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剧《喂药》剧本唱词

author
0 minutes, 0 seconds Read

京剧《喂药》又名:《请药王》剧本唱词

角色

刘金定:贴旦
药王:丑
高俊保:小生

剧情

高俊保与刘金定自双锁山成亲之后,少年夫妇,情致缠绵。二人均投宋营,虽在枪林弹雨之中,互相照应。高俊保被妖道余洪用法宝打伤,坠落马下。刘金定奋力救回,已觉神志昏迷,奄奄一息。随营医士,无药可施。刘金定本系仙家,道术高深,即书符念咒,请药王降临,以治俊保之病。一服而愈。

注释

此剧系《火烧余洪》之前一出。为花旦、小丑之玩笑戏。前在北京,见刘赶三同孟如秋时常串演,以后罗百岁、杨小朵亦善于此剧。今几成广陵散矣。唯克秀山与吴彩霞,曾经演过。

(高俊保病上。)
高俊保(西皮摇板)自从那日去出阵, 

遇着余洪贼妖人。

他用法宝将我打,

翻身落马倒埃尘。

因此回营得了病,

昼夜坐卧不安宁。

将身且把病房进,

精神困倦睡沉沉。

(刘金定上。)
刘金定(南梆子)后营中来了刘金定,

骂一声余道洪太欺人。

我这里且把病房来进,

尊一声将军听分明。

(白)我说你醒醒!

高俊保(白)原来是娘子来了。

刘金定(白)我说你昨晚上,吃了那一服药,觉着怎么样吓?

高俊保(白)服药之后,近日越发沉重,只怕性命难保了!

刘金定(白)我说余洪吓余洪,我若不杀你,誓不为人也!

(南梆子)我心中只把那余洪来恨,

大不该害儿夫这样的苦情。

奴只得画符咒将药王来请,

(〖小开门〗,〖牌子〗。刘金定画符,仗剑烧符。)
刘金定(南梆子)望尊神你速速降临宋营。

(白)天灵灵地灵灵,药王神何在?

(药王引小鬼同上。)
药王(西皮二六板)正在洞中要过瘾,

忽听小鬼报一声。

只因宋营刘金定,

她因她丈夫得病,特地请吾师。

她本是圣母高徒弟,

她的法谕我是怎敢不尊?

按住云头把宋营进,

见了那仙姑说分明。

(白)吾乃药王是也。正在洞中要开灯过瘾,忽然小鬼报道,宋营刘金定有法谕相召,要叫吾神与他丈夫治病,来此已是。

小鬼!

(小鬼允。)
药王(白)带路一同进去。

吓,仙姑请了!

刘金定(白)请了!

药王(白)仙姑见召,有何法谕?

刘金定(白)尊神有所不知:只因我丈夫高俊保身染重病,百药不能见效,特请尊神前来替我们治上一治。

药王(白)原来如此,但不知此病是因何而起?

刘金定(白)只因番营来了一将名唤余洪,乃是一个妖道。是我丈夫在两军阵前与他交战,也不知道他用什么宝贝,将我丈夫打下马来。是奴家杀上前去,将我丈夫救回。谁知道他就病啦!也曾用药医治,总不见效。因此特请尊神到来,给我们看看,务要速速的治好了他才好。

药王(白)原来如此。仙姑但放宽心,不是小神夸口,管保是手到病除,比一把抓还要灵应些呢!

刘金定(白)就请尊神医治。

药王(白)待吾神先来看脉。

(〖牌子〗。)
药王(白)此病本是打从惊吓而起。

刘金定(白)那么要得请尊神开了药方子罢。

药王(白)不须开方。吾带得有仙药在此,待吾神与你配合好了,管保一剂定要痊愈。

(药王捶小鬼背。)
药王(白)龟背三钱。

(药王抓小鬼头。)
药王(白)兔脑丸二钱。

(药王摸小鬼虎皮裙。)
药王(白)鳖甲二钱。

(药王抓小鬼裤裆。)
药王(白)海狗肾二钱。

(药王揉小鬼腹。)
药王(白)大腹皮二钱。

(药王打小鬼腿。)
药王(白)牛膝三钱。

(药王握小鬼手。)
药王(白)鸡爪黄连二钱。

(药王踩小鬼脚。)
药王(白)皂角三钱。

(药王摸小鬼。)
药王(白)蟾酥锭二钱。得啦,你身上的东西全取完啦。你起开了罢。待我自己身上再取几样贵重药材。

(药王揉眼。)
药王(白)龙眼二钱。

(药王扑胸。)
药王(白)川芎三钱。

(药王按心。)
药王(白)莲心三钱。

(药王抓左胁。)
药王(白)伏龙肝三钱。

(药王抓。)
药王(白)胆南星二钱。

(药王掠须。)
药王(白)龙须草三钱。

(药王摸足骨。)
药王(白)虎胫骨三钱。

(药王摇手。)
药王(白)佛手二钱。

(药王弹指。)
药王(白)穿山甲三钱。

(药王做屙屎。)
药王(白)使君子三钱。

(药王摸小便。)
药王(白)鸡头米三钱。

(药王蹲做溺。)
药王(白)童便三钱。

好啦好啦这一剂,比仙丹还要灵的多。管保吃下去就好!

刘金定(白)哎哎,这么一大碗,他如何能够喝得下去呀?

药王(白)药虽多不要一起吃。分两次吃也可以呀。

刘金定(白)他还说最怕吃药。一闻药味,他就呛出来了啦。还要想个法子才好。

药王(白)有法子。用过山龙来吃。

刘金定(白)什么叫做过山龙吓?

药王(白)这个过山龙,是你把这一碗药拿过来吃上一口,对着他的嘴一点一点的往里送。他自然就不能喷出来啦。

刘金定(白)我们知道啦。

药王(白)这还有一个名堂。

刘金定(白)这叫什么呀?

药王(白)这叫做二仙传道。

刘金定(白)晓得了。

药王(白)吾神告过了。

(西皮摇板)这一碗灵药甚贵重,

天上难找地下难寻。

辞别了仙姑出宋营,

吾急速回去再开灯。

(白)我回去吸我那半口鸦片烟去!

(药王下,小鬼随下。)
刘金定(西皮摇板)我这里将药碗拿在手,

叫将军且醒来细听从头:

急忙里将灵药吃一口,

(刘金定对高俊保面口送药。)
刘金定(西皮摇板)果然是一滴滴下了咽喉。

我这里再把药吃上二口,

(刘金定以口送药。)
刘金定(西皮摇板)一霎时度下了十二重楼。

再把那灵药吃上三口,

(刘金定以口送药。)
刘金定(西皮摇板)又听得他腹内鸣好似水流。

(白)这药已经吃下去啦。但不知灵验不灵验?

高俊保(西皮导板)耳边厢又听得人把话讲,

(高俊保看。)
高俊保(西皮摇板)一霎时只觉得遍体清凉。

我身中汗津津心清气爽,

(高俊保三笑。)
高俊保(西皮摇板)再与娘子说端详。

(白)吓娘子,但不知你用什么灵药医治于我,这病体竟自痊愈了!

刘金定(白)将军是你不知么?看看你的病症十分沉重,是奴情急无奈,特请药王老爷降下凡尘,与我开方医治,所以这个病才好的这么快。

高俊保(白)原来如此,多谢娘子。

(西皮摇板)躬身施礼把话讲,

多蒙你作法请药王。

若非灵药治我恙,

定然一命丧无常。

刘金定(白)将军吓!

(西皮摇板)为你病症我挂心上,

夫妇恩爱也应当。

高俊保(白)我今病体已愈,定要与那妖道见一高下!

刘金定(白)将军不必着急,歇兵三日,妾身定要灭却妖道,与将军报仇。

高俊保(白)谢娘子。请!

(高俊保、刘金定同下。〖牌子〗。)
(完)

Similar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