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剧《三击掌》剧本唱词

author
0 minutes, 0 seconds Read

京剧《三击掌》剧本唱词

角色

王宝钏:旦
王允:老生

剧情

王宝钏与薛平贵的婚姻遭到王允的坚决反对。王宝钏指责父亲嫌贫爱富,不守信义。最后,她毅然地脱下“日月龙凤袄”、“山河地理裙”,同父亲三击掌,离开相府,到寒窑和薛平贵结婚。

注释

这个剧本是根据王瑶卿先生的演出本,由北京戏曲实验学校于玉蘅、常少亭与本院(中国戏曲研究院)编辑处田淞、吕瑞明共同整理的。因原本就很完整,整理时,仅对个别词句略加修正。

京剧《三击掌》剧本唱词

(王允上。)
王允(引子)调和鼎鼐,位列三台。 

(二家院同上。)
王允(念)金殿伴至尊,文武献殷勤。膝下无有子,富贵等浮云。

(白)老夫,王允。在唐室驾前为臣,官居首相。膝下无儿,所生三女:长女金钏,许配苏龙;次女银钏,许配魏虎;惟有三女宝钏尚未婚配。只因夫人染病在床,宝钏侍奉不离左右,且喜夫人病愈。是老夫奏明圣上,圣上见喜,赐我儿日月龙凤袄,山河地理裙;后宫娘娘闻知,又赐我儿五色绒线,绣成彩球;择定二月二日在十字街前,高搭彩楼,抛球招赘。唉!不想我儿打中花郎平贵。想老夫乃当朝首相,岂肯与花郎结亲;今日下朝观见新科状元才貌双全。我意欲将这门亲事打退,将我儿许配状元为妻,不知我儿心意如何?

家院!

二家院(同白)有。

王允(白)后堂传话,三姑娘出堂。

二家院(同白)后堂传话,请三姑娘出堂。

(四丫鬟、王宝钏同上。)
王宝钏(引子)正宫赐绒线,抛球配良缘。

(白)爹爹万福。

王允(白)罢了,一旁坐下。

王宝钏(白)告坐。唤女儿出堂,有何训教?

王允(白)恭喜我儿,贺喜我儿!

王宝钏(白)女儿喜从何来呢?

王允(白)我儿抛球招赘,可知打中哪家王孙公子?

王宝钏(白)女儿不知打中哪家王孙公子。

王允(白)什么王孙公子,就是那花郎平贵。

王宝钏(白)花郎平贵!

王允(白)正是。

王宝钏(白)女儿命该如此。

王允(白)儿啊,为父今日早朝,观见新科状元才貌双全,我意欲将这门亲事打退,将我儿许配状元为妻,不知我儿意下如何?

王宝钏(白)爹爹在上,女儿先告不孝之罪。

王允(白)有话坐下讲。

王宝钏(白)启禀爹爹:只因那年母亲染病,女儿每日在床前侍奉汤药,直到三载,母亲病体痊愈。后宫娘娘见喜,赐儿五色绒线,绣成彩球,择定二月二日,在十字街前,高搭彩楼,抛球招赘。打贫随贫,打富随富;慢说是打着花郎平贵,就是打着一块顽石,女儿也要抱……

王允(白)抱什么?

王宝钏(白)抱它三载,以表温暖之情。

王允(白)嗳!想那彩球乃是玩物,抛球招赘,犹如儿戏一般,难道说把我儿的亲事就定死在花郎身上不成?

王宝钏(白)啊爹爹,昔日孔夫子,绝粮陈蔡间;太公避纣乱,磻溪垂钓竿。二大古人尚且如此,何况那平贵乎?女儿一言既出驷马难追。

打坐向前!

王允(白)啊?为父与你讲话,为何背过脸去,敢是与为父致气不成?

王宝钏(白)女儿怎敢与爹爹致气,怎奈婚姻已定,是万难更改!

王允(白)你待怎讲?

王宝钏(白)万难更改!

王允(白)儿就该掌嘴!

王宝钏(哭)喂呀!

王允(西皮原板)小奴才说此话全不思想,

只气得年迈人怒满胸膛。

儿大姐配苏龙户部执掌,

你二姐配魏虎兵部侍郎。

惟有儿失训教性情倔强,

千金体配花郎怎度时光。

王宝钏(西皮慢板)老爹爹请息怒容儿细讲:

儿命苦怎配得状元才郎。

父道那薛平贵是花郎模样,

落魄人得了志比父还强。

王允(西皮原板)薛平贵生来命不济,

每日里在街头讨饭充饥。

破衣褴衫遮不住体,

遮住了肩头就露出了髁膝。

王宝钏(西皮原板)昔日里有一个孟姜女,

曾与那范郎送寒衣。

哭倒了长城有数万里,

至今留名万古题。

王允(西皮原板)我的儿本是丞相女,

(西皮快板)就该配济世安邦定国臣。

王宝钏(西皮快板)张良、韩信与苏秦,

俱都是安邦定国臣;

韩信乞食于漂母,

登台拜帅第一人;

商鞅不中苏季子,

在六国封相人上人。

王允(西皮快板)登台拜帅是韩信,

未央宫斩的是什么人?

王宝钏(西皮快板)未央宫斩的是韩信,

难道说文官就不丧身?

王允(西皮快板)小奴才真个不孝顺,

仙姬女配的什么人?

王宝钏(西皮快板)仙姬女配的是董永,

大孝之人也受贫。

王允(西皮快板)奴才说话言语拧,

句句顶得父心疼。

王宝钏(西皮快板)非是孩儿言语拧,

爹爹为何你要退婚?

王允(西皮快板)要退要退偏要退!

王宝钏(西皮快板)不能不能万不能!

王允(西皮快板)你若不把亲事退,

两件宝衣脱下身。

王宝钏(白)请问爹爹,这两件宝衣是从何而来的?

王允(白)乃是圣上赐与为父的。

王宝钏(白)圣上赐与爹爹所为何用?

王允(白)不过是念在君臣之义。

王宝钏(白)却又来!圣上倒有君臣之义,难道爹爹你……就无有父女之情了么?

王允(白)只要我儿将这门亲事打退,慢说这两件宝衣,就是府下的金银也任儿搬取。

王宝钏(白)儿不要了!

王允(白)哼!

王宝钏(西皮散板)先脱日月龙凤袄,

后解山河地理裙。

两件宝衣齐脱下,

(王宝钏。)
家院甲(白)啊相爷,保重身体要紧,不要与三姑娘致气了。

王允(白)哼!不用你管。

家院乙(白)啊相爷,不要与三姑娘致气了。

王允(白)哼!不用你管。

王宝钏(哭)喂呀!

(西皮散板)交与了嫌贫爱富的人。

(王宝钏扔衣与王允,王允扔回。王宝钏扔与丫鬟。)
王宝钏(西皮散板)前堂不与父争论。

王允(白)哪里去?

王宝钏(西皮散板)后堂去见儿的老娘亲。

王允(白)住了!前堂无有儿的父,后堂焉有儿的母。

家院,丫鬟,哪个带你三姑娘去往后堂,打断尔的狗腿!

王宝钏(白)儿不去了!

(西皮散板)老爹爹你把心死了!

王允(白)怎见得为父把心死了?

王宝钏(白)想大姐出嫁也有奁妆,二姐出嫁也有陪房,女儿今日出嫁,这两件宝衣都不叫儿穿去,又不叫儿拜别母亲,岂不是把心死了么?

王允(白)为父方才言过,只要我儿将这门亲事打退,慢说是两件宝衣,就是府下的金银,任儿搬取,为父决不心疼。

王宝钏(白)儿不要了!

(西皮散板)全不怕笑你无信人。

王允(白)嗳!笑女不笑父。

王宝钏(白)笑父不笑女。

王允(白)笑为父何来?

王宝钏(白)笑爹爹嫌贫爱富。

王允(白)为父嫌贫爱富,我为的是哪一个?

王宝钏(白)女儿不知。

王允(白)就为的是你这小奴才。

王宝钏(白)女儿之事,何劳爹爹挂念,你……与我坐定了!

(西皮快板)手摸着胸膛想一想,

膝下还有什么人?

王允(西皮快板)膝下无儿怨我的命,

女儿家养不得老来也送不得终。

王宝钏(西皮快板)若是母亲百年后,

女儿是披麻带孝人。

王允(西皮快板)倘若为父下世去,

不用宝钏哭半声。

王宝钏(西皮快板)倘若爹爹身亡故,

宝钏不来哭半声。

王允(西皮快板)父死不把三女见,

王宝钏(西皮快板)女死不见老爹尊。

王允(西皮快板)日后谁把谁来见,

王宝钏(西皮快板)用手挖去儿双睛。

王允(白)为父不信哪!

王宝钏(西皮散板)父不信与儿三击掌,

王允(西皮散板)活活气坏年迈人。

无奈何与儿三击掌,

(王宝钏、王允欲击掌,家院、丫鬟相拦。王宝钏、王允欲击掌,家院、丫鬟相拦。王宝钏、王允同三击掌,王允踹王宝钏跌地。)
王允(白)哼!轰了出去!

王宝钏(哭)喂呀!

(西皮散板)一霎时失了父女情。

(西皮二六板)实可恨爹爹做事心太狠,

竟将我亲女赶出了府门。

可叹老娘疼儿甚,

现在后堂无所闻。

眼望后堂深施礼,

(哭头)喂呀,儿的娘啊!

(西皮散板)一朝断肠两离分。

悲悲切切出府门,

众丫鬟(同白)三姑娘!

王宝钏(白)呀!

(西皮散板)又听丫鬟唤一声。

(白)你们前来作甚?

众丫鬟(同白)我们舍不得三姑娘啊……

(众丫鬟同哭。)
王宝钏(白)噢!你们舍不得三姑娘,三姑娘焉能舍得你们。去到后堂,禀知我那贤德的母亲,就说你三姑娘往寒窑去了!

(西皮快板)去到后堂忙禀告,

禀知贤德的老娘亲。

嘱咐你的言语要牢牢记紧!

(众丫鬟同下。)
王宝钏(西皮摇板)此一去不回相府的门。

(叫头)母亲!亲娘!

(哭)喂呀!母亲哪……

(白)罢!

(王宝钏下。)
家院甲(白)三姑娘往寒窑去了。

王允(白)不要赶她!

(西皮摇板)宝钏生来性倔强,

气坏老夫痛断肠。

这样奴才难教养,

(二家院同下。)
王允(西皮摇板)一旦无情奔他乡。

(王允下。)
(完)

Similar Posts