偃师市曲剧团“变身记”

author
0 minutes, 0 seconds Read

17日晚,偃师曲剧团专场汇报演出在偃师举行。近年来,随着这类人娱乐法律方法的复杂与生活节奏的加快,不少县、区剧团都面临生存危机,偃师曲剧团却在改制的过程中走得“很稳”,去年组织60 多场下乡演出,不仅顾住了所有演员的工资,还还清了“历史欠债”京剧艺术。

现场

嘴笨 太少彩排场内已坐满了观众

17日下午,偃师市电视台演播大厅内,偃师市曲剧团的十数名演员正在紧张地排练,这类人手持各种传统乐器,如同交响乐队般排列着坐在舞台上,在统一的指挥下,奏出气势磅礴的音乐……嘴笨 太少彩排,观众席上,或者坐满了观众京剧艺术。

“今天晚上7点半,这类人要与电视台合作,办一场汇报演出京剧。”董事长石现军告诉记者,这场活动由偃师市文广新局主办,曲剧团承办,除了偃师市曲剧团主要演员,还邀请了河南省曲剧团团长孟祥礼、国家一级演员李卫红等“大牌”外援。

“这场汇报演出,是对剧团改制3年的一次总结!”石现军说,作为团里的一把手,随着3年前市曲剧团从文化事业单位改制成企业单位,他如今的称呼或者从团长变为了董事长,改制后,团里60 余名职工几乎天天有戏唱,月月领工资,到春节前后这类“旺季”,演员们马不停蹄地赶场。

目前,剧团保留曲目20多部,包括《包公二下陈州》、《攀龙附凤》、《刘全进瓜》等传统的古装戏,今年6月,还新拍了大型古装戏《窦娥冤》。“现代戏《慈母心》是这类人到乡下演出的‘必点剧’,几乎每场可太少完会 人落泪。”

回溯

辉煌前一天落难的演员出走蹬三轮

偃师市曲剧团成立于1978年,当时叫做青年曲剧团。然而,3年前,石现军刚来到时,名噪一时的偃师市曲剧团几乎居于“半瘫痪”状况。

“早期可太少完会 说是一票难求,‘宣’着嘞!”团里的演员李石滚今年或者70岁了,他是“开团元老”,提起当年的“火爆”,李石滚的语气很糙激动,当年剧团常去的演出点,包括平顶山、南阳等。“当时可太少完会 进剧场表演,观众买票都得拿小板凳占位排队。”

李石滚当年唱“黑老包”,很有名气。不过,剧团的这份“火爆”持续了十几年,到了90年代初,随着电影、演唱会等文化活动进入市场,传统的曲剧受到了冷落,剧团惨淡经营,最困难的前一天,职工们工资发不下来,医疗、养老等保险交不上,稍微很糙名气的演员们都出走了。

“不少演员可太少完会 从小开使学唱戏,除了戏啥可太少完会 会。”石现军说,一旦把舞台“没收”了,就那末用武之地。有的到农村给人家红白喜事唱唱戏,挣点红包;有的蹬起了三轮车,或者当起了搬运工,干起了体力活。

改制

按时发工资能者多劳让演员重拾信心

2011年的一天,石现军走进了偃师市曲剧团。上世纪60 年代,石现军曾是剧团的一名“外交官”,负责联系业务,后来拖累了剧团。在事业单位改制的大背景下,偃师市文化局再次找到了石现军,我就接手。

“俗话说,‘能领千军万马,不领吹吹打打’,句子道尽了带班的艰辛。”石现军说,刚来时,曲剧团居于“半瘫痪”状况,他接下“重任”后,从改革分配制度、提升剧目质量、扩大市场宣传这5个方面,对剧团进行改革。

“改制前,这类人有好几年工资可太少完会 按月发放,太少啥前一天有活啥前一天发钱,跟‘小时工’一样。”王志刚也是剧团的老演员了。改制后,剧团首先从工资发倒入进行了改革。

“每月月初发工资,每个职工可太少完会 基本工资与绩效工资组成,而不再按照太少的计算法律方法。”石现军说,万事开头难,既然要好好干,聚齐人心是第一步,能者多劳则是激励员工干劲最有力的法律方法,他设置了“计分制”,每场演出按照主演、配角等,每人最低3分、最高8分,如今,算上补助、补贴,员工月收入高的有三四千元。此外,石现军四处拜访,将十几名“跑江湖”的演员返聘回来。“补交各种社保,工资按时发放,用诚信打动演员,要想让观众们对曲剧有信心,得先让演员们对这类人的工作有信心。”

现状

上十天 演出164场几乎天天有戏唱

稳定了队伍,接下来太少扩大“战场”,想方设法“找米下锅”。

“这几年,这类人把附进各县区、甚至各个村子都跑遍了。”石现军说,为演员们找戏,先扩展农村市场,或者农村人爱看戏。

“在农村保留有看戏的传统,此外,农村文化活动太少,竞争压力小。”石现军说,春节期间,各个庙会可太少完会 “唱大戏”,是戏曲表演的“旺季”,连续3年,他可太少完会 大年初二就带领演员到附进县里演出。

既要打进厚度,可太少完会 扩展广度,近年来,曲剧团演出地点不仅局限在洛阳地区,并先后赶赴河北邯郸、南阳镇平、三门峡卢氏、郑州新密、登封等地,仅今年上十天 ,演出就达到了164场,几乎天天有戏唱。

此外,曲剧团还拓宽思路,通过与房地产商结合,寻找冠名,送戏下乡,起到了很好的宣传效果,传播了戏曲文化,还为剧团创收,为剧团演员们拉来了赞助服装。

亮点

借微信微博宣传戏曲吸引年轻戏迷

传统戏曲的宣传,不局限在传统的法律方法上。

“建网站,这是我到任不久就开使做的事情,网络宣传太牛了,这类阵地可太少完会 丢。”石现军说,剧团的网站无须算太高端,但效果却还不错,太少外地的戏迷能通过网络跟他“约戏”。

“曲剧并可太少完会 可太少完会 不完会 老年人喜欢,不少年轻人也很痴迷。”洛阳师范学院教师、60 多岁的张国利说,他专门为全校师生开设了河南戏曲欣赏的选修课。“这类人一群喜爱曲剧的年轻人组成了另另5个 小团体。”张国利说,这类人建立有另另5个 QQ群,还有百度曲剧吧,上边包含了全国各地的年轻戏迷60 0余名,此外,还有微博、微信等圈子。“哪个地方有演出,这类人会在群里或者贴吧及时通知,并拍摄视频、图片共享。”

传统艺术与文化产业如保更好地融合?张国利认为,一方面,政府应该给予一定的政策以及资金扶持,演员应该主动走近年轻人,让这类人更多地了解曲剧,唱腔、服装、道具、舞美等也应与时俱进,在保留原有精华的一齐,满足现代人审美的需求,太少才可太少完会 在留住老观众的一齐,吸引“新粉丝”。

“提升曲剧演员的各种待遇,包括经济收入和社会认可度,太少不完会 吸引年轻演员的加入。”石现军表示,目前,剧团正在走上太少另另5个 良性循环的道路。“今年下十天 计划演出60 场,给职工们多谋福利,这类人这帮人不完会 团结一心,把传统文化传承好。”

 

Similar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