养一下,等待下一次出战杀贼。 正当父子二人在谈论的时候,忽然中军大声喊出:罗成听令!罗成下意识地回答,在中军的命令下,他被要求二次出马,此次发动进攻不能穿铠甲,不能带任何的粮食和马料,必须要活捉苏烈的首级才能回城。所以,他需要接受中军的命令,马上出发前往战场。罗成身穿西装,手持板令,颜色沉重地前来传达中军的命令。罗春拦住了他的去路,想要阻止他再次出兵,但是罗成很明显已经接到了三王逼迫的命令,他不得不出征以维护国家的利益。 罗成知道自己面临着极大的危险,但是也知道作为一个将军不能违抗军令。他对儿子说,即使他这次战斗失败身亡,也要为国捐躯,为了维护国家的利益。罗春十分不舍,眼泪流了出来。 然而,罗成依旧坚定,让罗春为他敷好棒伤,好让他可以出城杀贼。罗春只好遵从父亲的命令,但内心 仍然十分忧虑。(罗春小心地为罗成敷上白巾,治疗他的伤口。罗成身穿斜马褂,戴着面牌,露出一头甩发,加上带着宝剑,显得非常威武。)当罗成下令带马外出战斗时,罗春只得默默地听从。 紧接着,他们进入了第十二场。四番兵、四下手、二番将和苏烈一起出现。苏烈轻松地摇起了西皮摇板,意味着他坐在牛皮帐里。但是,突然罗成出现了,他手持剑和枪,站在苏烈面前。苏烈和其它士兵被吓了一跳,随即急忙出帐与罗成和罗春展开激烈的战斗。 进入到第十三场,李元吉加入到了中军队伍中。他听了谯楼的钟声,知道时候不早,却突然收到了中军传来的将令。李元吉十分烦躁,他知道中军的命令会带来麻烦,不能让自己安安静静。(命令罗成再回到战场上打仗。)他希望罗成能在这次战斗中,身死道消,将李世民视为祸根,将红灯掌握在敌楼中,以准备好的尚方宝剑彻底解决这场争斗。四龙套和中军插门一同出现。在城墙上,李元吉眺望战场。黑云笼罩,他听着更夫议论,快到第二更的时候,更夫们开始大声念着祷告。他们相互鼓动,大声呼唤光明的胜利。更夫打断了他的思维,打算离开这个瘟疫之地,他们的遭遇让人心痛。更夫们聊起了最近战争的情况,其中一个更夫十分不满。他认为罗成将军上阵杀死了李天寿等两位大将,令苏烈不得不逃跑回到营地。但是,在他回到营地时,罗成却遭遇了不公正的待遇,反而被责罚四十军棍。更夫甲认为恐怕罗成有通敌的嫌疑,但更夫乙则劝他不要太生气,因为连元帅都难以安抚众将的情绪,何况是只有小小地位的更夫呢? 李元吉也听到了这些议论。他感到不安,并抱怨更夫们的话让他非常难过。他离开城墙下去时,暂停了脚步,想起了罗成将军。他知道罗成在回到营地后可能会面临很大的困难。如果罗成赢得了胜利,那该怎么办呢?这让他陷入了沉思。李元吉想出了一个计策。他召集了罗成将军的敌人,传达了一个命令,要罗成在回城时禁止入城。这被传到了三王的耳朵里,他们下令罗春将北门把守得更加严密。这让罗春十分警惕,他带着灯笼和武器登上城墙,等待着敌人的到来。突然,他发现有人接近城门,他立马喊出了警报,并准备好应对任何来敌。夜色下,罗士信已经等得快要疯了,他听到了警报,渐渐地看到了罗春发出的光芒。他最后终于恢复了平静,拿起枪来准备进入城门。战斗开始了,黑夜中唯一的声音便是战鼓和乐器的声音,给整个城市带来了一点生动的色彩。罗成将军带着剑,来到了九龙口。寒冷的西北风吹得他几乎要冻僵了。他听到了苏烈军队筹备迎战的铜锣声,心里想到苏烈已经收兵了,而他的盟友秦王却拥有了强大的将士,但是第三位有势力的爷爷并没有关心他的处境。附近的渔民和樵夫收起了钓竿和柴禾,以及在庵观寺院的晨钟暮鼓声里,放回了他们的家中。快速骑着他的白龙马,他匆匆回到了望楼上,向敌楼招手,发现那里的火把变成了红灯,这预示着他会面临更加艰难的局面。他紧绷神经,准备好了与敌人的战斗。(看见父亲的愁容,走上前安慰)爹,我是你的儿子罗春啊。我听说你来了,特地赶过来看你了。别难过了。

罗成(抚摸着罗春的头)是啊,是我错了。我怎么能埋怨我的儿子呢?不过,我为什么不能进城呢?

罗春(嘿嘿笑)是这样的,三王派人来了,不准放你进城。

罗成(皱眉)哦!原来如此。罢了,不管怎样,我们要照顾好自己,不要惹出麻烦来。说起来,城墙上还有其他守卫吗?

(罗成抬起右手,示意罗春回答。)

罗春(靠近罗成耳边)我听说城墙上有一位老将军在那儿守卫,咱们得小心点,不要惹恼他了。

(罗春偷偷地拍了一下父亲的肩膀,暗示罗成放心。)

(罗成骑着马停在城壕边,准备启程。)

罗成(大声说道)孩儿,现在你要将城墙上的红灯系下来。我要在这儿写下一封血书,请求长安支援。你可以去搬救兵。

(罗成指向城墙,意思是让罗春下去系红灯笼。)

罗春(毫不犹豫地回答)爹,我听从您的命令。

(罗春拿起丝绦系上城墙上的灯笼,然后放下城。罗成背向观众,准备离开。)

罗成(走到台中,停下来说道)挽马停蹄,现在到了战场上了。这里没有什么文房四宝,我们唯一能使用的,只有这一把宝剑。我要割掉我的战袍,我要写下一封血书,请求救援。我就要上路了。

(罗成下马,扯下战袍,开始写血书。他用剑刻下自己的手指,将自己的鲜血浸润在文字中。)

罗成(握紧了自己的拳头,鼓励自己)我银牙一咬,中指破了。我会克服一切困难,与敌人战斗到底!

(西皮快板响起,气氛紧张)我双手握起拳头,十指连心痛得让人难以忍受。我写了一封奏章,上面请求秦王二主君支援。尉迟恭身患重病,我无人挂帅领导雄兵。

三王元吉拿起挂帅印,答应为臣做了马先行。可惜,黄道日不给我出马的机会,而黑道之日却让我不得不出兵。

我们在清晨杀到午时正,而午时又一战过去到了夜黄昏。我已经连杀了四扇城门,我的力气已经消耗殆尽。可是,在北门,我又遇到了那个小罗春!

(西皮快板响起,加强紧张气氛)(西皮散板响起,情感激动)如果我无法击败敌人,那么我的三岁儿子罗通也会被迫面对这个险恶的局面。我真想再次向列公位跪拜,但我的袍子太短了,已经被鲜血浸湿,写不出一封完整的血书。

我匆忙修好了那封血书,罗春你必须马上去长安搬救兵来支援我们!

(罗成将血书挂在灯笼上,罗春拿着灯笼准备下城。)

罗春眼泪滚落,一看到那血书就感到异常痛苦。这样的情景真是令人心碎。我决定点燃火炬,骑上马奔向天子午朝门,向天子呼吁支援我们!

(罗成转身面向城楼。)

呀呀呸!我们罗家代代传承的忠诚和良善,如今却被迫面临如此危险的局面!

(罗成拉起马前山膀,显得十分沉重。)

但我知道,只要我们坚持下去,相信天命必定会眷顾我们,保护我们走向胜利的道路!

(罗成紧握双枪,弓步待敌。)我绝不会允许自己受到骂名污辱!如果我的儿子再次提起这件事,我一定会挥着这把银枪——

让任何敢于侮辱我们的人都付出惨痛的代价!

(罗成转身,左手按剑,表现出他的坚定信念。)

千言万语,父亲还是不相信我。但实际上,我们现在所处的局面已经无法逆转,我的生命也被置于危险之中。

父亲被迫离开这座城楼,与天伦和爱人离别,拼命搬取救兵。这条路充满着艰辛和危险,但他还是毫不退缩。

(罗成、罗春同时喊出“爹爹”、“我儿”,表现出他们之间的父子情感。)

在父子分别之际,我们哭泣着互相依偎。最后,我的儿子罗春离开了城楼,我只能望着他的背影,捂着自己的脸拭泪。

罗春!走好!

(罗春离开,罗成面向城外,握紧山膀,显得十分忧虑。)

我的儿子,我的血脉,现在只能指望他奔赴远方,去拯救我们岌岌可危的局面!

(罗成拳头紧握,伸出拇指,面色肃穆。)

在这个战场上,父子们绝不能擦肩而过!

(突然间,罗成听到脚边传来铃声,顿时感到异常惊恐。)

耳旁不断响起銮铃的声音,我知道这一定是苏烈派来的援兵。

(罗成以极快的速度扳动鞍子,拿起马鞭和银枪。急急忙忙地上了马。苏烈、四番兵、四下手、二番将也纷纷跟上了罗成。打斗开始,罗成下马,苏烈领兵同样从马上下来,开始激烈地对战。)

但是!且住!

(苏烈高喊停战,一众士兵纷纷停手。)

我们今天与罗成进行的交战已经伤亡惨重,不能再这样下去。

我们的士兵和孩子们已经为此付出了巨大的代价。

二番将问道,“在哪里?”

“淤泥河。”二番将回答道。

苏烈喃喃自语,“唔唔,有了!”

“大家准备好弓箭,等我将罗成引到淤泥里陷住,如果他归降,就罢了。如果他不归降,就集中发射箭矢。”

(急促的风声。苏烈站在正场的高台上,四下手、四番兵、二番将分列在两侧。罗成手持银枪走上高台,眺望了一会儿,就遇到了意外——他的马不慎陷入了泥沼中,被淤泥卡住,罗成失控地落马,右腿慢慢地滑落。)

罗成喊了一声,“哎呀!”

“四面都是天罗网,马陷泥潭无处藏。”

苏烈宣布,“罗成归降吧!”

罗成一边喊道,“呸!”,一边说道,“我们罗家世代都是忠良之士,宁为玉碎不为瓦全!”

苏烈命令,“准备好弓箭!”

伴着梆子声,罗成耍起了皮猴般的打箭游戏。苏烈发话了,“叫罗成死无葬身之地!”

突然,一阵梆儿声响起,霎时间箭如蝗群飞舞。

罗成手持银枪,冲出去应战,与苏烈展开激战。这时,白虎形自下场门上来,夺去了罗成的银枪,撤下了场地。

苏烈刺中了罗成,罗成侧身倒下,箭插在胸前,像中了一箭一般倒地。罗成在正场的桌子上,摆出了一个僵尸的姿势,搁在那里没有动弹。

苏烈得意地说道,“哼!真可惜啊,我失去了一位优秀的将领。”

“孩子们!将明关包围起来!明天我们就能攻下这座城!”苏烈下令,众人异口同声地应允下来。〖尾声〗。剧幕急速落下。

(完)
——————————
1原句为“落得个马革裹尸还。”,后被更改为“马革裹尸。”

“踏番营走一番”,姿态优美,十分得体。
2此剧本记录于1946年,当时正值日本战败投降的时期。因此,更夫在念白时加入了反映时事的即兴词,“胜利到来得见光明”。而下面更夫念出的“除非把他检举在汉奸之列”的台词,虽然与剧情不同,但记录时未作更改。

3“挽马”之后,现场观众建议更改为“勒马”,剧组得到认同后改成了现在的版本。

4而在“割战袍”的一幕之后,也有观众提议将白袍代替掉,最终成为了现在的改动版本。

Similar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