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剧《打城隍》剧本唱词

author
0 minutes, 0 seconds Read

京剧《打城隍》剧本唱词

角色

嘎七:丑
马八:丑
刘九:丑
差人甲:丑
差人乙:丑

剧情

秦始皇修筑万里长城。百姓嘎七等为避徭役,假扮城隍以图隐匿。不意差官捉役无着,怒打城隍。事遂暴露,嘎七等被拿获。

京剧《打城隍》剧本唱词

嘎七(内白)啊哈! 

(嘎七上。)
嘎七(数板)昨晚三更刚要睡着,忽听门外呛嘟嘟嘟有人把我的门环敲。开开门来看,原来是财神爷把我来找。他在头里走,我在后面跑。一跑跑到一个元宝窖,上面盖的破麻包。掀开麻包看,嗬!金子银子真不少。横的竖的尽是金条,这笔财我是发定了。想置地又怕旱涝,想买房子又怕火烧。想买几个姨奶奶又怕跟着人家跑,左思右想我好心焦!忽然间一个青头愣的蝎子把我找,一钩子把我的好梦螫醒了。

(白)在下,嘎七。今有秦始皇无道,修造万里长城,捉拿懒人填陷。这要是把我拿了去,可怎么好哇?有咧!我们这儿有一个城隍庙,城隍老爷子最灵验不过。我不免到那儿许个愿去,倘若城隍老爷子保佑我,不把我拿去,也未可知。我就是这个主意。

(嘎七走圆场。)
嘎七(白)行行去去,去去行行,到啦!待我进去。

(嘎七进。)
嘎七(白)我先下上一跪。

(嘎七跪。)
嘎七(白)城隍老爷子在上,我嘎七在下,今有秦始皇无道,修造万里长城,捉拿懒人填陷。要是把我拿去了,我一家七八口,就我是好人,您要显点灵验,保佑我,别把我拿了去。跟您这儿许个愿,我多给您上点儿供——我给您买三个猪头,两担老米,一匹绸子,一匹缎子,我还买——

(嘎七抬头看。)
嘎七(白)哟!怎么没有城隍爷呀!噢,八成城隍爷出巡啦。他可把衣帽放在这儿啦。

(嘎七看城隍衣帽。)
嘎七(白)有咧!我把城隍爷这套衣帽,穿上戴上,装城隍爷。他们拿人不能拿神仙哪!我就是这个主意。待我穿上。

(嘎七穿衣。)
嘎七(白)得!我穿好啦。等会儿来人一看,我就是城隍爷啦。

(马八内咳嗽。)
嘎七(白)嘿!来人啦。我先坐好哄!

(嘎七坐城隍位。)
马八(内白)啊哈!

(马八上。)
马八(数板)昨晚做了一个南柯梦,梦见寿星老儿骑着苍蝇。左手揪着苍蝇翅,右手揪着苍蝇鬃,嗡嗡飞到半天空。天上看,满天星,地下看,燕儿刨的坑,坑里看,冻着冰,冰上看,长着松,松上看,落了个鹰,松前看,一老僧,僧前看,有卷经,屋里看,点着灯,墙上看,钉着钉,钉上看,挂着弓。忽然西北玄天起了风,刮散了满天星,刮平了燕儿的坑,刮化了坑里的冰,刮倒了冰上的松,刮飞了松上的鹰,刮走了松前的僧,刮没了僧前的经,刮灭了屋里的灯,刮掉了墙上的钉,刮翻了钉上的弓。这才是星散、坑平、冰化、松倒、鹰飞、僧走、经没、灯灭、钉掉、弓翻,落了一场空。

(白)在下,马八。今有秦始皇无道,修造万里长城,捉拿懒人填陷。这要是把我拿了去,我可就活不了啦。我得想个主意,别把我拿了去才好!

(马八想。)
马八(白)有咧!我们这儿有个城隍庙,城隍老爷子最灵验。我给城隍老爷子许个愿,就许拿不着我啦。我就是这个主意。

(马八走圆场。)
马八(白)行行去去,去去行行,到了城隍庙啦,我进去。

(马八进。)
马八(白)我给城隍爷跪下。

(马八跪。)
马八(白)我说城隍老爷子在上,我马八在下,今有秦始皇无道,修造万里长城,捉拿懒人填陷。您要保佑着我,别把我拿去,我好好供奉您。我给您重修庙宇,塑画金身,重换袍子、帽子、靴子、套子。我说城惶爷,您可多多地显灵验!

(嘎七晃动。)
马八(白)哟!城隍爷怎么直动换哪?八成显灵啦!我可害怕,我快跑!

嘎七(白)兄弟,别跑,是我。

马八(白)敢情是大哥呀!

嘎七(白)可不是我吗?

马八(白)你怎么穿上城隍爷的衣裳啦?

嘎七(白)你听我说:今有秦始皇无道,修造万里长城,捉拿懒人填陷。我怕把我拿了去呀!因此我上城隍爷这儿许愿来啦,求城隍爷显显灵验,保佑着别把我拿去。我一瞧城隍爷出巡啦,把袍子、帽子脱在这儿啦。我赶紧就给穿上啦。我想装城隍爷往这儿一坐,谁瞧见我,我就是城隍爷。回头差人来拿人,他不能拿神仙哪!我不是就逃过去了吗?

马八(白)嘿!你这个主意真好。对!拿人他不能把神仙拿走啊。这么办得啦,您也给我找一个缺眼儿,我也装一装神仙成不成?

嘎七(白)这么办,你看判官也没在家,你穿上判官的衣裳装判官。反正拿人不能拿神仙!

马八(白)对!我装判官。我先穿上衣裳。

嘎七(白)我帮你穿上。

(嘎七帮马八穿衣。)
嘎七(白)我告诉你:判官要左手拿着生死簿,右手拿着笔,还得有个架势哪,瞧!就这样。

(嘎七比画架势。)
马八(白)我摆一个架势您看看。这样儿行不行?

(马八摆架势。)
嘎七(白)行啦,你可别动!

(刘九内咳嗽。)
嘎七(白)得!来人啦。

(嘎七坐城隍位,马八站判官位。)
刘九(内白)啊哈!

(刘九上。)
刘九(数板)夏至三庚便数伏,哥儿仨下地扛着一把锄。由南来了一个杂毛儿猪,大哥说是狼,二哥说是虎,三兄弟说是七岔子八岔子梅花鹿。起北来了一位董二叔,过去给了一个大脖搂!傻小子!它也不是狼,它也不是虎,它也不是七岔子八岔子梅花鹿。这个玩意我养活得熟,它是多少年的骆驼怠子毛儿没长足、没长足。

(白)在下,刘九儿。今有秦始皇无道,修造万里长城,捉拿懒人填陷。要是把我拿去,可怎么好哇?

(刘九想。)
刘九(白)有咧!我到城隍庙给城隍爷许个愿,就许不拿我啦。就是这个主意。

(刘九走圆场。)
刘九(白)走着走着,到啦,我进去给城隍爷磕个头。

(刘九进,跪。)
刘九(白)城隍爷在上,我刘九在下,您保佑别把我拿了去,我给您打四两酒供奉您,您可显显灵验。

(嘎七晃动。)
刘九(白)啊!城隍爷怎么直动换哪?

嘎七(白)兄弟,你别害怕,是我。

刘九(白)是大哥呀!您怎么穿上城隍爷的衣裳啦?

嘎七(白)兄弟你不知道,我也是上这儿许愿来啦。可巧城隍爷出巡啦,我穿上城隍爷的衣裳,我装城隍爷,拿人不能拿神仙,不就是拿不着我了吗?

刘九(白)那你也给我找个缺吧!

嘎七(白)这么办,你装个小鬼儿。

(嘎七拿小鬼衣与刘九。)
嘎七(白)穿上穿上。

(刘九穿衣。)
刘九(白)我这小鬼怎么个样儿呀?

嘎七(白)我教给你,小鬼要手拿锁链、引魂牌,这样就行啦。

刘九(白)我试试。您瞧,行不行?

(刘九学小鬼。)
嘎七(白)行啦,别动啦!

(差人甲、差人乙内同咳嗽。)
嘎七(白)来人啦,呆好喽!

(嘎七坐城隍位,马八站判官位,刘九站小鬼位。)
差人甲、
差人乙(内同白)啊哈!

(差人甲、差人乙同上。)
差人甲(念)奉命差遣,

差人乙(念)概不由己。

差人甲(白)伙计请啦!

差人乙(白)请啦!

差人甲(白)咱们奉了秦始皇之命,捉拿懒人。出来好几天啦,一个也没拿着,这可怎么好哇?

差人乙(白)不要紧,咱们这儿有个城隍庙,咱们到城隍庙许个愿,就许拿着啦。

差人甲(白)对,走着!

(差人甲、差人乙同走小圆场。)
差人乙(白)到啦。

差人甲(白)咱们进去。

(差人甲、差人乙同进,同跪。)
差人甲、
差人乙(同白)城隍老爷在上,我们哥儿俩在下,您保佑我们哥儿俩拿着懒人,我们给您唱两台大戏,您可显点儿灵验。我们拿人去啦,这回准得拿住啦。

(差人甲、差人乙同下。)
嘎七(白)嘿!你们听见没有?跟我这儿许愿啦,还要给我唱戏哪,这倒不错。

马八、
刘九(同白)这回决不能再拿咱们啦。你这个主意真好!

差人甲、
差人乙(内同白)咳!

嘎七(白)又来人啦,快站好喽!

(嘎七坐城隍位,马八站判官位,刘九站小鬼位。差人甲、差人乙同上。)
差人甲(白)伙计,没拿着啊。这城隍爷不灵啊,咱们白许愿啦。不行,咱们得问问他去!

差人乙(白)走着。

(差人甲、差人乙同进门。)
差人甲(白)我说城惶爷,您怎么不灵啊?我们的愿白许啦,还是没拿住。

差人乙(白)不用跟他费话啦。咱们打城隍吧!

差人甲(白)对!打城隍。把他搬下来打他!

(差人甲、差人乙同搬嘎七下城隍位,同打。)
差人甲(白)再给他搬上去。

(差人甲、差人乙同搬嘎七上城隍位。)
差人甲(白)我告诉你:再拿不着还打你。伙计走哇,拿人去!

差人乙(白)别忙,这事我明白啦。

差人甲(白)你明白什么?

差人乙(白)咱们给城隍爷许愿,判官恼啦,不给勾账,这人怎么能拿的着哇?咱们趁早再给判官许个愿吧!

差人甲(白)对!

判官老爷在上,我们哥儿俩在下,我们拿着懒人,给您上供、换衣裳、换靴子。

伙计,咱们走吧!

(差人甲、差人乙同下。)
嘎七(白)我真倒霉!他怎么单揍我呀!

马八(白)嘿!揍你,可在我这儿许了愿啦,给我上供,还换衣裳。

嘎七(白)他要是再拿不着,还得打我。这么办吧!咱们俩人换换吧——你当城隍,我当判官。

马八(白)换可是换,给我许的愿,都得给我。

嘎七(白)都给你,我一点儿也不要。

马八(白)好!换就换。

(嘎七扮判官,马八扮城隍。)
差人甲、
差人乙(内同白)咳!

嘎七(白)来人啦!

(马八坐城隍位,嘎七站判官位。)
(差人甲、差人乙同上。)
差人甲(白)还是没拿着。咱们还是打城隍!

差人乙(白)别打城隍啦。城隍爷让判官勾账,他不勾,这完全是判官的不对。咱们打判官吧!

差人甲(白)好!打判官。

(差人甲、差人乙同打嘎七。)
差人甲(白)再拿不着,再打你!

(差人甲向差人乙。)
差人甲(白)伙计,走!

差人乙(白)别走!咱们都许愿啦,就是没给小鬼许愿,小鬼挑眼啦。咱们再给小鬼许个愿吧!

差人甲(白)好!

小鬼老爷在上,我们哥儿俩在下,您要是保佑我们哥儿俩拿着懒人,我们请您吃炖肉,您可要显点儿灵验。

走,拿人去!

(差人甲、差人乙同下。)
嘎七(白)他怎么认准了我啦?回头他再拿不着,又打判官,我不能再装判官啦。

(嘎七对刘九。)
嘎七(白)我跟你换换,我装小鬼吧!

刘九(白)不行!他们要请我吃炖肉哪。

嘎七(白)不要紧,炖肉给你,我逃过一顿打就得啦。

刘九(白)好!换吧。

(嘎七扮小鬼,刘九扮判官。)
嘎七(白)咱们站好啦。

(差人甲、差人乙同上。)
差人甲(白)还是没拿着。咱们还是打判官。

差人乙(白)咱们别打判官啦。判官让小鬼去拿,他不去,咱们打小鬼吧!

差人甲(白)好!打小鬼。

(差人甲、差人乙同打嘎七。)
差人甲(白)拿不着,还打你!

(差人甲向差人乙。)
差人甲(白)走着!

(差人甲、差人乙同出门。)
差人甲(白)伙计!我瞧这仨神像怎么直换样呀!八成不是神仙是人吧?咱们在外边听听!

差人乙(白)好!咱们听他们有动静没有。

(差人甲、差人乙同听。)
嘎七(白)咳!我真倒霉!一连气打我三回。你们一回也没挨着打。他认准了我啦。八成你动换来着吧?

马八(白)我没动换呀!

嘎七(白)那他们怎么认准了我啦?

(差人甲、差人乙同会意,同进门。)
差人甲、
差人乙(同白)哈哈!你们往哪儿跑吧?

(差人甲、差人乙同锁嘎七、马八、刘九。)
差人甲、
差人乙(同白)走着!

(众人同下。)
(完)

Similar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