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葆玖:如果京剧改得不像京剧,那就注定了

author
0 minutes, 0 seconds Read

今年4月25日,梅派传人、北京京剧院梅兰芳京剧团团长梅葆玖先生在河西逝世,享年82岁。宝九接受本刊独家专访,缅怀父亲梅兰芳先生,畅谈他的艺术人生。

作者|河西

学京剧的小孩_三岁的孩子可以学京剧吗_京剧学孩子可以学到什么/

2004年,70岁的梅葆玖先生在化妆间里,准备出演《贵妃醉酒》。摄影_陈海平

今年春夏之际,中国民间艺术界接连失去了两位京剧表演艺术家。 5月8日,著名京剧程派表演艺术家、京剧大师程砚秋的养女李世济在北京因病去世,享年83岁。新闻评论称,“梅葆玖先生去世后, ,京剧界又失去了一个支柱。”

4月25日,梅派传人、北京京剧院梅兰芳团团长梅葆玖先生逝世,享年82岁,世界上又一位伟大的京剧大师失踪了。

80年前的1934年3月29日,梅葆玖出生在上海思南路梅宅。 她是梅兰芳的第九个孩子,也是最小的一个。 10岁开始学艺,13岁正式登台演出《玉堂春》、《四郎探母》等话剧。 他是梅兰芳先生衣钵的继承人。

梅葆玖声音甜美圆润,唱腔真美,表演端庄大方,长相、唱功都与她的父亲相似。 他有着精湛的艺术功底和扎实的基础。 在青衣、花山、刀马旦、昆曲等多门艺术上都有很高的造诣。李胜素、董媛媛、张静、张新月……这些目前活跃在京剧舞台上的著名演员都出自梅葆玖门下。并得到梅葆玖先生的悉心指导。

梅葆玖先生生前曾接受过我的专访。 采访中,他回忆了父亲梅兰芳先生,并谈到了自己的艺术人生。 现在想来,梅葆玖先生的音容笑貌仿佛就在眼前。

梅骨兰花心,让你永远年轻。

与父亲梅兰芳同台演出

南都周刊:您从小就喜欢京剧吗? 你爸爸一共有9个儿子,为什么只有你学梅派京剧?

梅葆玖:主要是我爸爸看我长得像他,耳目相似,而且有声音,会读书,就给我拍了一张照片,然后我就在《三娘教子》里扮演了孩子。 ”,父亲觉得我演技不错,觉得我有这方面的天赋,就开始让我去梅派学习。

我从十岁起就开始学习。 我请了老师,学了歌唱、昆曲、武术等。抗战胜利后,1945年父亲回国工作,我在梅剧团实习。 后来与父亲共同主演了《园林梦》、《金山寺》、《白蛇传》等电视剧。 1951年我到北京时,已经能独立演唱一部剧目,相当于正式加入梅剧团。 我在那里一直待到1961年父亲去世。“文化大革命”期间,梅剧团停办了。 江青说男舞者不够好,都靠边站,只能唱样板戏。 结果我们十几年没有唱戏了。

南都周刊:您的启蒙老师是王耀庆的侄子王有庆。 他教了你什么?

梅葆玖:他是我的启蒙老师,也是王派的继承人。 研究王派戏曲非常重要。 它奠定了基础。 发音、吐字、唱歌都是非常标准化的东西。 我的昆曲老师是来自上海的朱传明,与他是同一代人。 我的武术老师是陶玉芝。 后来我又跟朱勤鑫学了花旦,他们都是名师。 当我学会了基本功后,我就开始跟爸爸学他的戏,和他一起表演。 渐渐地,《贵妃醉酒》《霸王别姬》《宇宙疆域》我都一一掌握了。

南都周刊:您从10岁开始学习艺术,三年后开始登台表演。 你学得有多快? 你父亲当时对你的表现满意吗?

梅葆玖:我反应很快,还算聪明。 孩子们在舞台上不知道害怕,他们只是觉得好玩,并没有感到任何压力。 一方面,我还在学校读书,寒暑假的时候,我和同学一起在学校表演,也算是实习。

南都周刊:你第一次和父亲一起登台表演是什么时候? 是在哪一处呢?

梅葆玖:那是我18岁的时候,和父亲一起演《花园梦》。 我爸爸扮演杜丽娘,我扮演萧春香,我们开始同台表演。 1949年,我们共同主演了《断桥》,这是《白蛇传》的副标题。 我爸爸扮演白蛇,我扮演青蛇。 我已经开始学习并采取行动。 1950年到北京后,父亲到外地演出时总是带着我。 每到一个地方,我总是先表演三四天,父亲稍作休息,然后父亲又上台。 全国各地都是如此。 这逐渐将我推向观众。 我去过东北、华南、华东。 这给了我练习的机会,也让观众熟悉了我,知道我继承了父亲的梅派京剧,他们对我也有了一个基本的了解。 父亲去世后,我开始领导梅剧团。

南都周刊:和父亲同台表演有压力吗?

梅葆玖:没有压力。 他非常善良,非常公平和平和,无论他教学生还是我。 不像有些老师对学生有威慑作用,他很民主。 由于他出国很早,访问过欧洲、日本、苏联,所以他不会按照封建宗法制度教育自己的学生和孩子。 他心胸很开阔,犯错了也不断改正,但态度很温和。 当我们学习的时候,我们并不害怕。 他在上海教李世芳等人的时候,我就看了一遍又一遍。 如果他有什么想法,他总是会用深思熟虑的语气说出来。 这不是我想的那样,你必须这么做。 如何服从,他从来不这样做。

南都周刊:如果表演失误,会受到批评吗?

梅葆玖:有时候晚上吃完晚饭,他会给我重新摆菜,告诉我哪里做错了,应该怎么摆。 如果我在台上姿势不对,他会配合我,不让观众看到。 在舞台上,我们大家都很配合。 我下来后,他又细心地给我安排,并告诉我需要注意哪些地方。 他从来没有责备过我。 他对他的学生也这样做。 他说,他一骂、骂,学生立刻就会害怕,害怕了就学不会。 他的做法就是让他知道,让他知道什么是对的。 他总是从启发性的角度看待这些问题。 应该说,他的教学非常开放、科学,所以学生非常愿意向他学习。 并不是所有人见到严大师之后都不敢说话。 事实并非如此。 一切都非常民主。

论梅兰芳的京剧创新

学京剧的小孩_三岁的孩子可以学京剧吗_京剧学孩子可以学到什么/

2007年11月23日,在北京梅兰芳大剧院落成典礼上,梅葆玖为梅兰芳铜像剪彩。

南都周刊:1951年,您和父亲在怀仁堂演出。 毛泽东说你父亲白娘子的样子不一样。 这是一种改进吗?

梅葆玖:我爸爸一身白衣,头上戴着一朵红绣球。 我也穿着白色的衣服,非常漂亮。 所以主席说这个造型很好看,很会跳舞,代表了白蛇的新形象。

每逢春节,我们都去怀仁堂演出。 毛主席喜爱看戏,对昆曲非常了解。 不需要看歌剧文本。 我们从上面观看歌剧,而他则在观众席上聆听并做出决定。 毛主席非常熟悉传统文化,特别是诗歌。

南都周刊:1950年除夕夜,您和父亲在怀仁堂合演了《金山寺》和《断桥》两部话剧。 齐彦明先生提了一些建议,你父亲就把剧本改了。 你父亲经常表演这些剧本。 修改,你走的是好路吗?

梅葆玖:父子上阵的时候,我记得我也演过《宫里春天》,毛主席也在观众席上观看。

父亲一生中从未离开过创新,但创新必须建立在传统的基础上,不能脱离传统。 你的服装、你的唱腔、你的音乐都是根据京剧来创新的,让你能够站稳脚跟。 我不是说改了以后就不像京剧了,绝对不是这样的。 京剧的形式没有变,父亲排演的剧目中的京剧灵魂也没有变。 所以,我父亲排的戏基本上是站得住脚的,基本上观众都会喜欢看。 父亲的剧目优美、优美、有新意,但并没有脱离京剧的框架。

南都周刊:1959年,你父亲在北京演出了国庆十周年献礼剧《穆桂英挂帅》。 这是你父亲生前最喜欢的一部剧吗?

梅葆玖:《穆桂英挂帅》中,我饰演杨文光,姐姐宝月饰演杨金花。 就这样,真正的儿子和真正的女儿一起在舞台上表演。 这在歌剧史上也是相当罕见的。 台下他是父亲,台上他也是父亲。 她成为了一名母亲,这非常有趣。

南都周刊:当时票很难买吧?

梅葆玖:确实如此。 你想一想,他们都是著名演员,尤其是国庆期间,在人民大会堂、人民剧院等地方。 1959年至1960年演出多次,演出数十场。 真的很难买到票。 这种机会太难得了。 遗憾的是没有拍成电影。 本来是要拍成电影的,但是因为他的心脏衰竭,所以没能拍成。

南都周刊:你父亲对穿衣打扮有讲究吗? 我看资料好像他们平时都穿西装?

梅葆玖:他在家里穿得比较随意,但在外面通常穿西装。 他对此已经习惯了,因为他出国早,穿长袍的时间较少。

南都周刊:在饮食方面你也比较随意吗? 据说你经常吃大酱面?

梅葆玖:他的口味比较南方。 我们的祖先都是台州人。 他们喜欢吃甜而清淡的食物。 他不吃任何脂肪的东西。 他更喜欢蔬菜和面食,因为我妈妈来自北方。 人们。 我对饮食不是特别挑剔。 家里的大厨是北方人,但也会做一些南方菜。 我父亲更喜欢江淮菜。 他一般不喝酒,更不会喝任何酒。 有时出于礼貌,他只是在餐桌上喝一点酒。

南都周刊:油画颜料对皮肤的伤害会更大吗?

梅葆玖:化妆前先涂一层凡士林堵住毛孔再涂油彩,这样就不会直接伤害皮肤。 这相当于贴上了一层保护膜。

南都周刊:你爸爸会用一些护肤品来保养皮肤吗?

梅葆玖:他还是按照传统的方法做。 不过他用的油画颜料都是好颜料,而且好颜料的副作用也比较少。

谈电影《梅兰芳》

三岁的孩子可以学京剧吗_京剧学孩子可以学到什么_学京剧的小孩/

电影《梅兰芳》剧照

南都周刊:50多年前,在同一个北京电影制片厂,陈凯歌的父亲陈怀爱参与拍摄了一部关于梅兰芳的艺术纪录片。 当时你在拍摄现场吗? 你是怎么来拍这部电影的?

梅葆玖:有几个导演,包括陈怀爱,还有上海导演岑凡。 那是 1953 年,录制我父亲的舞台艺术对现在的教学很有用。 看完之后,我立刻对演唱、动作、身体姿势、编舞有了想法,留下了模板。 这部关于父亲的纪录片,为他的《贵妃醉酒》、《宇宙疆域》等多部代表作留下了宝贵的资料。

南都周刊:电影《梅兰芳》的剧本改编自哥哥梅绍武的传记《我的父亲梅兰芳》。 您是如何决定拍电影《梅兰芳》的?

梅葆玖:我很多年前就想拍这部电影,但一直没有时间去做。 电视剧是有的,但电视不能代替电影。 我也很高兴现在可以把它拍成电影,让更多的人能够更好地认识和了解梅兰芳。

南都周刊:编剧是著名作家严歌苓。 你读过这个剧本吗?

梅葆玖:剧本比较忠实于历史,从人文的角度审视这段历史。 她的故事实际上随着抗日战争的胜利而结束。

南都周刊:您如何评价赖明的表演? 你觉得他打球像你父亲吗?

梅葆玖:我觉得他的文化氛围还是不错的。 他没有香港、台湾人的口音。 他还是带着北京口音,因为他是北京人,小时候也住在北京。 如果电影出了一个“广东梅兰芳”就糟糕了,而且还不允许配音。 这部电影可能会在奥运会之后上映。

南都周刊:您担心章子怡演不了孟小冬。 为什么? 她以为她很难进入孟小冬的内心世界吗?

梅葆玖:一开始她有点担心,但是老师一直告诉她,她学得很快,而且很聪明。 从面部表情来看,他的表现还是不错的。 毕竟他是一个老演员了。

南都周刊:你认为你的母亲付芳植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梅葆玖:她在电影里也有好几场戏。 我的母亲也是一名演员,但结婚后就不再演戏了。 她是班纳人,在剧院长大。 她对京剧、艺术也有了解和见解。

论梅派艺术的传承

南都周刊:你父亲去世后,留下了数十亿的藏品和财产。 都是捐献的吗?

梅葆玖:主要文物在梅兰芳纪念馆,就是我们原来住的院落。 现在我们正计划扩大它。 这些东西会在你手中逐渐消失。 我认为把它们交给国家永久保存是最好的政策。 现在梅兰芳纪念馆由文化部管理,文物陈列在国家手中,这让我感到放心。

南都周刊:您大哥的孙子梅伟会继承京剧梅派并演京剧吗?

梅葆玖:毕业于北京大学,后就读于中国戏曲学院,现工作于梅兰芳纪念馆。 他学习和研究梅兰芳的艺术理论,但他也会唱女角,有声音,但他不是专业的。 仅有理论而没有实践是不够的。 这孩子还不错啊。

南都周刊:您父亲的九个孩子的后代中,除了梅薇之外,还有人从事京剧吗?

梅葆玖:我姐姐宝月的孩子会唱老生。 从日本回来后,她现在负责中央电视台的歌剧节目。 这也很好。 他本身就是学戏的,所以他担任戏曲频道的总监是最合适的。

南都周刊:现在京剧陷入低迷,您认为如何传承文化遗产,让更多的年轻人喜欢京剧?

梅葆玖:这是一个大问题。 这不是我们家庭的问题,而是整个国家的问题。 应该从中国几千年文化的角度来看。 现在小学生也需要学一些京剧,大学(如清华北大)也有京剧班。 前段时间去台湾,看到台湾的大学也开设京剧班。 中文系还有学习戏曲的教授和学生。 。 培养演员,还必须培养有文化背景的演员,这样表演的角色才能真实。 不了解历史、文化,不了解京剧、昆剧是如何形成的,仅仅模仿外界只能是一个空壳。

南都周刊:教育部此前规定中小学必须学习京剧。 你觉得这个有必要吗?

梅葆玖:我觉得这个很好。 如果他们只知道四大天王,而不了解传统文化,那就麻烦了。 未来,中国文化将失去一切。 他们应该了解一些关于京剧的知识,京剧有哪些风格以及如何唱。 这不是专业培训,只是要求他们了解京剧的历史。 从这个角度来看,我觉得音乐课上一些京剧是非常有必要的。 。 我主张教育部多开展传统文化教育,因为每一部剧目都有中国的历史背景,每一种唱腔都是中国文化遗产的体现。 针对教育部的规定,我们的专业演员也非常积极,深入基层辅导音乐老师。

南都周刊:您认为培育和传承梅兰芳京剧艺术最紧迫的任务是什么?

梅葆玖:我觉得现在最重要的是培养高素质的演员。 京剧艺术主要靠看你的表演、听你的唱,就像我们听西歌《茶花女》一样。 很难说这些经典作品会再次被改变。 主要是看谁唱谁演,观众来了。 看主要是看人物。 没有角色是不行的,所以我们要培养高素质的知名演员。 他一上台,大家就争先恐后地买票。 媒体和宣传固然重要,但如果他自己不好,那宣传就没有意义了。 这取决于你的含金量。

南都周刊:目前台湾京剧的发展状况如何?

梅葆玖:陈水扁时期,京剧被搁置,演歌子戏,马英九上台后又恢复了京剧。 我认为推动京剧的发展对海峡两岸来说是一件好事。 他们都是中国人,对中国传统文化有着相同的理解。 马英九知道我们要来,他和连战请我们到国宾馆吃饭。 我和连战在政协礼堂给他表演了《贵妃醉酒》。 他很喜欢梅牌。 他告诉我,他一直没能见到你,这次来台湾一定要邀请你。 合影、敬酒、致辞也是对京剧的鼓励。

南都周刊:香港实验艺术的先驱永念曾先生在京剧方面做了很多实验工作,比如重新编排《滑轮》和程砚秋的《荒山泪》。 你没关注过他的作品吗?

梅葆玖:还没有。 我认为它永远不会偏离它的根源。 如果变到不再是京剧的地步,那就结束了。 我们要利用这些传统元素,同时利用现代的舞台条件去丰富它们,体现它们的一切美好的东西。 我认为这是正确的方法。

原创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欢迎您与您的朋友分享。 如需获得授权,请发送邮件至:smwnewmedia@163.com

京剧学孩子可以学到什么_三岁的孩子可以学京剧吗_学京剧的小孩/

Similar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